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阅读里我们思索设计的艺术性,在设计里我们看见欲望带来的创造力。以下四位领航时代设计的创意工作者带我们看设计于他们的核心价值,我们也能从窥见他们思想的过程反思,设计的创意与艺术于我们的关系。设计是具诗意、充满欲望、引领思维地,散落在我们生活里的每个细小之处。(同场加映:“策略思考”其实就是“设计思考”

用欲望成就未来阅读

原研哉《欲望的教育》:“将产业的潜在可能性,以浅显易懂的方式视觉化,这便是设计师的职责!”

设计之于美学,有如文字之于阅读。

一场时代的美学,有多少人扮演幕后推手? 端看“设计”这个从零到一的创作过程,国际策展人,赋予原有物件新的意义; 时尚总编辑有如赋予设计灵魂的创造者,将拼图化做一幅风景诠释在大众眼帘,并注入经济思考实体产出,加上文化评论家的论述,塑造出一股时代新美学?灵感与养分奠基于阅读,我们计画从细节当中抽丝剥茧,重构美学的方程式,以阅读培养有意识的独立设计精神。(推荐阅读:如何成为设计之都?和荷兰人学习生活中的城市美学

即将来到的台北国际书展(2/8~2/13)中,我们不禁深思:当出版品要站稳实体市场,设计绝不可能仅靠旧有思维,然而台湾的设计在哪里,阅读有实体的未来美学吗?青鸟依此策划了既独立书店、独立媒体、独立音乐、独立建筑后的第五个系列:独立设计思考。

从富含美思想的意识,台湾是否有自有设计来谈未来阅读。延伸到青鸟书店线下策展则是:“出版品的设计与台湾力”

四个时代领航者看设计:张铁志╳杜祖业╳方序中╳梁浩轩

着名作家与爱书人,过去几年他更不断透过设计的力量,希望让思想更性感,2012年在香港担任传奇创意文化杂志“号外”总编辑,结合该杂志前卫设计风格,推出多个引起广泛回响的封面与封面故事。回到台湾,更与多位重要设计师一起创办直播节目“政问”,并担任主持人。也曾在台北城市设计展担任分区策展人,并曾任学学文创顾问。

台湾的设计拥独特灵魂吗?从在地出发的思考融合外来、在地、国际文化走向主流殿堂,回到经济的论述,回到阅读思索究竟什么是属于台湾真正的设计精神?

曾在 2013 年 8 月创刊 GQ BUSINESS 的 GQ 总编辑杜祖业,让其成为全球第一本 GQ 经济论,将风格时尚注入经济思维。

他说:“设计师必须是不满现实的哲学家,再小的设计都要有经济价值。”正因设计是为了解决问题,所以好的设计师一定不满现实也乐于思考,他们能透过设计不断的与这世界战斗,永不停止!而祖业的核心信念在于“How to Think Different?”(推荐阅读:给年轻人的投资经济学:把钱花在栽培自己的价值上

他形容这一切如同走进不被框框束缚的建筑师高地扭曲的作品里,从中感受到很独特的诗意,用巨大的存在感抵抗既定的系统、世界,不被约定俗成或现实状态吞没,永远相信所相信的事,即便那件事在当下并无法被世人所理解。

去年风光操刀设计金曲奖、金钟奖,并延续了屏东家乡“小花 · 时差纪录展”的究方社创办人方序中,他认为:如何用想像力的设计说好一个故事是重要的,运用在地生命力来代表真实台湾的影像。在他眼中创意是一种浪漫,除了能解决问题之外,更要丢出一种新的思维与逻辑。创意工作者要能为未来提出了新的看法与观点,这正是创意工作者的使命与价值所在。(推荐阅读:“破坏式创新”世代:台湾人有没有大胆的勇气?

他说:“以前人会觉得把华人文化的元素运用在设计上很老派,但现在反而很受欢迎,文化的元素若经过转化,反而更显得珍贵。”

启艺文创创办人梁浩轩:“每个个体都是一个小宇宙,小众市场也都可以是蓝海。”

总是从时代的潮流回看设计世界底下的台湾。他认为所为之策展即是时代的潮流,而他完全就是时代的产物。始终相信可以从策展设计间为每个人带来一些改变,让众人思考,从这些行为里可以看到哪些事情在改变,让每个时代都能拥有自己的文化和语汇,以音乐来说,他即从从林强的‘向前走’听到灭火器的‘岛屿天光’一直到草东没有派对,这就是时代的样貌。

出版阅读的未来与设计息息相关,原研哉在《欲望的教育》里提到:“所谓设计就是欲望的教育,无论是商品还是我们所处的环境,都是以人类欲望为土壤所长成的收成之物。倘若期待创造出优良的商品或环境,我们首先需要肥沃的土壤。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提升人们的欲望水平,才会拥有美好的未来。设计,便拥有着影响上述欲望底酝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