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任荷兰舞蹈剧场—— NDT ( Nederlands Dans Theater ) 1 团员的吴孟珂,当年台北艺术大学舞蹈系还未毕业,便毅然决然背起行囊赴欧洲参加征选,先是加入德国慕尼黑剧院舞团,如今转眼加入 NDT 已有 6 年多的时间。她一路勇往直前、义无反顾的青春,或许令许多年轻舞者钦羡,然而对她来说,青春是一种心理状态,永远保持对事物的好奇,驱使她成为勇敢追寻梦想的自己。(同场加映:写信给 16 岁的自己:无论长多大,都保有对世界的好奇


与 kylian 排练 © Imer van opstal 摄影提供

“我眼中的青春,不是由年龄来定义,是心理状态,永远保持好奇的态度。”

吴孟珂说,一个 20 岁的年轻人,如果对很多事情不感到新鲜,没有热情的话,就是一个老人。

青春是永远的好奇

吴孟珂举例,曾和现任以色列巴希瓦现代舞团 ( Batsheva Dance Company ) 艺术总监的编舞家欧哈德 · 纳哈里 ( Ohad Nararin ) 一起工作,他已 60 几岁,却有 40 岁一样的活力;瑞典编舞家马兹 · 艾克 ( Mats Ek ) 也是,70 岁仍在舞台发光。“看到他们我想,哇,这才是我想要的!”吴孟珂语气兴奋。

“我希望这样的青春一直都在,不是外表,而是一种态度。”


此次演出 STOP-MOTION © Rahi Rezvani

以她自身而言,“吴孟珂”这个名字常与获得 NDT ( Nederlands Dans Theater,以下简称 NDT )“终身合约”一词连结在一起。但她特别说明,这只是荷兰给予劳工的保障,在雇主与员工签订短期合约满 3 年后,若要继续聘用,就必须提供终身合约,不得任意解雇。舞者作为一个职业,也享有相似待遇,工作满 4 年后,第 5 年能获得无限期合约 ( indefinite contract )。

“这个机制对舞者是一个很好的保障,但我不认为这就代表能够安逸。”吴孟珂说,“我继续待在 NDT 是因为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吸收、想要经验,这才是我想留下来的原因。”(推荐阅读:专访《再见瓦城》吴可熙:拥有梦想的人,不安现状

她不放任自己对现状感到舒适,仍饥渴于各种学习。

发自内心喜欢你想做的事

“想跳舞是从幼稚园开始。”小小的吴孟珂因为幼稚园的带动唱跳,就起了以后想继续跳舞的心念,但她的父母起初反对。回忆国小、国中没学跳舞时,吴孟珂笑说:“我几乎天天找麻烦!”跟姊姊打架什么样样都来。直到国二,爸爸说一句:“妳真的想跳就自己去找。”吴孟珂像是终于获得解禁一般,兴奋地自己去找了舞蹈社学舞。从那时起,跳舞生涯都是她自己规划的。

自己报考文华高中舞蹈班,而后发现台北艺术大学有 7 年一贯制舞蹈系,又从台中搭车北上考试并录取。北艺大舞蹈系还没念完,又申请了学校流浪计画奖学金赴欧征选,之后便休学进入德国慕尼黑剧院舞团;时隔一年后正式加入 NDT 。

吴孟珂透露,她知道爸爸后来有默默自己做功课,试着了解现代舞是什么,荷兰舞蹈剧场的背景和内容等等。一路走来,她非常感谢爸妈对她的信任,以及当初爸爸的一句话,养成她后来主动、独立的态度和个性。


WU.MENG-KE © Joris-Jan Bos

一步一步抓住梦想

之所以想进 NDT,吴孟珂说,是在大学西洋舞蹈史课堂上看到影片,感到不可思议,“原来有这样的舞团!”于是积极上网查相关资讯。后来发现,NDT 2 报考年龄为 17 到 21 岁,而她当时已经要 21 岁了,感到心急,必须马上出发。怎么做呢?钱在哪里?怎么过去?

