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能专心投注心力于一件事,即便是在最细微的地方发挥巧思它都能是个创新。这次专访的人物是在 OISTAT 技术委员会举办的第一届 TIP 剧场创新发明奖中,以作品“折叠式布幕撑平桁架”获得首奖的——胡皓恩。在面对剧场设计时他不设限自己,对于新的技术总是抱持热情与不断专研的精神,他努力做好每一件小事,而成长与领略都来自那些琐碎却重要的细节里。(同场加映:给职场新人的一封信:别为做小事抓狂!基本功成就你的职场未来力

胡皓恩,台湾剧场工作者。2011 年在 OISTAT 技术委员会举办的第一届 TIP 剧场创新发明奖中,以作品“折叠式布幕撑平桁架”获得首奖。同一年,胡皓恩自国立台北艺术大学剧场设计学系毕业,在台湾担任了几年剧场技术的自由工作者后,现正于美国西雅图进修语文。

国际剧场技术发明竞赛,台湾代表夺下首奖

2011 布拉格四年展征件期间,胡皓恩就读国立台北艺术大学剧场设计学系三年级,主修技术设计 ( Technical Design )。

布拉格四年展 ( Prague Quadrennial,PQ ) 4 年举办一次,以国家为参展单位,在捷克布拉格展出世界各国多元缤纷的剧场设计,并评选出策展最能完美呈现作品的国家馆颁发奖项。

2011 年布拉格四年展的征件期间,北艺大剧场设计学系 4 个主修当中舞台、灯光、服装设计主修的学生都忙碌的准备参展,唯独一群人例外——技术设计的老师与学生——因布拉格四年展中没有技术设计专属的奖项。

所幸,OISTAT 国际剧场组织的技术委员会创办了第一届 TIP 剧场创新发明奖,羡慕着其他设计主修的同学可以参加国际比赛的胡皓恩,决心参赛。(推荐阅读:被东尼奖忽略的最佳演员——剧场的声音设计师

剧设系的技术设计课程中,就有鼓励同学发挥巧思解决问题的传统。其中有个作业是由老师提出一个技术困境,模拟技术人员在剧组中的情境,如“当舞台设计画出了一个特殊舞台,技术组该如何解决架设难题?”,由学生凭藉剧场技术基本概念,以及对基础科学如电力、机械、物理原则的应用,加上自己的创意,解决困境。

胡皓恩的作品“折叠式布幕撑平桁架”,就是课程中的专题作品。将原先在剧场中已广泛被使用的布幕撑平桁架拆解成不同元件,解决搭设与运送占空间的问题,并将拆解开的元件藉由棉绳连结在一起以避免遗失,非常符合 TIP 剧场创新发明奖的精神——用一些小巧思,让技术工作可以变得更顺利——胡皓恩很快就决定了投件的作品。

“折叠式布幕撑平桁架”一举让胡皓恩夺得首奖。


2011 年胡皓恩于布拉格领奖,并与 TIP 评审合照。胡皓恩为正中间手持奖状者。
图片来源|OISTAT 国际剧场组织。得奖作品“折叠式布幕撑平桁架”说明

在评选出前三名后,TIP 邀请胡皓恩前往捷克布拉格领奖。第一次到欧洲的胡皓恩,有机会拓展视野并认识不同于亚洲的文化,也认识了 OISTAT 国际剧场组织技术委员会串连世界剧场技术人的关键人物。在踏出校园的同时,一步踏进了剧场技术国际交流的现场。

组队合作捕捉灵感,发明奖并不遥远

提到参加第一届 TIP 时遇到的困难,“参与 TIP 剧场创新发明奖,最大的困难是语文的障碍。由于当时仍在学校,就请了当时的主修老师杨金源教授协助翻译、润饰及指导,将想法化为精简扼要的英文,得以顺利投件并夺得奖项。”胡皓恩说。

剧场工作是一门沟通协作的工作,因此,TIP 剧场创新发明奖鼓励团队合作,有了好点子之后,可找文字能力较强的夥伴修饰文字,以清晰易懂的英文写下作法,“鼓励大家提出巧思分享,若是担心语文能力不足,组队参加不成问题。”胡皓恩说。

胡皓恩进一步补充,剧场技术日日的工作中,不知不觉间已累积了大量的好点子。虽然剧场技术工作的时程往往很紧凑,但在灵光乍现、困境得到解决的同时,若能以相片记录,并事后补上作法,或与众人分享,简单几个动作就能促进剧场知识积累,增进技术剧场工作效率。


