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的【女人迷X海苔熊为你点歌】单元,每周三晚上七点,在女人迷准时为你放歌!点播好乐团的《我把我的青春给你》,在青春里总有迷途的时候,曾经最厌恶的路,自己却在下个路口义无反顾地踏上。当自己有天深陷其中才会懂,有些爱是,就算最终不是你的谁,也想拿我的青春换一段与你同路的日子。(同场加映:【为你点歌】爱的本质是,就算不能走到最后,也要用力去爱

“那曾经是她最爱的一间房间,小小的,只有一个老旧设计的铝窗,还有一张单人加大的床。床单是酒红色的,有时候睡醒之际的朦胧,凌乱的皱褶像极一朵朵血色玫瑰。她的玫瑰花,独一无二的玫瑰花。她小心翼翼地,像是对待甫出生的婴孩,将它放进保护罩,替它买来屏风,日以继夜陪伴着。在人海中,也找不出一段更艳丽的爱情;在有限的生命中,更没有第二段青春能如此挥霍。”

“因此当玫瑰花枯萎,她无法接受手中失去光泽的、曾被她灌溉满满情感的,如今却如泥泞一般让人难以忍受了。她捏碎,让一切流于毁灭;她转身,像是从来没有付出过什么,像是擦去铅笔的字迹,假装看不见白纸上的刻痕。她终明白,鲜艳的从来就是投注的美好年华,和每一丝认真,而不是玫瑰花本身。原来枯萎只是过程,她才是结果。”

亲爱的 Andy,一年前,我们只是个陌生人,仅是对到眼的陌生人,我在街道上看着你表演,你是个为自己追梦的一位年轻人——这就是我们的相遇非常的不可思议,一面之缘的缘。

一年后,我们再次相遇了,那一晚在酒馆,是我和在一起 5 年的男友 Bob 分手一个月的日子,我的难过以及悲伤在还没分手时就一直持续着,没有停过,最后他请求我放他走,放他走之后,我看着他开着车载着别的女人,那女人坐着我曾经的副驾驶,照片中他们头靠着头,甚至像兄弟般的搭肩着。

那时的我那样的溃堤,那样的痛彻心扉地一个人坐在酒馆回忆着他们的笑容,然后又再次勾起他曾经因为太自由而吻了别人所给我的伤害,我依然相信我们很爱彼此,只是后来的我们不一样了,这样的 5 年真的够了。

我从来没这么大胆的一个人来到陌生的酒馆,我也不会喝酒,但是他给我的伤,让我痛到想来到这危险的地方撕裂自己,我喝着调酒师给的伏特加,听着音乐,最后在酒馆痛哭得不成人样,那时才知道原来难过与酒精配在一起,会让人溃堤到每吸一口气都觉得快要死去,心跳声大到可以盖过我的痛觉。(推荐阅读:失恋旅程:接受伤心,让它陪你走一段路

那一晚你也来到这家酒馆,你被我哭花的妆给吓到了,你轻轻的安慰着我就离开了(还是得宣导一下:喝酒不开车)。

那一晚我酒醒才离开酒馆,隔天收到了脸书邀请,你留了一段安慰我的话,我们每天都这样聊天,你听着我的故事,给我很多内心的陪伴,我们越走越近,我们见了面,你甚至拥吻我,我吓傻地推开你,因为我知道你有女朋友,我们都抑制不了喜欢对方的情绪、你想照顾我的冲动、我想投入你怀抱的冲动⋯⋯

我内心呐喊着骂自己死 bitch!我想起曾经背叛家庭的爸爸,看着妈妈伤心欲绝的样子;想起前男友曾经因为太自由而晕船的样子,那个每天躲在棉被里痛哭的我,那个每天泪流满面的我——那些第三者所带来的伤害,我最痛恨的第三者⋯⋯

然而,我现在却成为那样可恶的角色。

我从来都不主动找你,你已经习惯每天要跟我说几句话,我甚至也习惯每天要等到你的讯息,跟你相处在一起,我只有快乐,甚至拥有一点点小幸福,你开始叫着我亲爱的,你开始说你很喜欢我,你开始说爱我,你开始为我写歌,为我编曲,创作专属于我的歌,一种被爱的感觉,一种被在乎的感觉。

但越是沉浸在那氛围,我的罪恶感就每天的一直飙升,我反覆地问自己:这是你想要的吗?条件有这么差得当人家的第三者吗?

每个人都有爱人的权利,但不是让你这样爱的!

