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年纪随着时间往前推去,经历了一些事,不再是莽撞求爱的少年,但也还小心翼翼想着爱情模样。生活、工作上你有自己的一套坚持,人前你端上随时准备好的自己,在关系里也希望自己足以强壮的能和对方并肩往前。让我们跟着女人迷作者陈太阳的文字,拾起不那么完整的自己,在日子里找到相爱的勇气。(同场加映:不是不相信爱情,是从来没放弃过相信爱情

还记得去年那个炎炎夏日的七月末梢,与刚分手的工作突然一夕间所有的爱恨情仇就这样烟消云散,有一种梦般的不踏实感,说不上来地,突然离开了忙碌的生活,卸下了所有防备与压力,一时之间多了太多时刻需要与自己对话,生活变得好安静,有的只是自己的心声,想要拒绝听见都难。

工作没了,感情也没了,一个是自己甘愿结束的,另一个是被逼着结束的,其实都是结束,但心里的感受就是不同,与工作的分手,算是平静的,与同事们仍然能够当朋友,好像未曾离开过那份喜爱的工作,但感情不同,说了再见以后,好像双方就这么转身成了再也不相见的陌生人,明明城市很小,但在街头上也从未巧遇过对方,这该属幸运,还是不幸呢?

某个夜晚,与两个同组的前同事相约在酒吧,是一间未曾去过的酒吧,在台北很深的巷弄里,没有酒单,只能凭着一股想像,与打从进门就没给过好脸色的店员交涉,说着也就放弃了,想说来酒吧其实也就是图个气氛、混口酒喝,最重要的还是能与朋友相聚,在一杯酒下肚后,多少能够因为真话而拉近彼此的距离。

那晚是我遇见 V 的第一天,他与两位前同事都相熟,而我却是第一次见到他,他们俩嘻笑地说:“妳单身,不如介绍他给你认识好了,他也单身”,好像全世界单身的两个人只要相遇了,就肯定有机会似的,对这样的话语也见怪不怪了。

喝了几杯差强人意的酒后,四个人便转战到隔壁条巷子的另间酒吧,打算让这夜晚还有再一次的机会遇见美酒,那是间音乐满吵杂的酒吧,属于我比较不喜欢的类型,不过几杯酒下肚了,聚首的人对了,其他也不太重要了,但正是那晚,那天晚上以后,V 与我开始谈天。(推荐阅读:“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真正的自己,最难能可贵”专访香港畅销作家 Middle

老喜欢从电影开始测试对方与自己的契合程度,还有书籍,当然其他的生活嗜好也在一次次的谈天里彼此了解,接着我们一起出去了好几次,认识了各自的几个朋友,有时相见是一群朋友,有时是单独两人,多半就是去酒吧喝酒、去居酒屋吃又贵又精致的烤肉串、或者是去看电影、还有几次是去他那充满个人品味的家,看着电视聊聊天。

一切都相当自然,直到彼此开始有了些情感上的变化,如常的友谊,一旦触及了爱情,任何事情都能变得复杂,从每一则讯息、每一回见面都暗藏着彼此想深埋却又忍不住透露的心事,你觉得这人挺好,但自己的状态却还没准备好,因为太多的过去都还尚未和解,你没法坚定的确认,自己现在有足够的勇气面对一个新的人,即便你知道他好,全世界也说他好,你没勇气就是没勇气。

很多人说,一个人若无法接受最差的你,就没资格拥有最好的你,这道理全都懂,却没办法做到,因为那时的 V 太好了,而自己的状态实在太差,过去自信地认为对生活拥有一套规划的自己,在那段只听得见自己心声的时期,就怎么样都问不出自己到底想要些什么,对未来、对职涯、对感情、对生活,各方面都是,很久的以后才知道,愈是重要的事,愈不能急,做什么都抢快的自己,说着慢活的好,却实则过上停不下的急促日子。(推荐阅读:【痊愈日记】第七章:接受狼狈不堪的自己

怀念起过去那个什么都有计画的自己,在空白时刻,却老害怕任何相聚的场合,有人会不经意的问上一句:“所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朋友们是关心,可自己听上来也替自己担心,好怕就这么一直没打算,当然那也仅是情绪上的钻牛角尖。

问问 V 这该怎么办,他就那样子老是回几个玩笑话,但又感觉到他对生活的认真,与自己的阶段完全不同了,好希望自己也成为那个对生活坚定的人,安稳之后,才有资格恋爱,也才有心力让另一个人因为自己而幸福。

V 是很好的人,到现在还是,一个会把家里整理的干干净净、把朋友照顾的服服贴贴、把自己的生活安置的充满乐趣的人。

在灰心的时候,你只拥有接受别人给予的幸福资格,脆弱无比的自己,是无法给别人幸福的,而爱是互相,当你准备好的时候,你才能给对方满满的爱。

如果你深爱一个人,你会为他挡下全世界的子弹
--- 电影《完美陌生人》

爱是这样的,你深爱他,你就会愿意为他挡下全世界向他投掷的子弹,说什么也不想看到他受一点伤,但在那之前,你得先强壮,你得先为自己储备爱人的能量,不是甜言蜜语,而是那个可以一起牵手度过挫折与煎熬的强壮心灵,而不是仅能接对方的好,自己却对生活无能为力。(推荐阅读:单身日记:我愿意与你共享脆弱

如果你心里也有一个想要好好爱他一回的对象,或许你也会同我一般,希望自己虽不是完美,但拥有一颗善良柔软,还能替对方着想与能够温暖他的心,一起对抗这世界带来的伤,一起在生活里走踏,推开世界的门,用着一颗不懂计较的认真,面对这个你在乎的人,原来,他就是你自负的胆量,而你也愿为他,先作一个勇敢过日子的人。

不愿只作他身后的人,愿作挺身为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