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己的独特里发现价值,亲爱的,美不该只有一种型态,当你认同了自己的特别后,你才真正开始当你自己。

蓝色屋瓦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和赵暄坐在能俯瞰整个自由广场的阶梯上,她和我说着她在 USC (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 里念 MFA in Film & Television Production 最值得学习的课程,灯火恍恍,听着她谈着我最初的梦想,我想这些就是他给我最大 feedback 。赵暄很客气,但又不会忽略了自己所求,和她见了这两次面刚好都在阴天,她的侧脸柔和,就像是刚拔下眼镜后的眼神,浅笑,像是云缝间透出的阳光,明亮却不刺眼。

赵暄是我从高中以来就在追踪的部落客,那时候满心都是电影梦的我疯狂的关注着所有可能和电影相关的人们,一路来发现了她也是一位对女性相关议题有所关注的人,因缘际会下邀请了她参与了这次的访谈,见面之前我不断的犹豫着是否该把这个祕密告诉她。记得那是风起的一天,我怀着略为兴奋的心情站在捷运站的出口,一眼就认出了穿着黑色西装外套的她。

“也许台湾对于美的定义都太单一化了吧,我在成长过程当中的挫折感,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身为女性似乎不太符合这个社会多数人的想像。”

那次见面后印象最深的是赵暄说了一句:“也许台湾对于美的定义都太单一化了吧。”

政大毕业后前往美国读电影的她,提到了关于她在台湾和美国两种文化冲击下的转变,她说:“我在成长过程当中的挫折感,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身为女性似乎不太符合这个社会多数人的想像。在我的经验当中,这些对于外表和行为不符合‘女性形象’的规劝都来自于华人,认为我应该‘打扮得更像女生一点’或者‘甚么事情都能搞定的样子是不行的’算是基本的,有时还会收到‘你又不是同性恋’这样的评论。”听到这里我不禁会心的一笑,想着这不也是经常在我耳边出现的叨叨絮语。


“在美国 6 年多的时间里,我整个人的状态才逐渐演变成现在的样子。我至今尚未碰到美国人对我的打扮和举止有疑问或假设我是同性恋的。我想,美国因为种族、宗教、文化上的多样性,人所呈现出来的样貌差距相对比较大,以群体关系来说,美国在光谱上亦更偏向个人主义,他们不在乎别人怎么想的,同时也真的不会花太多心思去想别人。在这样的环境里,一个人的自我得以自由地生长发展,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愉快,也才更清楚体会到,女性在我们社会上被施加的无形压力是无所不在的。”(推荐阅读:结婚就能满足社会期待?多元成家的东方困惑

“所以一路来,社会对于女生期望成为的样子以及妳心中对于自我的定位,是如何找到其中的平衡点呢?”我问。

我所欲去除的女性化部分的这个‘女性化’,本身也是一种性别刻板印象,在抵抗的同时,我也认可、巩固了这个刻板印象。

这个改变不是一朝一夕发生的,是这几年以来所经历的事情,让我身为电影工作者和女性的自信都爬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也更能够接受自己的各种样貌。

“大约 10 年前,我经历了一段感情上的挫折,对方当时的说法是,‘作为一个女性我缺乏了某些特质’。被评价‘身为女性有所欠缺’、‘不是个称职的女性’这件事,让我在自己身上进行了一连串‘去女性化’的动作,包括蓄短发,穿着不会显露线条的服装,改变自己的说话方式与举止等等。那是一种对于自己大概永远也无法成为符合这个社会框架的女性的放弃和抗议,白话点说就是‘老子不干了’。不过,后来我瞭解到几件事情:一、自我的压抑无法长久的持续下去,压抑了一种面向的同时,其他面向也无法舒展;二、女性的身体是我与生俱来的,女性亦是我天性的一个部分,无所谓‘欠缺’的问题;三、这种对自我压抑会成为与其他人建立关系的阻碍;四、我所欲去除的女性化部分的这个‘女性化’,本身也是一种性别刻板印象,在抵抗的同时,我也认可、巩固了这个刻板印象。因此,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把头发留长、重新治装,加上我那时候已经进了电影学院,在一个追求自我实践的环境里,整个人慢慢进入一个自在的状态。这个改变不是一朝一夕发生的,是这几年以来所经历的事情,让我身为电影工作者和女性的自信都爬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也更能够接受自己的各种样貌。”

“在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后心境上应该也有所不同了吧?”

“这个阶段过去之后,我的目光也能够从自己身上移开,长期以来的困惑不再,外界的人事物都变得无比清晰,开始觉得人生其实蛮有乐趣的。在此之前人生之于我,大体上是一种修行,是一个磨难的过程,关于责任、道德和社会期待。如果年少时的我能有现在的一半自信和自在,或许那时会活得快乐很多,不过那毕竟是当时的我无法做到的事情。”

赵暄推了推她的眼镜,我也拿起了眼前的咖啡,她的话让我想到了现在的自己,她把事情的本质都看得很透彻,我也曾经历过一段外在的挣扎阶段,一段时间后我找到了自我的平衡点。

我想在寻找自我认同的路上,总是会有这些起起伏伏,我很喜欢赵暄说的,美的存在不单单只有一种形式,如果你也正在这样的一条路上,我想你一定要记着这一句话,然后勇敢的相信自己。(推荐阅读:像陈绮贞这样的女子:“自由是做喜欢的事,让喜欢的事有价值。 ”

那天傍晚,云彩随着风起变幻,赵暄不说话时是温柔,开口是坚定,天空的样子反射在她的镜片上,透过镜头,我也看见了镜片上的自己。她提醒了我世界之大,与她的相同,给了我很大的平静,而其中的不同也给了我新的启发,很高兴能在这样的时间点下,遇见这样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