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能在工作中获得成就感,带来一些影响力。”初出社会,面试官问到对于未来期待与工作想望时,你是否也曾回答这样远大理想的自我许诺?然而该如何达到?如何定义影响力?这些问题背后还有更深远的意义。千禧世代的这一群人,生在一个家庭保护、快速满足、社群媒体充斥的环境,我们总想着山顶上的风景,却忘了那段蜿蜒爬坡的狼狈努力;我们总期盼能改变这个世界,却忘了从最微小的日常坚持起。亲爱的,当你对某件事投注心力,它之所以变得特别是因为时光凿下了你努力的足迹。(同场加映:职场笔记:努力的报酬不是成功,而是成长

年轻世代,“你想拥有影响力,然后呢?”

分享 Simon Sinek 访问影片时,我想起去年 12 月底跟学长请教念博士班的事宜,而有的一席谈话。学长把问题层次往上拉高,问我,“你想成为一个怎样的心理师?”

学长的问题,很在意料之内,这问题就如同我一般对谘商来谈的案主进行的问话的一样,目的是想带对方看看未来。

毕竟,就像柴郡猫告诉爱丽丝的“如果你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那么你走哪条路都没差”,我们总是得先了解自己想去哪。

这问题对我来说,不难。我是一个太有方向感的人,只是前方的路还是迷迷茫茫,走的摇摇晃晃,在叉路时也会怀疑自己是否做错了决定?麻烦的是,要回头,也许还不太容易。那个岔点,就像移动迷宫一样,当你回头的时候面目已全非。(推荐阅读:人生就是不停做选择,选择的机会成本就是遗憾

我毫无疑问地回答,“我想拥有影响力。”对,这就是我想去的地方,从没有一刻怀疑。

倒是没想到,学长接着问,“拥有影响力然后呢?你想做什么?”

想站在山顶,你必须亲力亲为地爬山

我与学长的对话,先暂停在这里。

因为正在看 Simon Sinek 影片的我,实在太震撼了,他的话一句句如同当头棒喝一样,敲到头骨还会有回音。


(Simon Sinek 谈年轻世代职场上的困境与问题,推荐你看)

他说:“年轻世代总说自己想要有‘影响力’。这现象就像是年轻人想站在山巅上,却完全忽略中间需要慢慢爬上山的过程。爬山的过程,你会很辛苦,很累,觉得不够快,流很多汗,看起来很狼狈,感觉想放弃⋯⋯”

看着影片的我心里 OS:Simon Sinek 的影片打到的不就是我吗?

回到那天,我反问学长的问题,学长的回答实际又踏实的让我五体投地,他并不讳言地说,自己目前正在努力的,只是求一温饱和生活稳定。与学长的回答相较,我的回答简直是宏愿了。

美好事物的养成,都需要时间,不论你想要的是工作成就、爱或是喜悦。偏偏耐性,又是我们这世代最缺乏的。无论何时,你对辜狗或 FB 大神提出问题,它们总是能够即时地回应你。我们的耐性,一再被削弱。渴望立即满足的那一面,不断被增强。

整个媒体与社会告诉我们的是,狼性,是竞争,是快速汰换,是不进则退。以至于,我们都很担心表现出“等待、耐心”,就代表不积极、不前进。

所以我们根本不判断,先抓在手上了再说,先开创了再说。所以年轻世代总是看起来着急瞎忙,过于理想化,这些形象在职场前辈眼中,成了眼高手低。

学长说:“想要有影响力很好,但是,要切实。”是,要切实,要亲力亲为地上山。

虽然心理总会想,能有一台直升机该有多好?不过,就爬吧。

等待与你的玫瑰

影片里,我觉得最最深刻的,是 Simon Sinek 提醒年轻世代“等待”的重要性。

等待,需要刻意练习。若是你想到山顶,就必得亲力亲为地爬山,没有人能够替你代劳。即便你会很辛苦,很累,觉得不够快,流很多汗,看起来很狼狈,感觉想放弃,但正是这个过程磨练了你“等待”的心志。

等待具有“让一切变得独特”的心理意义。

还记得小王子吗?还记得小王子想念他那朵独一无二的玫瑰时,狐狸告诉小王子的话吗?(推荐阅读:我义无反顾爱过你:重读《小王子》,放下曾悉心浇灌的玫瑰

狐狸说:“你在玫瑰身上所花费的时间,让你的玫瑰花变得如此重要。”

玫瑰花本身无异于其他,是小王子在它身上投注的时间与精神,让它变得独一无二,变成“小王子的玫瑰”。

等待,不是退缩,不是不积极。是你耐心观察,沈着性子培养自己,内外在皆然,性情与能力皆然。知道什么适合自己,什么不适合。

等待是一个过程。你透过等待,为你投入的人事物赋予意义,让这些人事物最终能变成“你专属的”。在名词之前,加上“所有格”,不是随便一个人拥有的、相同的人事物。

对你而言如何?你想灌溉的花园在哪里?找到你的玫瑰了吗?

“拥有影响力之后我想做什么?”学长问。

“我最想做的,是让有能力的人进入会谈;让没有能力的人,也能透过会谈以外的方法受惠。”

这是我的玫瑰。

我找到我的玫瑰了,问心无愧地。

心理师这份工作,就是我的玫瑰。

你们,就是我的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