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部最新一集莒光园地制作了心辅单元剧《彩虹》,聚焦男同志在军中性倾向受压迫议题,让人看见当代军人长期受到压抑的情绪。

莒光园地心辅单元《彩虹》播出,一对男同志从相恋到失恋,国防部以“增进良性互动,妥善经营感情”为主题,故事视角强调藉倾听、关怀、辅导等方法,有效提升心理辅导。这是莒光园地首次深度聚焦看见同志故事,并给予军中同性恋解决情感压力的具体方案。此举是台湾象征阳刚权威的国防部的一步,更是全体男性解放情感的一大步。

国防部以同志为主角,期待在军中有同袍系统与友善辅导机制,同志们走回家也能得到家庭的支持。故事主角被男友兵变,妈妈得知于是要带他去看医生,爸爸则痛斥“别跟别人说你是我儿子”。直到军中辅导长上门拜访,经过沟通后,主角原生家庭才慢慢接受儿子性向。

该剧一播出,出现许多正面回响:“退伍多年来,第一次让我感到无比骄傲自己曾是国军的一份子。”同时,也有反同团体大力抨击:“ 军人在莒光日看同志影片,军人在军中是训练作战的,还是训练谈同性爱的”、“军中鼓励同志恋情发展,还变成莒光日的上课教材, 这个政府真的不用看医生吗?”

面对反同团体的痛批,我们重新思考“军队文化”长期遭受打压的情况,以下质问,让我们慢慢梳理出为何莒光园地的同志影片引起反同团体愤慨。

军队,男子气概的展演场域

军队,是将男孩“过度”为男人的阶段,亦为男子气概培训和展演的场域,女人迷曾在〈六千人附议,女人为何不用当兵?〉一文中讨论军营中的男子和养成游戏与阴柔贱斥,在军中,男同性恋是异性恋父权社会底下的“不合格产物”,然而在这样的场域中“打倒阴柔”经常是培育“阳刚权力”的手段。(同场加映:同志的“厌女”情结:交友软体上的拒C文化

你或许也听过这样的歌朗朗上口在军队弟兄口中:“我有两把枪,长短不一样,长的打共匪,短的打姑娘。”歌词背后象征着勇猛的男人不怕死,主宰性欲市场。在纯男性的空间里,阴性主体成了敌视对象,男性透过征服与打压这样的文化得到权威。男子气概的养成有以下基础:

(1)证明给其他男人看,所以要在其他男人面前反抗女性特质

(2)恐惧女性特质,为了证明自己是个男人,剥去所有会失去男子气概的柔软与阴性气质

(3)透过集体活动巩固男性情谊,确认男女界线(例如:召妓、喝花酒)

为了要从男孩变成男人被社会认可,他们奋力不懈成为维持父权秩序最好的螺丝钉,所以同性恋在军中,一直是备受压迫的对象,除了从同性恋在军中受欺侮、自杀一类新闻得知,民国 54 年由国防部印制的《军队心理卫生》[注1]能发现其条文中指涉心理变态项目的“变态性欲”即为同性恋者。

直到民国 82 年,国防部同意役男以同性恋为由申请免役,但隔年随即以“同性恋非疾病”遭受推翻。当时同志运动先锋祁家威老师对“男性当兵女性不当兵”提出质疑,以此辩证“同性恋是性倾向差异的群体,给予齐头式平等的军队对待,更可能衍生出霸凌”。(延伸阅读:单一叙事的危险:解放CC ,也要解放男同志

“以后连当兵都很危险了,这种军队将来怎么保护国家啊”

男性在军队中的性别气质,开始有了开放性的讨论。男人为战士的代名词尚未得到松绑前,国防部先是推出了欢迎阴性文化进入军队的影片,反同团体恐惧的是连这样一个巩固异性恋父权价值的体制系统都为同志发声了,那么他们信仰的阶级与秩序该往哪里去?

国防部说明此影片最重要的是倡导军人该善用国军的辅导机制,接受辅导本身为展现软弱的过程,这样的一步不但大大抨击了“男人有泪不轻弹”的旧制,更开辟一条让男性正确理解情感的路径。

面对反方指责“以后连当兵都很危险了,这种军队将来怎么保护国家啊”,我们更想说,错误的情感教育曾经致死许多社会上的阴柔男性,更打压着无数女性群体。所谓的错误情感,就是男性在宣导男强女弱、二元对立的社会中不断接受两性差异对待,在情感上也偏向刚毅,不敢拥有温柔、示弱、哭泣表现,使得男性在抛弃自己感性面同时,也失去对他人的同理心,许多亲密关系暴力与社会周遭的霸凌事件,加害人心里都有视“阴性”为依附物品的心理。

许多人在成长过程中阉割了自己害怕、担心、焦虑与恐惧的情绪,对“不满对象”只剩下愤怒与仇恨,因此透过施暴来表达情绪。与其要求“军队男人该表现的像硬汉”,我们该学习给予男性更多情绪的弹性空间,在捍卫国家以前,他们必须先懂得捍卫自己的情感。(同场加映:致我的同志朋友:我们都有理直气壮玩洋娃娃的自由

“同性恋变成主流,这个社会完蛋了”

像军队这样要求向心力的地方,特别需要“集体感”,因此排除差异。在我们要迎向“多元差异”的军队样貌前,思考是不是“一但接受军队里有同性恋,社会就会完蛋”。先就军队排挤“阴柔特质”的动机来看,他们害怕的其实是这种文化的入侵会瓦解战斗力、削弱士气,但并非检视军人本身的能力,这也是对性别生理特质的刻板印象。

另外,军队本身是个去女性身体化的队伍,透过强壮体能来达成阶级分野,全景式的监控军人生活更让军人失去自主性。在想像同性恋是否会打压主流社会前,我们应该先问:为什么在主流社会里我们假装看不见同性恋的身影?

“同性恋变成主流,社会究竟会不会完蛋?”就和“异性恋变成主流,社会究竟会不会完蛋?”的质疑是一样的,我们更该大声质问:在同性恋于社会间被平等对待前,这个群体会不会还要多强壮、才不致被谩骂与排挤?

因为一声“军人就该好好成为男人”导致多少男孩压抑自己的脆弱、没有健全的情绪发展?因为一声“同性恋是不正常的”让多少人死于军中、甚至遭受同侪性侵?(推荐阅读:【独家】相挺为平权!不论你是异性恋或同性恋,每个人都有能力站出来

莒光园地心辅单元《彩虹》一句之于时代的意义,是松绑在每个男孩肩上无形的重量,是让每个差异得到安然生存的位置,更是让无论被社会刻上何种标签的人们,都拥有身而为人承认伤口的能力与修复伤口的权利。

他,只是想爱得像个人类;他,只是想在受伤后,有一席避风港可以停泊;他,但愿能做个坚毅勇敢的人,也能做个温柔待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