图片来源|Pixabay

技术与创意并进,是剧场设计进步的基础

剧场缤纷的场景、超现实的编排,营造了剧场的魔幻感,但使得这些效果得以可能的幕后技术部门,却是大家比较不熟悉的一环。剧场创作中愈具有想像力的创意设计,愈需要技术能力的支援。

当设计师提的设计图超出当前技术水平,技术师该怎么回应? 双手一摊说“这作不到”,或是发挥创意解决问题?技术设计 ( Technical Design ) 专业,正是实践创意、解决问题的重要角色。

许多人误会剧场技术从业人员仅需要掌握“剧场技术”。其实,剧场技术领域的推进,更需要“创意”以及“不怕难、不畏挑战”的心理素质。创作团队对于剧场技术的掌握度高,便毋须迁就技术障碍,全力发挥天马行空的创意,创造前所未有的剧场氛围。(推荐阅读:台下十年功!黑幕背后的演员:剧场技术师

在台湾,剧场制作团队规模不同也有不同的分工方式:技术指导 ( Technical Director, TD ) 的职位在编制较完整的团队中可见到,创作前期就参与设计团队,负责评估设计的执行可行性,解决各设计部门的技术问题;中小型的团队若不设立这个职位,技术障碍的排除在设计阶段由各设计部门自行解决,进剧场后才有技术人员协助解决技术问题;而技术问题也直接影响着编导与主创团队,限制编创方向的决策。


进剧场后,剧场技术师最大的挑战就是时间压力。
图片来源|OISTAT 国际剧场组织

剧场集合众人合作之力,化不可能为可能

在台湾技术剧场领域耕耘了几年,胡皓恩观察到,剧场技术问题不见得只能由技术人员解决,团队的沟通协调中,或许是在创作者、导演、设计或表演者一个念头的转变下,产生了关键的解法。

剧场技术的议题,对于所有的剧场工作者来说,都是不可忽略的一环,而 TIP 剧场创新发明奖记录下当代最聪明的方法,跨越国界地累积剧场能量,让表演设计更有弹性。说不定,世界上某个角落的技术师苦思不得其解的技术困境,远在台湾的我们,早就有日常使用的聪明解法。

胡皓恩想和所有剧场工作者说:“ TIP 这个奖项,不光是为了技术人员存在,而是为了所有表演艺术及娱乐产业的从业人员。因此,不管你是制作人、编导、设计、表演者或技术人员,只要你有在剧场技术上的小巧思,请‘务必’投件!”


EX 亚洲剧团于 WSD 2013 期间演出前装台。
图片来源|OISTAT 国际剧场组织。摄影|林育全


在地知识与国际交流,成就跨越国界的技术积累

“TIP 剧场创新发明奖是‘唯一’以剧场技术为主题的国际竞赛。这个奖项不光是一个竞赛,更重要的是,它让国际技术人得以交流。”胡皓恩提到,各国剧场技术工作因不同文化底蕴、产业结构而拥有不同优势。

谈及台湾人的优势,胡皓恩指出,在国际节目来台演出时,台湾剧场人因拥有在地知识、对场馆与资源的了解,能迅速为国际团队排除进馆时遇到的技术障碍。

举例来说,台湾的木料较铁料便宜,相较布景大多为铁结构的国家,台湾技术团队更知道如何运用木料解决结构问题。作剧场的基础概念不同,遇到疑难时思考的切入点也有不同的方向。


胡皓恩于 2013 年参与阿喀郎来台演出《 DESH 》技术团队。
图片来源|胡皓恩

2013 年胡皓恩参与由新舞台主办阿喀郎汗 ( Akram Khan ) 在国家戏剧院的节目《 DESH 》担任技术人员,也是一次对国际剧场技术的眼界大开。

胡皓恩提到:“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一次阿喀朗来台湾,耳闻是台湾第一次为了国际节目向香港厂商租了 8 到 10 组的自动控制马达,让布景做出升降变化,让阿喀朗可以头下脚上倒挂着跳舞。那时候非常惊讶于原来自动控制系统可以这么成熟,实在太神奇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产品化’的自动控制系统。”

《DESH》节目中设计了阿喀郎倒挂,藉由多组链条马达与自动控制系统升降上下移动的段落,而随着这组自动控制系统引入台湾,让台湾技术工作者体验更尖端的剧场技术。国际节目来台演出,也让参与的技术团队对国际剧场技术使用有了新的认识。


