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她故事,细数女人的伤痕、女人的骄傲、女人的历史。我们想懂得女人肉身承载的疼痛、用女人的视角望见世界。看见娜塔莉波曼,她对生命的热爱无关性别,可是性别总是阻挡在她前进的路上,让我们一起听见她的发声。(推荐你看:抛下明星光环更美丽的知性女星,娜塔莉波曼

她从《终极追杀令》玛蒂妲的眼泪被解放、来到《偷情》张牙舞爪、直至《黑天鹅》华丽的转身,二十余年,演出超过四十部电影,好莱坞扎扎实实地记录下她的成长,人们再也不能忘记她的名字,娜塔莉波曼。

娜塔莉开挂式的人生为人称羡,一路从最佳女配角到最佳女主角,从少女成长为人妻,这一路上,她看似顺遂,却鲜少有媒体提及娜塔莉波曼给予自己多少试炼。在这些路途里,我们看见她身为一位女性对环境的视野和企图心,以及她奋力为性别发声的行动,让我们一起读你未曾发掘的娜塔莉波曼:

当童话故事变成生活:一位母亲的道阻且长

2015 年至 2016 年是她超越自己的阶段,娜塔莉波曼改编《爱与黑暗的故事》自导自演,在电影中她诠释一位为时代所困的母亲,战争与生活的重担威胁她、逃亡的流离与婚姻的破裂打击她、时代并不允许她做一个优秀的女人,娜塔莉波曼曾这样谈角色:“她虽然享受育儿和生活,却也可感受到逐渐沈重的历史及政治情势,她所犯的错误,婚姻生活,女性职责,掺杂着在她在艺术上受到的挫败感,交织牵引把她拖下了一个无法脱离的阴暗深渊。在她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过程。”

她执着女性长期在历史里承受的精神压迫,娜塔莉波曼执导的目光专注着原着笔下母亲,也像是我们社会里常见的女人。每个从浪漫情怀的少女脱蛹成坐困家庭的妇女,她说:“当你真正去理解生存,你会发现一位母亲的境遇与小时候读过的公主故事天差地远。”

女导演与母亲:为什么比起专业你更在乎我的身份?

做了长片的导演,娜塔莉波曼也深刻体会“女导演的困境”,她谈女人与权力间的关系:“我经常感觉到我的性别身份带给我‘不舒服’的感觉,我们的女孩正走在世界变革的阶段,她们看着许多女性 Role Model 长大,但仍避免不了在职涯与人生寥寥可数的选项中挣扎。就从我这部片谈吧,即便我是一个导演、也是一位演员,但是我经常看见媒体在我的相关报导标题里用‘全职妈妈’来称呼我,而非我的专业。你曾经读到标题写着‘全职爸爸布莱德彼特’吗?想必没有。”(延伸阅读:我该不该辞去工作,当个全职家庭主妇?

“我想说的是,我为我的母亲与妻子身份感到自由,这两者绝对是我生活中重要的角色,但我喜欢我身上拥有多元的标签,我不希望大众以‘母亲’的维度检视我的工作专业,我不认为因为我是个女人、又是个全职妈妈,会影响我的工作专业。同样地这个原则也是用我的丈夫。很多女人常被问到:‘你怎么平衡工作与家庭?’我希望我们能试着拿这个问题去问问男人,直到这不再是个问题。”

女性被期待是照护家庭的角色,也影响到我们的剧本叙事几乎以男人为主角。好莱坞授予女性的资源与故事有所差异,《卫报》曾评论:“随着好莱坞影片越来越依赖于全球市场,女星们将越来越没有地位,因为人们更期待看到男星们的表演。”梅莉史翠普也应援:“世上最困难的事就是说服男性观众去认同女性角色。”

成为一个导演,娜塔莉波曼不只想处理国家与国家间的议题,她更把视角着墨在女性身上:“我渴望理解女性的欲望、对生命的渴望。多数电影的视角都是在满足男性欲望,是时候我们该去改变这个现况、找到女性自己说故事的方式了。”(推荐你看:安海瑟薇、茱莉安摩尔、凯莉墨里根!四位女星对好莱坞的性别反击

“我们要抛弃依赖对人的刻板印象发想剧本角色原型,取材现实写出女性的真实生命,这不仅限于女人,而是所有人类,我们该透过故事,去想像一个所有性别都被允许强壮与软弱、有能力表现悲伤与快乐,就像个人一样。”

为女性发声:我不再害怕做社会说的“婊子”

娜塔莉波曼在剧本里为女性故事努力,更在现实中奋力发声,今年年初金球奖沸腾颁奖前夕,娜塔莉波曼接受专访说道:“在大多数的行业中,女性同业的报酬约男性的80%,但是在好莱坞,我们只拿到30%。”她举证在《饭饭之交》中的片酬只有男主角的 1/3:“其实,我们已经比一般人得到更多报酬了,很多人说我们没什么好在抱怨,但是这个差距是非常疯狂的。”

继珍妮佛劳伦斯后,娜塔莉波曼也加入倡议同工同酬的行列。除了性别,好莱坞女星的薪资也随年龄增长减少,Harrison Ford 在 69 岁时以动作片获得两千万美元,没有一个 69 岁的好莱坞女星能拿下这样的高酬。(同场加映:性别观察:平胸与老臀的骄傲!不甩女神规则的克萝伊摩蕾兹、绮拉奈特莉、玛丹娜

“我不认为男女的不同造成能力上的不同,我们只是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女人没有机会。”——娜塔莉波曼

娜塔莉波曼此话一出,许多媒体以“娜塔莉抱怨薪资不平等”为标题报导,也可见社会深植的“女人该乖乖闭嘴接受更低的待遇”现象。无论是在专业能力或是薪资待遇上娜塔莉波曼都深感环境的不友善,她后悔自己当时发现不平等待遇时没有挺身反抗,让更多的女孩默默承受这样的规则。娜塔莉波曼说很像她第一次做“女导演”的心情:“我很害怕别人说我表现地太过强势像个婊子,但是现在我并不害怕。因为我相信,对的事值得坚持。如果我拥有很棒的团队,那么我不用再害怕自己说错话或是表达我的观点。”(延伸阅读:十年只等到一位女导演!奥斯卡太“阳刚”争议:让更多女人进入电影圈

如果“婊子”这污蔑女性的脏字,背后的意思是:我们的体制不准你逾越父权、挑衅权力,那麽有一个女人正走在前头,说这个名字我担了!

看着这样的娜塔莉波曼,依然像 13 岁的那个玛蒂妲,不害怕自己古怪异于常人,她那双看向世界的眼神,鲜活明确,直定定地毫无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