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的赌城单身周记,有时一幕电影场景打进你眼里,让你看见与自己相似的孤寂身影,开始回想自己的人生甚至因此涕零。在李安的电影里,拍尽人生百态的孤独样貌,尽管是活在灿烂喧嚣里的主角,都有着一部分的残破,活在黑洞里。藉由读李安,我们读到了人生的真实性,华丽的背后也有隐晦不堪的曾经;压抑到极致的失衡却让你在失速的过程里,看见被遗忘的自己。(同场加映:该不该与生活的现实妥协?你的选择决定你是谁

只有李安导演可以如此深刻地揭示出吃的孤独性,他电影里的主要人物,即便众星拱月,也是无一例外活在废墟里的人。 

刚看完李安《比利 · 林恩的中场战事》里面若桃花的美国大兵,自然想起了上一部《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满是关于吃与被吃的讨论,只有李安导演可以如此深刻地揭示出吃的孤独性,他电影里的主要人物,即便众星拱月,也是无一例外活在废墟里的人。(推荐阅读:十年一觉电影梦,13 部李安代表作品回顾

于是我和利亚及蚊子顺理成章吃了印度菜。我们点了马铃薯青豆咖喱角伴酸梅酱、石榴烤鸡串、印式焗牛油鸡和印度薄饼。不知道是天气冷还是餐桌距离厨房太远,除了我的玛莎拉奶茶,没有一样食物是冒烟的。

李安拍《饮食男女》最后那场戏,也是执着于冒烟。桌上的三丝汤还不错,“把三丝扣在杯子里,然后把汤浇上去,杯子再拿起来,一个汤匙下去,散了。这时吴倩莲要说话。桌上有 7、8 道菜同时在冒烟,大概花 45 分钟才能使7、8 道菜同时冒烟。”

 最后一句台词,女主角吴倩莲愈紧张愈吃螺丝,拍第 4 次时,工作人员说三丝汤只准备了 6 份,没想到拍到第 6 遍,还是不行。一脸菩萨相的李安终于忍不住发飙,大吼一声,冲出去踢门。这样闹了一通,再拍,戏顺了。

利亚爱吃饭时抱怨她上司的臭脾气,但因为有共同“敌人”,所以办公室同事私下都友好团结。利亚 2 年换了 3 份工作,还是没法感到快乐。

蚊子觉得抱怨是一种浪费生命的事情,如果事情不妥,你唯一该做的,要不就是坦然接受,要不就是想法子改变现况。(推荐阅读:真正能改变台湾的,是大多数人愿意做微小的改变

这和《饮食男女》片中 3 个女儿离家、老爸宣布婚事异曲同工。

有人说突兀,其实李安要找的就是中国人的节奏——压抑到一个程度,然后突然爆发,大家才能重新找寻新的平衡点。

就像结尾女儿端热呼呼的汤给木讷的父亲,老爸说姜太多改变药膳作用,女儿呛他:“你用姜的胆子太小了!”又到快要一言不合翻脸的节奏,老爸失去的味觉却突然回来。

李安很少留一个真正的同类给主角做伴,他千方百计挖掘他们底层的阴翳到千疮百孔,才能为形形色色孤独的冒烟的人生找回新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