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不是求来的、更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都是过往努力所铺好的道路引领着自己往机会前去。”专访黄子佼,邀请你一起看见他如何在挣扎自我价值中坚持初心;如何用时间堆叠出思想的厚度,在机会来临时,那些机运都不是偶然得到。就算是小配角也把配角的事做到极致,于他,凡事竭尽全力就不愧对自己。(同场加映:【丁菱娟专栏】你没有主动找机会,机会为什么要留给你?

离开台湾十多年,这些年来这座岛在社会文化甚至生活上的转变与当初离开时有着显着的改变;那是种如果没有长时间抽离再回头观望便感受不出来如同滴水穿石的浅移默化。纵使生活所在不同,我依旧关心台湾的时事与发展;这便是此行回台湾特别做了几场别具意义的采访最主要原因。从时尚、文化到生活,从几位各个不同面向的受访者的对话中,以他们的经验与观感,我们把前后时空串联起来诉说多元样貌的故事。

早些年前已想邀请黄子佼先生,佼佼做面对面采访;不过每次回台湾总是过于匆促,不好安排。2016 年一确定年底回台湾,便提早发出询问信件,不过佼佼档期紧凑,直到最后一刻才敲定。

这下可紧张,本已经放弃准备采访内容,心也松懈了,与工作人员通完信件后肾上腺素急急攀升,一颗胃猛往下沉。佼佼在演艺圈资历深长,又以主持能力见闻,不管是反应、机智都灵活生动,出道多年见识宽广,确实不好采访。

我给自己下了战帖,想要挑战不一样的采访内容;爬梳网路上资料、过往采访,萤幕上列表眼花撩乱,越是准备心越是烦乱,十分受挫。临回台湾前,我静下心回头问自己采访佼佼的初衷。(推荐阅读:没有说不的基因!商周执行长王文静:“我追求的不是头衔,而是志业”

我是看着佼佼的电视节目长大的,从青春争霸战、小燕有约、超级星期天、综艺万花筒等节目,有张小燕、曹兰、卜学亮他们,一直到快乐星期天的十多年时光;佼佼的三角眉、夸张外放的舞台肢体,以及与其他主持人之间说学逗唱的默契陪伴了我童年岁月,也是定居慕尼黑之前对台湾保有美好灿烂的回忆之一。后来从网路跨海看台湾综艺,自小的老灵魂始终无法入戏;再看新一代线上主持人、耍宝的那些面孔,觉得生涩尴尬,总带着惆怅怀念起旧时光。

一回想起采访初衷,有好多话想问佼佼;我竟是抱着私情以粉丝的心态发出邀请。

心思缜密、行事周全的人,几乎从小时便可以看出端倪;与 Kevin 老师两人十分雷同,佼佼从小就喜欢阅读报章杂志、搜刮普罗大众新闻资讯,而且从不间断。

在“我还在”这本书中他提到,一个人脑袋里的丰富程度绝对是日积月累而来,好比电脑,随着时代也得更新资料库与应用程式。

不过佼佼是自发性,专门针对自己有兴趣的项目海读研究;演艺圈、音乐、日式文化、艺术创作演历等,因为喜欢所以投入,没想到都在后来一一成为他工作事业的一部份,进而发展成我们眼前的黄子佼先生。

他的眼神诚恳带有尊重,很给采访者面子;一坐下来开口,自己先提了三角恋的影响始端。尽管这段风雨八卦闹得沸沸腾腾,也始终不在我的采访问列之中;公众人物的七情六欲被放大端上台面讨论,始终是有人得坐在受罪的位置上;佼佼面对的是公审、小 S 是在夜深人静时即使她自己已经走出伤痛但大众却依旧一厢情愿地把她堵在旧恨里。

不过在世纪大和解里,即使在萤幕前,佼佼这张脸孔后的胸怀与气度与我眼前这位刚下记者会的主持人是一样的,没有虚伪。尽管大多问题的答案都已经存档在经验资料库中,他依旧诚恳没有油腔滑调。

他坦承出道 7、8 年之后开始质疑自己对于喜剧丑角的定位、低潮期怀疑自己的存在感、价值与能力;不过他以再努力、再精进取代自暴自弃,以继续坚持的态度把事情做得善美。(推荐阅读:你为何工作?把工作意义还给自己