我始终无法接受这糟糕的自己,于是我选择告诉你我的感受,其实我更期盼的是我能看透你,然后要更知道你是个“不能喜欢的人”。

“这样的我们如果称为‘暧昧’会让彼此更难受,若称为‘第三者’又太难堪了,不如说我们是在彼此照顾彼此!我不是因为寂寞所以走向你,我当时是真的很想很想靠近你,遇见你,我感受到很多阳光包围着我,我只要想着你,我就会拥有很多勇气去追梦,很多灵感创作;遇见你,让我拥有不曾有过的感觉——想把你留在身边的冲动;遇见你,让我有强烈的冲动想爱你,但自己又知道我无法拥有你,也无法承诺你什么,我知道这些感觉都让我们为难了,我欠你的情感我不知道要怎么还,但是我现在真的还是很想爱你,很想照顾你。”你曾这样说着。

喜欢上你,绝对不是因为我把以前的爱转移到你身上,遇见你,我才知道原来世上有一种情感叫做“一见钟情”,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是不会想要拥有他,我反而更希望对方可以过得比自己更好,就像歌词中说的:

 

“我把我的青春给你,不是因为想换取忠心的美名,而是单纯在最美好的年华,遇见了你,必须爱你。”

在你走向我,我也贪心的走向你之后,我就知道我必定不会成为你的谁。

你说我们很有缘份,但更现实面的是,其实我们是有缘无份。(推荐阅读:单身日记:可惜我们偏偏不是让彼此幸福的人

我知道我自己不应该,但是我就是好想好想躲在你给的安全地带,一周内有几天是我们不能联络的日子,因为那是你要陪女友的时间,我没有权力难过或是无理取闹,我也不会这样对你们,这样的角色,我迟早会被判出局,我迟早得抱着成全以及祝福的心态还给你们,我还是相信我值得更好的人爱,但现在的我很糟糕。就像歌词中写的:

“我不是不能没有你,只是喜欢有你,如果有天你离我而去,我不会没了自己。这是一场没有未来的爱情,和别人共享的爱情,这是一场没有未来的爱情,不纯洁也不唯一的爱情。”

亲爱的海苔熊:

我明明知道自己不应该介入别人的情感,我真的也有试着闪躲,但是对方只要前进,我就又狠不下心,我明明也知道这样的关系,最后被发现时,一定会很悲惨,甚至把自己给搞毁,我知道对方不会选择我,因为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我明明都知道,但是我又该怎么离开?

–—小可(点播时间:2016 / 10 / 10 下午 5 : 01 : 35)

亲爱的小可:

谢谢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我反覆听着歌读着,我可以感觉到你在这 2 段感情里,都放了相当的重量。

前言的这个房间,就像是你心里的房间,曾因为住进了一朵玫瑰,而让你深深爱着。它有一个老旧设计的铝窗,只对适合的人开放。凌乱的皱摺像是你的故事,深刻又带着一点朦胧。

你在这个小小的心灵空间里,呵护了一朵玫瑰,独一无二的玫瑰、用各种方式保护它,只是没想到,最后它还是枯萎了。

因为曾经如此珍惜,最后却仍然变成一种惋惜,所以你多么希望从来都没有付出过什么,装做没有看见那碎片在心里的刻痕,可是记忆就是一种吊诡,越想忽略,就越是鲜明。直到有一天你终于清楚明白,美的不是玫瑰自己,而是那个曾经认真付出的年轻。

如果曾经不再属于你

感情里有一种长大是:你曾以为你眷恋的是他,后来才知道你真正眷恋的,是那时好用心好努力的你。

一场溃堤的失恋,在交往的末期很多的争端与拉扯,直到最后他求你放他走,你终于松手。那曾经是“你的”副驾驶座,现在却被活生生抢走;那曾经是“你的”肩膀,现在却成了别人的胸膛。

一朵曾经的玫瑰就这样破碎枯萎,他一心想往自由驶去,你心想够了,开了车库的门,眼前是他,一条一路向北的公路,一条,你万没料到的陌路。

只是、只是,生命里你未竟的难题,总是会翻山越岭再来找你(一个阴魂不散的概念阿!)。

你用陌生展开一种死亡。灌下伏特加、把妆给哭花、你说醉后的每一口气都像是快要死去,我的感觉是——其实你多希望可以就那样死去,把所有的痛觉都麻痹。

可是“他”却出现了,他安慰你、陪伴你、听你说长长的话,不知不觉地走进你心底,走进那个有着旧铝窗的房间。

他拥吻你的那一天,其实你吓到的并不是他的吻本身,而是这个吻所开启的象征:从这个吻开始,你成为第三者,成为你最痛恨的死 bitch!当时你是多么鄙视前男友口中的“自由”、让妈妈心碎的爸爸,你比谁都知道一段三角关系终会让人受伤,但你也更为不解,为什么曾经最恨之入骨的那种剧情,你竟然也参与了演出?

其实,人生就是一个练习去看自己的黑暗与恨的过程。

当你在那个曾让你受苦的剧本里“嘎”了一个角色,才会知道,原来爱情里的第三者和劈腿者,也有他们各自的甜蜜与美丽,也有他们的故事,也有他们,不可取代的部份——然后透过内心的矛盾、对自己的不解、对他的渴望当中看见:原来爱里的每一个人,都曾给出美丽而珍贵的青春。(推荐阅读:一首歌一种爱情记忆:世界不管怎样荒凉,爱过他就不怕孤单

第三者心里的四个自己

只是这个角色还是辛苦的,因为第三者是没有“位子”与“日子”的,你只能像小王子里的狐狸,静静等待他的到来,却不能主动联系;你只能从他的“亲爱的”、他的“我爱你”、他为你写的歌里感觉到被在乎,但越是沉浸就越是罪恶,因为你知道他最终不会是你的。你内在有好多个声音:

  • 我好爱他:我们之间这么多温暖关心的回忆,那样的一见钟情是如此真实,我很清楚我与他的感情并不是上一段爱的复制。
     
  • 我想看透他:其实冷静来看,他不过也就是像前男友、爸爸一样的烂人,可是我就是看不破,或者说,我就是没办法放下。
     
  • 我好烂:我怎么会变成别人最痛恨、条件最差的第三者?(熊按:不过,第三者一定是条件差的吗?)
     
