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爱与死亡之间,你是我必须而永恒的秩序”,写出这样浪漫柔软却又坚定刚强句子的诗人里尔克,让我们看见情诗后面最全然热烈的爱与欢愉,尽管是被伤透心的也甘之如饴、被黑暗吞噬的也深信不疑,人生就是用一辈子去吟唱的情诗,而我们活在里尔克的诗里。

里尔克曾在《给青年诗人的信》一书中,给众人劝告:“别写情诗,起先要避免那种太熟悉且常见的题材。”

然而,里尔克在作品里的热烈与绚烂,心碎与欢愉,炽烈与死亡,却历久弥新地影响后人无数无数;做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德语诗人,里尔克的情诗总是让我们能够回想起自己心中最温柔、最柔软的地方。


(听许悔之朗读里尔克情诗)

我爱妳,妳是最温和的规则

我爱妳,妳是最温和的规则,
我们因妳而成熟,因为我们与妳纠缠;
妳是我们无法克服的巨大乡愁,
妳是我们始终走不出去的森林,
妳是我们每次在沉默中吟唱的歌曲,
妳是黑暗的网罟啊,
感情在逃避中被掳获。

就在妳对我们启迪之日,
妳已为自己开创如此无限的伟大
──而我就在妳的阳光下如此成熟,
成为如此广阔且如此深植,
使妳在人类、天使和圣母之间,
能够在悠闲中达成完美。

就让妳的手歇息在天空的斜面吧,
并且默默忍受我们带给妳的幽暗。

我在,妳焦虑者啊。妳没有听见

我在,妳焦虑者啊。妳没有听见我,
以我全副意识向妳冲击?
我的感情,找到翅膀,
苍白地绕着妳的脸庞飞翔,
妳没有看到我的心灵穿着,
寂静的外衣站在妳面前?
我五月的祈祷在妳眼中,
尚未成熟如像一株树?

如果妳在做梦,我就是妳的梦。
如果妳要醒来,我就是妳的意志。
而且会有一切雄伟的力量,
并圆满完成我如像星辰的静寂,
在时代的奇妙城市上方。

(推荐阅读:【为你读诗】为何你不婉拒远方?)

恋歌

我该如何守护我的心灵,以免
触及于你,我该如何把它高举
越过你达到另外的事物?
啊,我深愿使它偎倚
在黝暗中迷失的某物
安置在陌生的安静地点,
此处不因你内心的震动而传扬。
可是所有触及你我的万物,
使我们结合犹如一道琴弓,
从两条弦上拉出一个音响。
我们究竟在何种乐器上紧张?
而我们在何种乐师的掌中?
哦,甜蜜的乐曲。

沉寂

你听:情人,我举起双手──
你听:沙沙作响⋯⋯
寂寞人的手势,不能
从很多的事物来谛听吗?
你听,情人,我垂闭了眼帘,
而这甚至对你也是太喧嚣了。
你听,情人,我再度举起⋯⋯
⋯⋯可是为何你不在此地。

我最细小的动作的印象,
明显可见地留在丝样的沉寂里;
最卑微的激动也不灭地印在,
渴念的远方的帏幕上。

在我的呼吸里,
星群升起又沉落。
芳香的饮料就近我的唇边,
而我认得出离去的,
天使的手腕。

只有我所想念的:你
我怎么也看不见。

(推荐阅读:【为你读诗】写给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