心里冒出一堆问题时,吴孟珂没待着干焦急,找奖学金、找机会、找出国的方式,一步一步,就这样开始了她在欧洲的职业舞者生涯。

从自己的经验说起,吴孟珂认为,“要发自内心地喜欢你想做的事。”欧洲有不少台湾舞者,但每个人都很不一样,有各自独特之处,都是真心喜欢着舞蹈。(推荐阅读:【女力领导专栏】让渴望,驱动你抵达想要的生活

“因为喜欢,就会饥渴。”吴孟珂说,舞者非常辛苦,每天早上起床都要重新面对自己的身体和心理,每天的身体都不一样,每天都要调整。只有非常喜欢,才会去深入了解自己想要的东西,永远想着:“我还要更多。” 

吴孟珂提到,NDT 每年举办为期 2 周的夏日集训营 ( Summer Intensive ),开放全世界的年轻舞者申请,她担任其中的即兴老师。吴孟珂说:“那些舞者让我惊艳,他们实在是太饥渴了,我丢一点东西就能起非常大的涟漪,总有连续不断的问题,身体也非常好。”这经验反过来让她每天战战兢兢要做好充足的准备,迎接挑战。

也是因为这个集训营,促使她有了在台湾举办“身体微旅行”计画的想法,希望台湾舞者也能有更多刺激交流。


©身体微旅行 邱怡绮

回过头谈吴孟珂在 NDT 的经验,她形容自己一直在用观察和欣赏的态度在 NDT 里学习。吴孟珂说,NDT 里的每一个舞者都非常独特,有各自不同的强项,可以彼此看见自己没有的。“透过欣赏和聊天,了解他们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理解肢体,对我而言很受用。”吴孟珂说。

每一位舞者都独帜一格,也是吴孟珂认为 NDT 可以持续吸引许多客席编舞者的原因之一。吴孟珂说明,除了 NDT 有长久历史和稳健的基础外,NDT 是个非常国际化的舞团,保持开放的态度及工作方式,包括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模式,也很能理解并包容不同文化背景的人。

而正因 NDT 每位舞者的长处不尽相同,让编舞家拥有非常多的可能性。吴孟珂说:“ NDT 从来不干涉客席编舞家的工作方式,他们有很大的创作空间。”特别的舞者加上得以自由创作的编舞家,构成这个持续良性循环的国际舞团。

吴孟珂特别提到比利时偷窥者剧团 ( Peeping Tom ) 艺术总监加比耶拉 · 卡里佐 ( Gabriela Carrizo ) 担任 NDT 客席编舞家时,带给她的莫大影响。吴孟珂说:“他打开了我另外一面, 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表演者。”

卡里佐告诉舞者们:“绝对不要对自己说不 ( You never say no to yourself )。”他给舞者的自由度直逼极限,“自由太大时,很容易迷失。”吴孟珂说,当时总是一直反问自己,和自己对话,也常常有撞墙期, 害怕自己没有东西可尝试了。(推荐阅读:写给在职场流过泪的你:感谢自己不轻言放弃

心情一直起起落落,在迷失之前游走。但与卡里佐的合作经验让吴孟珂建立起自己也可以是个表演者的自信,发觉:“美不是伪装,而是做你自己。”

另外,NDT 也不吝于培训舞者,例如发现吴孟珂拥有从事教育和分享的人格特质,近来便在这方面多给她一些机会。吴孟珂也认为,藉由分享,她更了解自己了,她不排斥未来在教育及分享上的路继续下去。

踏上回家的路

8 年前,离家到欧洲的路漫漫,直至今年,吴孟珂才终于要随 NDT 回到台湾演出,这次她参与其中两支舞作《停格》和《激肤》。第一次回台演出,就是回到自己的家乡台中,“心情蛮激动的。”吴孟珂说。在 NDT 已经有 6 年多的时间,巡回演出场次数不胜数,然而她不讳言,站在台中国家歌剧院的舞台上,对自己仍是不小的挑战,时差和身体状况会是首当其冲, 再者当然是因为回家了,内心的激动可想而知;但她还是期待自己能够自在地演出。独立自主的她,有着年轻舞者身上难见的从容,而从这次 NDT 的好票房中,也可以看见台湾观众对孟珂最直接、热情的支持。


©吴孟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