阿喀郎˙汗(Akram Khan)作品《DESH》剧照,照片来源

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剧场技术工作是一门解决问题的专业

剧场技术工作是一门解决问题的专业,而因为现场演出,每一场演出都独一无二,可能遇到的技术困境百百种。然而,胡皓恩发现,剧场技术相关的出版品,无论中文、外文的都不多。

寻求解决方法时,需要吸收更多物理、工程相关素材,触类旁通地想出解决方法:“剧场是创造魔幻的产业,但是剧场工作也不能摆脱地心引力、运动定律等等很基础的物理、化学概念,剧场技术的困境往往也要透过基础学科概念的转化来找答案。网路上基础科学的资源激荡更多创新想法。”


胡皓恩 2016 参与何晓玫 MeimageDance 技术团队,
于德国杜塞朵夫国际舞蹈博览会。图片来源|胡皓恩

以台湾的技术剧场生态来说,遇到困难时除了上网耙梳资料之外,资深前辈的经验往往是最有力的后援;遇上问题,透过 Line 群组发出讯息询问,时常能得到综合性的评估与建议。经验丰富、剧场工作游刃有余的技术前辈也会主动在解决问题时拍照记录,在社群中分享,让同行也能一同成长。

然而这类分享,仅限在人脉网络中流传。“很多技术的方法、幕后的知识,因为专案工作者受到保密协议和智慧财产权的限制,没有办法直接公开在台面上。很希望国际组织或某种单位能用比较学术的角度考察调查,并统整、纪录技术做法。若是能搜集剧场常见的问题与解法,应该会超级好用的。”说到希望 OISTAT 国际剧场组织为技术师发起的计画,胡皓恩这么说。

剧场创作阶段,编创者时常向技术师提问:“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吗?”若技术师恰好不具有这个问题的解法,很容易在创作阶段就被认定为不可行,而放弃不用。若能有辅助的资源能找到解法,在创作阶段就能评估金钱与时间成本,想像力得以实践。(推荐阅读:剧场人带你一探舞台背后!国际剧场组织 Oistat

TIP 剧场创新发明奖作为“剧场技术常见问题与解法”的一种形式,虽然尚未全面搜集世界各地的技术工法、量产的发明与设备,但 TIP 从小处做起,点燃世界剧场技术分享的小火花,盼能站在前人解决技术困难的肩膀上,促成全球剧场技术得以实现更多的天马行空。


技术执行可行性也影响着剧场创作,投影技术就是一个例子。
图片来源|OISTAT 国际剧场组织。摄影|Valeria Pacchiani

串联世界剧场人,需要:“国际展览、影音平台、交流机会”

除了“剧场技术常见问题集”之外,胡皓恩也提及心目中其他能串连世界剧场人的方法。

曾经在 2011 布拉格四年展中,看到加拿大国家馆展出机械结构的偶戏舞台,就让胡皓恩体会到技术设计实体展览的神奇之处。加拿大馆展出的由大约 20x8 个方块组成的偶戏舞台,每一个方块都是升降平台,变动的升降舞台就可以排列出一座山,或是一条河。

这样的作品不但是很棒的舞台设计,在展览现场也是极佳的技术呈现,现场看更觉得不可思议。展览除了展出照片与模型外,胡皓恩更希望技术展览能看到幕后技术的实际操演,并透过展览,让各国技术设计师及技术人员有机会相互切磋技艺。

其次,由于出国参与国际活动的成本较高,希望未来能有个剧场技术网路影音平台,以国际组织的力量采集剧场幕后技术特辑,或技术相关讲座活动的线上纪录,让国际会员能在线上吸收相关的知识、了解世界各地技术设计师使用的方法,并统整出基础技术剧场的知识。

最后,最能让世界各地的剧场技术人员彼此交流的方法,莫过于让他们一起工作。期盼未来能看见更多补助、考察和实习的机会,让资深或中阶的技术人进行国际交换。

无论是让国外的技术师来到台湾,或送台湾的技术师出国;场馆对场馆的交换,或个人工作者的实习。让不同国家的技术师彼此观察体验不同文化下的剧场技术工作,记录下来并和自身经验比对反思,最后带着宝贵经验回家,和国内的剧场技术同行分享。


2013 年,荷兰鹿特丹剧院行政总监 Bert Determann 来台简介荷兰剧场使用自动控制系统的管理概念,并参访剧场。
照片来源|OISTAT国际剧场组织。摄影|罗云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