这次回台湾的所有采访,我们都谈到了一个话题:面对网路社群媒体时代的大跃进,不管是哪一位受访者都是以主动积极的态度跟进。

自媒体时代趋势如此,故步自封的守旧态度是无法生存的。

观众是衣食父母,那么只好端上以大众喜欢的方式料理的题材,好比说是直播、脸书与微博等直接的双向沟通。过往的崔苔菁、刘文正这般大明星只会在萤幕中出现,如今蔡依林、甚至我们的总统蔡英文女士都有自己的社群帐号,以前公众人物维持神秘感与过度包装的手法已经被淘汰,如何以巧妙的方法让自己维持曝光度、正面的讨论度才是王道。

不过以“红花灿烂绽放”姿态出现操作网路社群并非是佼佼的初衷;“唯有让更多人认识、接受我,才有办法找到出路做真正想做的事、说想的话。”

当年在头上绑着冲天炮以小笨童角色红极一时所产生的自我价值怀疑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佼佼从未放弃唱歌这件事。说是从未放弃,并不表示从来没有机会,不过企划方向与风格都不是心之所向,那么宁可不做也不随便做,于是心愿就这么搁着。

唱不了歌没有关系,那么先在自己的节目中介绍喜欢的歌手、团体与曲风,将更多小众文化以自己的影响力带给大众;出不了自己的专辑也暂时无所谓,便先以作词家的身份参与其他歌手专辑。

“熬下去”是佼佼从未改变的信念。

在熬的过程中,佼佼以不同身份抒发情绪,在繁忙的工作中找到平衡点。观众喜欢轻松娱乐幽默的主持方式,那么他以熟成的舞步与姿态在台上带着大众翩翩起舞,让大夥陶醉,宾主尽欢。

另外,在音乐方面的涵养与专业已经达到平衡耍宝形象的目的,近代中外音乐史都略知一二,让佼佼不只数度主持了金曲奖,更是担任了音乐评审。这些历程都只是一再地替他累积专业上的丰厚度,并非与唱歌失之交臂。(推荐阅读:脚踏实地活!许玮甯:不增强自己,机会来时任性也没有用

那么,对于那些我这个老灵魂一厢情愿的旧时光美好呢?无需留恋。大时代环境的不同培育出的观众也不同; 大量多产的世代已经取代了过往慢工出细活的步伐,即使并非完美,但又快又准的产量才是现在大众所需要的,也是我们该提供的。

不过,快也不一昧代表了粗制滥造,反而在没有过多包装的现况下,“真”实的朴拙亲近模样才是引人致胜之处。

这些年来尽管佼佼已经坐上“哥”字位,却依旧严格地自我督促,对自我工作的要求,细节上的精准等从来不因为工作大小、收入是否丰厚而有所改变。因为一份工作中的任何一员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份工作上的贵人,把事情做好、做得到位,完成使命。

机会不是求来的、更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都是过往努力所铺好的道路引领着自己往机会前去。

整理采访手稿、录音档之后,从书桌上再度拾起佼佼在采访当天送的“我还在”这本书;本是随手翻页,却在回忆着与佼佼对谈的印象中一页接着一页,彷佛是他自己给我念着书一般,让我在一个夜里读完了书。

“存在感、好奇心、专注力、不虚度时光、投资自己、经营自己、尽全力把事做好”是那天夜里我在笔记本上记下的关键字。再度回头审视自己,以前在国小时让级任老师评语的“半桶水”三个字浮上脑海;这些年庸庸碌碌地自以为做了些事,伸手掐掐其实没有厚度,那些自满时刻如今看来空虚浮华。

采访之前的私心在此刻看来却更加狂妄地自私,佼佼的采访心得竟成了督促自己的精神喊话。我想着他说话的样子,还有那诚挚的眼神、真诚的回覆,这位个子小小一向以喜剧角色面对大众的他,是以这般的能耐在十年多的低潮中弯着腰挺了过来。

他或许抓破了头、自我嘲弄、失去方向感、大哭大笑神经疯癫;偶尔线上、又或线下,现在佼佼珍惜所有出手的机会,因为失去过,所以格外珍惜。无论如何,黄子佼,他一直都在。

后记:
采访伴随着一碗没有时间吃的牛肉面。那天我们来到文华东方酒店等候采访佼佼,他正主持完健忘村的电影记者会,接受完一个采访,这才轮到我。工作人员领了我进入休息室,佼佼正要吃替他准备的牛肉面,一见到我们又站起身招呼。

从小看着佼佼的节目长大,我对他的萤幕印象很是熟悉,他本人就是电视上看起来的样子,一双深邃双眼皮大眼随着脑袋中的想法咕噜咕噜转着。一场令我印象深刻的采访,希望你们透过文字也能体会一二我的感动与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