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总统于本月 23 日签署了禁止女性堕胎的条约。当女性的子宫失去选择权,我们需要反思女性自主是前进还是倒退?

川普的全球堕胎禁令,跟某些两岸一家亲的政治人物,认为女人不结婚生子是国安危机是一样的逻辑,也钓出了很多反堕胎的意见。

当然,川普根本不认为美国有责任、义务,协助其他国家的“女性培力”。不过,背后还是隐含着“反堕胎”的价值观。

女人的子宫是国家的。要你生,你就得生,你怀了你不想怀的孕,不可以不生,你怀不了孕、不想怀孕也不行,还是想办法生。

很多人觉得,堕胎是谋杀生命,但是,反堕胎者所诉求的“生命权”是不是至高无上,而无法跟其他女性的权利互相权衡?这一类的讨论却从来不被采纳,只会喊着“不管啦!就是不能杀生”。

男人可以拒绝接受女人怀孕的后果,但是女人不能,子宫就长在女人身上,这难道没有让女人在社会处境上造成不平等吗?

我们热爱生命,但是在讨论堕胎时,是不是可以用更多不同的角度切入?如果还有其他选择,女人为什么要堕胎?

为什么女性需要避孕与堕胎的权利?

因为避孕与堕胎,跟结婚一样,都是一个“选择权”。

我们的社会能不能给女人公平的选择机会?若是因为生理上的差异,我们就应该给不同的人,设计不同的制度,给所有人在生命发展上拥有差不多的机会与选择。(推荐阅读:我的阴道我的决定:女人该有权选择是否避孕与堕胎

避孕的方法很多,不论是戴套,还是女人由自已这一端避孕,女性已经有能力“决定”自己什么时候想生小孩,“选择”在自己准备最完全的时刻怀孕以及养育下一代。

但是,避孕方法当然不见得百分之百有效,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权力、有能力、有知识可以避孕,甚至在权力关系不对等的情况下,很多女人是不敢要求另一半带套,女人经常会面临无法抗拒的状况,而后怀孕。

当女人怀孕后,男性可以拒绝负责,也不会面临刑事责罚,但是在很多国家,女人若拒绝继续怀孕,就会面临刑事责罚。

在这样的压力下,女人是不是只能寻求非法管道,去找黑医、密医,甚至部落的巫师,遭到高风险的处境。就算身体恢复健康了,也往往有很多女人,她受到的是道德压力造成的心理阴影。

像川普这类的男人,他们不必面对这些事情。

很多支持堕胎权、曾经堕胎的女人,她们都很热爱小孩、热爱生命,也把结婚、组织一夫一妻的家庭、养育下一代等计画,放在她们的人生规划中。 堕胎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也有很多情绪,包含:无奈、不得已、被迫、烦闷、懊恼⋯⋯,并不是大家所认为的“冷血”。(推荐阅读:避孕不只是女人的事!你不能不懂的 13+3 种避孕法

支持堕胎不代表女人一定会去堕胎,而是当女人面临怀孕时,她可以有别的不同的选择,而不会只有“一定要生”的选项。

推动堕胎合法化也不是鼓励堕胎,也不是鼓励大家就不戴套、不避孕,而是让女人可以自己对自己的身体拥有更多选择权,并承担选择的后果。 请大家相信,女人有能力决定自己的人生目标、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透过教育,女人可以拥有更多知识,并且可以做出对自己最好的决定,而不是在法律上,或者国家机器施以不平等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