我们都身在许多关系里,不论是职场、家庭、还是亲密伴侣,或许有这样的时候,不管怎么努力、回应对方的需求,却总发现自己达不到对方期望,愈来愈疲倦,自我价值感也愈来愈低落。或许,你应该检查自己是否陷入情绪勒索的互动循环了。(同场加映:如何跳脱“情绪勒索”的恶性循环?

情绪勒索的互动循环,其实牵涉到三项非常重要的元素:自我价值感、罪恶感与安全感。
也就是说,身为情绪勒索者,他们非常擅长做一件事情:贬低你或你的能力(自我价值),引发你的罪恶感,以及剥夺你的安全感。

贬低你或你的能力

当情绪勒索者发现你不愿意满足他的需求时,他会使用一些方法,让你感觉自己的判断力有问题。甚至,他们会让你感觉,如果你不按照他的方式做,是你的错,是因为你的个性有缺陷、判断能力不够、太过懒惰、能力不足⋯⋯他们会使用各种方法,让你怀疑自己的“感受”是错的、是自己不对,还会用各种理由美化他们自己的需求,以展现“他们是对的”。


很多时候,他们可能会据理力争,极力想说服你“相信他们是对的,而你是错的”,而且有的时候,他们可能是个权威(上司、父母、老师⋯⋯),因此当他们“非常肯定地”否认你的感受,甚至贬低你的性格、能力或判断力时,你可能也会开始怀疑自己的感受“是否正确”,而觉得他们说的“有可能是真的”。(同场加映:做自己的心理治疗师:简单四格游戏,建立你的自我价值


你可能就会这么想:“我不按照他的需求去做,就是我不好;他的判断可能是比我更正确的,我的感觉可能是错的。”


于是,你会感觉自己并不重要,而他们的感受是更重要的。你会在这过程中愈来愈忽略、否定自己的感受。慢慢的,你也会失去自我价值感,产生自我怀疑,对自己将愈来愈没有信心。


“贬低”你或你的能力,几乎是“情绪勒索循环”中最关键的一点。原因是:当你被贬低时,你会感觉自己糟糕、觉得自己不好⋯⋯而为了让自己好一点,情绪勒索者放出的饵,就是:

“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方式去做,我就会肯定你。”


这些情绪勒索者的“肯定”,可能是口头上的肯定,也可能是相对比较平静而非发怒的情绪,或是一些物质上的奖赏等。而当被勒索者因为情绪勒索者的贬低,因而感觉“自己不好”时,“按照他们的方式去做”,很多时候,似乎就是“让自我感觉变好”的唯一途径。这也是“贬低”这个元素,在情绪勒索中如此关键的原因之一。(延伸阅读:“至少,他对我很诚实?”放下情绪勒索换来的假性亲密

引发你的罪恶感

情绪勒索者与一般的勒索者最不同的地方,就是因为他与我们多半是有一定的关系。他可能是我们的上司、属下、同事,也可能是我们的父母、孩子、亲戚、家人,更可能是我们的伴侣、朋友……正因为他们与我们有一定的关系,使得情绪勒索与一般勒索最大的不同,与最让人难以摆脱的,就在于“引发你的罪恶感”。


情绪勒索者会怎么引发我们的“罪恶感”呢?


他们可能会这么做:
在贬低我们之后,他们可能还会使用一些话语,与贬低我们的话语交错进行。
比如,他们可能会这么说:
“我是为你好。”
“我这么照顾你,你居然不听我的话。”
“我这么赏识你,你让我失望了。”
“你不按照我想要的做,难道你不爱我吗?”
“就是因为你不按照我的方式去做,别人知道就会觉得我不好,我会很丢脸。”


上述这些言语,都好像在控诉:“我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可以不按照我的话去做?”这些话的目的,都是想让我们觉得:“我真是不识好歹”。好像我们在这个互动中,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那都是我们的错觉。


情绪勒索者总是在提醒我们:我们的人生有“责任与义务”去满足他们的需求,这样才显得我们“够好”。对他们而言,“这是你应该做的事”。

而在情绪勒索者试着贬低我们,让我们失去了自我肯定、自我信任的能力后,“引发罪恶感”成为加深我们“觉得自己糟糕”的“感觉放大器”。当我们被贬低,又在他们的言语中,戴上了他们为我们准备的“应该怎么才对”的大帽子,那种感觉“自己很糟糕”、“自己让别人失望”、“自己很不对”的感觉,会使我们感觉很差、非常焦虑,甚至让我们动弹不得。


此时,如果他们对我们提出他们的要求、标准,要我们照做时,我们对于他们释放出的“你只要满足我的需求,你就是好小孩、你就是很乖、你就是很棒”的讯息,有时是难以招架的。


对被情绪勒索者“贬低”,而失去自我价值感的我们而言,他们的肯定,很多时候,就可能成为是我们情感上暂时的“浮木”。也就是说,为了要让我们“自我感觉好一点”,希望不要觉得自己这么糟糕时,我们可能就会抓住这个讯息所暗示的“好做法”,而愿意按照他们的方式去做,满足他们的需求,以得到他们好的评价,用以替代原本存在我们心中的“自我价值感”。而情绪勒索者,也达到了他们的目的。(延伸阅读:【人类图气象报告】不要攻击自己,不要轻视自己

剥夺你的安全感


有些情绪勒索者除了使用上述的方式以外,还会做出一些明显的威胁,而那些威胁可能直指你最在乎的事情。
例如:
“你要不照我的方式做,要不我们分手。”
“你要是跟他结婚,我们就断绝亲子关系。”
“你要是不按照我的方式做,我就死给你看。”
“你如果不按照我的方式做,你就会失去这份工作。”
“要是你不听我的,我就让你身败名裂。”


就像我前面提到的,情绪勒索者知道,对你而言,你“最在乎的事情”是什么,于是他们会威胁你,剥夺你的安全感,让你觉得不安。你的安全感事物就像“肉票”一样,情绪勒索者会让你觉得,你的肉票就在他手上,而你如果想赎回,就只能乖乖听他的话,按照他的方式做。


这项特色,也是为何这段互动关系被称为“勒索”的原因:情绪勒索者威胁将夺走你的重要事物,让你感觉焦虑、害怕,于是你只能按照他们的方式做,以求减轻不安与恐惧,“赎回你的安全感”。


但很多时候,你的安全感就如你的弱点,被情绪勒索者牢牢掌握在手中;只要第一次勒索成功,他将食髓知味,跟你愈要愈多;而你也会在一次次的退让中,使得自我与快乐都在这过程中消失殆尽。

***

看完上面所描述这“三元素”,你是否觉得似曾相识?实际上,综合这三元素,我们几乎可以说,情绪勒索者其实一直在向被勒索者传达一个讯息:
“你有‘责任’让我觉得你变得‘更好’”。


也就是说,情绪勒索者认为,被勒索者有让情绪勒索者觉得其变得“更好”的责任;而且,这个“更好”的标准,是由“情绪勒索者”所定义的。另外,不能忽略的是,很多时候,情绪勒索者可能会使用“强度很大的负面情绪”,作为“包装”这三元素的手段;而强度很大的负面情绪,会使得“情绪界限模糊”的被勒索者,心里因而产生很大的压力,觉得自己需要负对方的“情绪责任”,于是,情绪勒索者得以“遂行其是”,而被勒索者只能任凭其予取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