  • 我没有那么烂:我只是单纯把我的爱给他,也没有要介入打扰,所以我谨守本分,静静等待。而且,为了不变成那个“横刀夺爱的第三者”,我选择告诉自己:“我最终不会变成你的谁”不打扰,变成你最深的温柔,却也将这样的自己,卡进这份深里。

 

“我们不是暧昧、你也不是小三,我们只是互相照顾。”

你多想看透这甜蜜的毒药,但你又很开心他的生命因为有你沐浴在光里。

于是你跟自己说:爱不是一种占有,而是为了能看着他,因为你闪烁。于是你不求忠心、不求婚姻,因为在最美的青春相遇,这份缘本身就变成了一种爱的必须。

这是一段“借来”的感情,因为是“借”的,所以迟早要“还”;因为是借的,连向前一步都显得过于贪心;因为你不想变成你曾经恨透的那些 bitch,所以你选择成全;因为你终究不是他的谁,所以你没有权力说些什么来获得安慰。

你多希望可以无理取闹,总希望可以像他女友一样有求必应,但你知道那些要求都太多了。借住别人家,总不能还要嚷嚷想吃鲍鱼龙虾吧?你不想鸠占鹊巢,所以你把他们的时间留给他们,但你的时间里,不论他在不在身边,他都在你心里面。

这是一场没有未来的爱情。但也因为你的爱没有明天,所以每次的靠近都让你无法放下——在还给她之前,能不能再留给自己一秒或一天?

与内在对话的访问

最后,你用了 3 个“明明”,所以我们特别来到明明所在的老旧公寓,采访一下明明本人(这年头收点播还要自带记者证 XD)。

熊:“听说小可很在乎你的想法,不晓得你怎么看?”

明明(十分生气激动):“本来就不应该介入别人的感情阿!想变成她爸妈那样吗?她想变成前男友车上的 bitch 吗?她知道东窗事发时,她仍然会被丢下吗?她到底懂不懂?为什么不狠心一刀两断呢?为什么要冒着最后会受伤的风险呢?”

熊:“感觉你很怕她受伤?”

明明(态度软化了下来):“对,我很怕我们受伤。我想保护她,她已经死过 2 次了,一次是小时候发现爸爸背叛、一次是得知 Bob 晕船,我不想再让她受伤了。”

熊:“我明白你很想照顾她,毕竟你们一起走来受了这么多苦,不想再把自己弄碎了。可是,会不会对现在的她来说,不勇敢去爱反而才更受伤呢?”

亲爱的小可,我想邀请你进行接下来的访问。如果把记者证交给你,你觉得明明会怎么回呢?你又会想问明明什么呢?

心理学 OK 绷:第三者的心理历程

为何明知危险,却又分不开(莫非像是睡前的洋芋片,明知会胖还是停不下来)?大陆学者张勤国(2010)曾对 795 名大学生进行调查,他们想知道什么样情况下(例如家庭贫困、工作关系、被胁迫等等),我们会“甘愿”当小三?结果发现“相见恨晚”是第一名的原因,73.2% 的男生与 50.6% 的女生会因此而当小三,或许曾经错过,如今再难也要好好爱过。

卜怡凌(2013)曾对 3 位 18 至 35 岁成年女性进行深度访谈,归结出第三者的心路历程:

  • “这样做,对吗?”:与对方相处的心理经验。例如致命吸引,情感陷入,明明知道这样做不太好,但是还是无法抗拒等等。
     
  • “他真的在乎过我吗?”:面临一些内在的挣扎与冲突。为什么我要这样做?如果没有他我可以过得好吗?我到底是他的谁?我该离开或放弃他吗?各种情感或身边的压力累积,面临自我概念的动摇、脚色的不安等等。只是这些不安与痛苦,也可能在对方的一句安抚或拥抱之后。就暂时“饮鸩止渴”了。
     
  • “或许我们只是各取所需”:产生一些“自我觉察”。认清自己在关系中的角色、重新找回自我、从这段关系中学习到一些,也成长了一些。

说穿了,小三只是“不能拥有,又不甘失去的人”——以前我一定会这样想。但在小可的故事里,更贴切的或许是:这个小三的角色体会,其实是和那个小时候受伤的自己、与 Bob 交往时愤恨的自己、与那位“明明”,重新修好的机会。(推荐阅读:《打不倒的勇气》阿德勒心理学:接受现在,也原谅过去的自己

当你终于能转身面对阴影,不和他对立,好好地拥抱他,你也终于能好好地拥抱那个伤痕累累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