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将由短篇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金球奖落幕,听完雷恩葛斯林的感言,想起了那些总在成功男人背后的“支持女人”们,这会不会也是新型态的家庭魔咒,当女人选择走入家庭,家庭主妇的位置与责任来得理所当然,你所做的一切,全为了成全男人的“兼顾一切”。(同场加映:戴维斯、艾玛史东、雷恩葛斯林!金球奖动人演讲:每个努力生活的人,都在修补世界

第 74 届金球奖落幕,余韵犹存。我们记得了梅莉史翠普回望时代的大气,也瞧见了雷恩葛斯林身为人夫的柔软。(同场加映:终身成就!梅莉史翠普的金球奖演讲:做一个能说话的人,就该为他人发声

雷恩葛斯林在《乐来越爱你》里,诠释失意的爵士乐手赛巴斯汀一角,电影里他踉跄的身影,折射了许多人的筑梦路途,他不负众望拿下音乐或喜剧类最佳男主角,上台致词时,他拿着奖杯说,感谢太太,如果没有她,我不会是我,我不会这么理所当然地站在这里享受大家的掌声。

他的得奖感言是这样说的,“当大家看到我在《乐来越爱你》里欢快地唱歌、跳舞、弹琴、享受尽兴的演出经验;我的太太在家一边怀着另一个孩子,一边养育我们的女儿,同时还倾力陪伴她的哥哥度过难熬的癌症期。”

“如果不是因为她肩负起这些责任,我不会有这么好的演员经验,我不会站在这里,拿下这个奖。所以我想谢谢她。”雷恩葛斯林于是将奖项献给太太 Eve mendes,也献给太太死去的哥哥 Carlos。

雷恩葛斯林的致词动人感性,谨记自己是接受掌声的幕前演员,也是家中长年缺席的一份子,但同时也隐隐揭开了家庭分工的潜在问题与社会结构下的性别不平等。

雷恩葛斯林的太太伊娃曼德斯同样是演员,或许同样有其对演员生涯的想望,而在走入家庭、组织家庭的共同景况之下,她是否只能“欣然”成为成功男人背后,被感谢的女人?

每个成功男人背后,都必然有个女人的家庭魔咒

我们要问的是,当女人走入家庭,为何“家庭主妇”成为一种太过理所当然的选项?而当男人走入家庭,为何又能理直气壮地保有自己对人生与职涯的所有追求?

得奖感言里,我们没看见的是雷恩葛斯林与伊娃曼德斯的故事脉落。我们不知道他们如何讨论协商家务分工孰轻孰重;不知道雷恩葛斯林是否有过挣扎与取舍;不知道伊娃曼德斯如何做出她的选择,是出于不得不的体谅还是更喜欢自己生命中的新身份?

我们不知道的细节很多,但我们不能忽略,在多数亲密关系甚而家庭的角力中,女性多数是被要求“顾大全”的一方,为了家庭与关系的健全发展,她经常一步步割舍掉自己预先计画好的人生想望,被安上一个“女为母则强”又或是“女性天生比较会照护打点”的美名称赞。

或许当我们听见他的得奖致词时,我们期望他比给一句真挚感谢更多。

我们期望他积极表态,将来他也该花更多时间投注家庭,因为家庭不是一方的责任;我们期望他可以大力点出既存的结构问题:以好莱坞环境为例,性别不均等情况一直存在。白人男性占据了电影的主要角色、掌握了大半对白,比重超过七成的男导演与男主角构成相挺兄弟圈,在这样的情况下,女演员要获得出演机会与出采角色,都比男演员更困难,包含他的太太在内。(同场加映:十年只等到一位女导演!奥斯卡太“阳刚”争议:让更多女人进入电影圈

当代女性,慢慢走入雪柔桑德伯格 Lean in 的寓言,她们知道自己真有能力,她们知道自己必须全力以赴,她们知道自己必须有所割舍,但她们真正面对与能做的,居然是渴望遇见一个“愿意”支持她 Lean in 的家庭,而这样的家庭在既存的社会结构下,依然太少了。于是,许多女性在走入家庭之后,“自然”地遗失了在职场的关键位置,只好悻悻然隐身成男人“背后”,支持他的女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面临的是新的家庭魔咒,一个更胜“每个成功男人背后,都必然有个女人”的魔咒:每个健全运作的家庭与关系背后,都必然有个牺牲职涯追求的人,而这个人经常都是女人。

但在着急批判这个“新时代魔咒”之前,或许也该问自己:我们是不是太带入地预设了“女人的牺牲”?太直观地把职场视为人生的预设值,而贬低了其他活的方式?

职场的预设值:不够“女性主义”的家庭主妇选择?

上个段落的批判,存在一个问题:我们预先假设了职场更能符合人生追求的想像,我们隐隐暗示了“家庭主妇”或“家庭主夫”是比较“牺牲”的选项,走入家庭的人因而被烙上了贬义的色彩。 

但是,职场应该作为人生的 default 值吗?选择当一个家庭主妇,就不够“女性主义”吗?(同场推荐:女性主义与亲密关系:成为家庭主妇不是低头,而是选择

曾于 2012 年在大西洋月刊发表《女人为何不能拥有一切?》回应 Sheryl Sandberg 的 Annie Marie Slaughter 就提出,“我们活在一个认为以家庭优先不应该”的体制,我们觉得职场上的自我突破才叫 Lean in,而为家庭尽心尽力却叫“自毁前程”。我们一方面提出“兼顾一切”的需求,一方面却又打压选择“家庭”的一方,也质疑女人这样的选择是否巩固了“男人总是可以兼顾一切”的父权结构。

Annie Marie Slaughter 提到,所谓的兼顾一切应当与时俱进,包含结合“随需经济”(on-demand economy) [注1] 与“开放工作”(Openwork) [注2] 概念的导入,兼顾一切也不应该只是女人的命题,而是不分性别共同前往的未来。Annie Marie Slaughter 的解方希望透过加速产业革新,让时代帮助我们,更快来到职场家庭没有孰优孰劣,只有个人选择的时代。

这确实是一种解套可能,但可惜的是,我们还不知道自己距离这样的未来有多远。于是此时此刻,我们能做的是反问自己:如果我们同意,职场与家庭同样是人生重要的元素之一,除了兼顾一切之外,我们能不能也尊重“职场全职”与“家庭全职”的选项,也去思考个人的选择与家庭的组成之间的互动关系。(推荐阅读:新女性之声:家庭主妇的时代来临了!

因为世界上,不只有一个雷恩葛斯林与伊娃曼德斯,更有许多因权衡家庭分工更加手足无措的伴侣,我们渴望给予职场成就掌声的同时,也认可家庭主妇/夫的专业,更去挑战既存的社会与家庭分工,让选择能真正自由,不带委屈。

如此一来,我们才能有更多非典型的个人实践可能,我们才会有更多快乐的雷恩葛斯林,与快乐的伊娃曼德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