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与 TAAZE 读册生活共企的阅读专题【女书:向输/书过的人致敬】。输了哭了,却仍不放弃开始的初衷。还记得让人不忍卒睹的《十二夜》吗?四年了,于大众,电影能带来一时的风向一阵的话题,但其背后欲传达的意念、想扭转的世界,在四年后,还能铿锵出多大的回响?亲爱的,让我们再次想见那些哀伤的嚎叫、遍地的尸体,但这次,除了落泪,我们更该起心动念,为这世界做些改变。(同场加映:【十二夜】前导影片:狗狗最脆弱人性最黑暗的漫漫长夜

动保问题不能单靠修法,扎根教育才是关键。台湾动保法已经修法超过 11 次,是很惊人的数字。

动保法面对的最大困境是法令修到很理想的状态,但执行不出来。因执行需要执法权、公权力、人力等资源,但我们没有相对应的配套措施。以致法令订得很高,但没有人力去稽查及检举,形同虚设。

一个偏乡县市的动保人力约 2、3 名,需要处理全部的宠物业者稽查、繁殖业者稽查、管理收容所、国小教育宣导、民众领养教育⋯⋯等,人力及时间不敷使用,以致稽查一直无法彻底落实。例如落实宠物晶片登记已宣导 17 年,而且法令也有明文规定,但没有人力检举那些没有为宠物植入晶片的饲主。全台湾依旧凭着良心养狗。

用《十二夜》抗争的挫折,救援生命的挣扎

我们在拍片中救援了 20 几只狗狗,发现靠着名人的加持,并没有使送养过程变得顺利。那些被名人吸引过来的人,根本不是我们要找的人。优质领养人需要踏破皮鞋去找、去等,等着等着,还没送养出去的,我们就自己吸收来养了。

从中体会到中途、送养者的困难,以及爱心妈妈收养动物的挣扎。那些收养了 十只、百只的爱心妈妈,他们无法拒绝每个生命都有不同可能的事实,在顾及自己最低限度的生存条件下,不沦为遭人驱赶的窘境,他们的心里不断在承受拉扯。

零安乐政策通过,压力倾注收容所

拍摄《十二夜》其实不是要大众去指责收容所,安乐死也不是里面最可怕的事,最可怕的是,躺在那里 3 天却没有人来帮你。

以往去收容所,你会感到里面弥漫着死亡的气息,因为收容所每周都会处决一定数量的犬只。现在的收容所像集中营,很重的压迫感。一笼从关 2 只到关 5 只,常常会有争吵声、狗咬狗的情形。每一间收容所在做的事情就是超收。(推荐阅读:《十二夜》导演Raye:温柔推翻这个世界,许狗狗一个明天

受这部片的影响,立法委员宣布:2 年后,我们不再执行安乐死。

但是,大家养狗的方式,并没有被检讨。这些动物进到收容所的真正问题,是很多人不把养狗当一回事,任意地放养,生命消逝了也不在意。现在社会对动物的观感,虽然慢慢在转变,不再认为动物只是牲畜,但这个转变还没到所有人的身上。

立法委员在推动零安乐的法令时,没有把生命教育摆在首要之务,收容所不能再做扑杀这件事变成主要推行的事。这是一个好的方向,但绝对不是达成目的的手段。

如果把宠物登记制度做到 90%,每一只有登记的宠物,其绝育率做到 70-80%,台湾流浪动的问题就可以减少一半。自然而然,我们可以渐渐的不需要执行安乐死。我们需要把这些压力回归到应该负起责任的饲主身上。 但 2014 年底通过的零安乐法令,造成最大的压力集中在收容所身上。这使我有种负罪感,因为这些问题不是他们应该去承受的。

政府官员不想得罪民众

收容所像是帮政府官员擦屁股的倒霉鬼,如收到民众弃养的数只老残名犬,即使警觉到是非法繁殖场的狗,通知稽查组去稽查,但往往因地方政府的包庇而没有下文。

政府官员对落实生命教育的事情不动如山,与民众的思维息息相关。很多饲主看了《十二夜》会想哭、会难过,但没有再进一步去想自己可以怎么样做出改变,继续指责那些扑杀动物的工作人员,对于自身可以做的事,如植晶片、系牵绳,还是有无数坚持不做的理由。就像是在餐桌上吃牛肉,骂杀牛的屠夫。

真的只有教育这条路

因公单位人力资金不足,许多政府没有办法做的,变成民间单位在做。如果将生命教育列入国民教育,或许可以更快速而有效率地产生影响。

零安乐产生的问题严重,农委会深感必须从源头扎根,于是把“生命教育制度列入国民教育课纲”的需求提给教育局,然而政府因民意的声音不够大,没有压力而无动静。民意的声音或是向政府持续施压的动保团体,是落实生命教育列入国教课纲的关键。

落实生命教育,从学校开始,未必是条好走的路,但必须要走。以升学主义为导向的教育环境下,许多家长并不愿意学校抽出 2 堂课的时间让学生看电影。因此即便我们放弃了《十二夜》的版权,希望它可以成为深入教育的资源,某些家长却不希望让小孩看这些有尸体、粪便的画面。

转化对人的愤怒

拍摄《十二夜》的过程,我们与工作人员同进同出,看到比一般民众更多的收容所真实面貌,那些一大早还没被清扫掉的尸体,是完全没有掩饰过的真实状态。无力感和想要报复的心情很强烈,一股对这个地方的恨意油然而生。

拍摄完后,发现这些报复心并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根源。我们努力转移大家可能会关注的焦点:员林收容所的人。因此在片中我们不拍摄人。我们更想让人看到的是,这个环境、这个制度,是我们每一个人在面对养宠物时下的每一个决定所造成的。(推荐阅读:【十二夜】前导影片:狗狗最脆弱人性最黑暗的漫漫长夜

改变社会的体质:尊重生命、爱护动物许多人针对大橘子的案件,表示刑罚过轻。

这中间的冲突,其实隐藏着落差:整体社会氛围与动保人士期待的正义。

台湾社会对街头生命的态度,普遍对爱护动物、尊重生命的认知不足,整体社会氛围并没有条件让法律执行动保人士期待的正义。对此,比较好的做法是,慢慢拉近社会与爱护动物人士的距离。修法和教育需要同步用力,力量才会大。

法令只是一个手段,要促成生命教育的落实,还需要教育及人民素质条件才能达成。

经过了《十二夜》后的 4 年,这是收容所正面临的困境与想说的话。

【Raye 选书】:《我要它们活下去》

完全终止流浪动物的安乐死,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在这个国家,这是一直以来的常识。

然而,只有一个地方,把不可能化为了可能。那就是熊本市动物爱护中心(熊本市立动物收容所)。

现在,来到这里的猫狗,原则上都受到妥善照顾,一直到被认养为止。这里是名符其实的“动物爱护中心”,主要业务是拯救落难动物。

其实,这里以前的情况也和日本全国各地收容所一样,执行着令人不忍卒睹的残酷业务。职员们主要的工作就是每周启动两次毒气箱。把流浪动物赶进不锈钢箱里,按下开关,施放二氧化碳。

就这样,难以计数的生命便消失了。

不管再怎么扑杀,都看不到终点。不幸的生命一直一直被送进来,不允许他们停下来思考。即使如此,有一天职员再也忍不住了:我不要再扑杀动物了!

公务员踏出了这一步,接着获得市民们持续不断地支持。这一路走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