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日记,用 500 字写缱绻的单身心事。有一种恋爱是,妳遥想着他,却也明白那只是妳投射理想的幻影。妳追逐、妳付出,妳无所畏惧,因最热烈丰盛的爱,早已超越形而下的他,成就了更辽阔的自己。(同场加映:“我爱你,更爱追逐你的旅程”从《千年女优》看今敏独特爱情观


图片来源:2001 千年女优制作委员会

大雪纷飞的傍晚,街道染成一片雪白,心不在焉的千代子,撞上正被政府缉捕的左派青年画家。

她将画家藏于自家仓库,两人在月夜一起想望和平,可画家必须继续逃亡,他托给千代子一把钥匙,约定承平之时再见,便骤然消失在千代子的生命。

有一种恋爱,还没开始就嘎然而止,于是妳努力发热发光,只希望他蓦然回首时,发现灯火阑珊处有妳。

千代子没有任何关于画家的联络线索。为了让画家能找到她,她决心成为演员。

“世界变了,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找到他,然而总有机会,他会看到我主演的电影。”

那是一种名之为爱的情绪。有一种女子,一旦认定了,她的等待就是主动追寻。因只要还能向前,就不算失去。

千代子的爱,是准备好自己,为爱铺张生命。

她接演一部又一部的戏,在电影与现实交错的时空展开千年追寻,千代子不停地跑着:在雪地里的车站;在沦陷的中国北方;骑马飞越战国到幕府时代;一路狂奔到大正、昭和时期⋯⋯


千代子曾想停止追寻,却又害怕自己真停下来了,老女巫说:“这是妳的诅咒,妳将永世受爱的烈焰焚身之苦。”

可身而为人,我们哪个不是注定为爱拖磨,在爱的过程知晓人间的真义,必须暴烈地悲伤,热烈地祈想,明与灭,希望与绝望,人的诞生至终结,亦不外乎如此。

电影最后,千代子追到新世纪,她毅然踏入太空舱。纵使再见爱人的希望渺茫,她仍决心往荒凉的月球飞去:

“因为,我真正爱的,是一直在追寻他的我自己啊。”


她目光闪亮,直视镜头,朝坐在沙发的妳这端直直地望。

于是妳恍然大悟——恋爱,原来是对自身的热烈回响,与具体对象无关。永远追寻恋爱状态中的自己,全力以赴地爱,是一种强劲且超然的生活方式。

妳无须倚赖任何人,就能华美繁盛地盛开下去,至少《千年女优》的千代子提供了这样的可能性。“妳也能这样强劲地活唷”,擦干眼泪,妳彷佛听见她这样说。

如果要爱,要爱得像千代子一样,倾力追寻。因我爱你,是为了成就无悔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