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以犀利的言词以及夸张肢体伴我们走过无数个精彩节目的小 S,离开萤光幕后生活得更加多彩满足,她是一个享受掌声也甘于平凡的人,若不是生涯出现这样的转折,她也不会明白褪下巨星光环专心当妈,她的人生才算真正圆满。跳出总有人保护的舒适圈,学着怎样当“一个人”主持的徐熙娣、当甘愿在深夜煲一锅鸡汤的母亲;原来生命的轮廓拐个弯后勾勒得更清楚,平凡里的每个瞬间都难能可贵。(同场加映:JanetXGeorge:走进爱的舒适圈,跳出人生的同温层

小 S 徐熙娣,从偶像歌手到主持人,成为职业妇女,拍电影,又华丽转身成为时装周宠儿,现在连称号都长到必须缩写 ( IPSS,International Professional Super Star )。然而对她来说,巨星之外,能够出厅堂、入厨房,柴米油盐的平凡才是最可贵的。

离开待了 12 年的节目《康熙来了》之后,小 S“失业”了一段时间,但没见她闲下来过,依旧以她自己的方式出现在大家面前,“我是个很怕无聊的人”小 S 说。

Oops!一不小心就会煮菜了

关注小 S 的人就知道她很沉迷下厨,曾经她也不进厨房,说实在的,巨星不会做菜也没差吧? 但今日她以国际厨娘的名号,行走各大网路与各大媒体版面,背后有一个重要的人,就是她的表姊芭娜娜。

不下厨的小 S 常在表姊家吃饭,被感染到幸福的气味才爱上料理,“我和表姊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小时候有段时间会到阿姨家吃饭,那段时间可以说是阿姨带大的,我非常感谢她。长大了,我还是很习惯到表姊家吃饭,发现到他们家的餐桌摆设越来越夸张,越来越有  sense,开始觉得,天啊!做菜也太幸福了吧,我也没有忙到什么程度,干嘛不来学学看?”

于是,她每天戴着招牌猫耳朵发箍,开始帮三个女儿做早餐,最近兴致高昂迷上做牛肉面,不小心还赢得满堂彩,好吃到老公拜托她开家牛肉面店,闲在家反而解锁了一项新技能。

看不惯启蒙老师的才华被埋没,小 S 对她说:“妳那么会,怎么不分享给大家?”于是她带着表姊和出版社开会,退到旁边当配角,不插手书的内容也不拿酬劳版税,将舞台全部让给表姊,「表姊本来觉得自己凭什么出书,我跟她说,我在书里出现几页,帮她站台,出版社也蛮喜欢这个想法,就定了。表姊是学广告设计的,整本书她自己设计、排版,拍照,我的角色很不重要,出现是希望让表姐的才艺被更多人看见。」最后,小 S 与表姊的料理书《国际厨娘的终极导师》诞生,两人都展现厨娘风采。

离开《康熙》的日子,蛮爽的

去年初《康熙》画下句点,最后一集小 S 与康永坐在床上主持,康永与汉典大哭,下床时康永像《仙履奇缘》里的王子,为她穿上鞋,两人牵着彼此与大家挥手道别,走出摄影棚,那幕依旧深深印在许多人脑海里。

生活归于平静后,许多人好奇小 S 都在做些什么,「康熙停掉之后,我是有一点点紧张跟害怕,可是现在就是觉得好爽。以前我常会跟康永抱怨,要他不要录那么长,别问那么多问题。他都会说,等你以后主持别的节目或拍电影时就知道,哪可以这样耍任性,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康永为小 S 量身打造电影《吃吃的爱》,请她担任女主角,对喜爱两人的许多观众来说,无疑是「康熙」最好的续集,而小 S 也非常享受自己女演员的身分,「每天都很开心,遇到不同的工作人员、摄影师,各式各样的,电影是一个很新奇的环境,同戏的演员也都很可爱,几乎每次拍摄都是开心的。」

一个人的舞台

小 S 强大的外表下住了一个胆小鬼,年轻时的她总靠着姊姊大 S,天塌下来姊姊顶着;碰上了蔡康永,不管有再大的风浪,多大的场面,这个男人总会在身旁握握她的手,跟她说:「一切都会好的。」

离开康熙,小 S 开始真正「单飞」,接了中国的节目《姐姐好饿》,为了说服小 S 制作人詹仁雄花了 3、4 个月,她才点头愿意独挑大梁,「蔡康永一直偷偷观察我的状况,我先接了节目才拍电影,他很怕我节目失败了,人气下滑,导致开始酗酒,身材走样之类的,那就没办法拍电影了,我猜他可能没想到我撑住了。」(推荐阅读:人生不怕失败,只要你有再来一次的勇气

事实也证明,《姐姐好饿》获得空前的成功,首播便创下 2000 万的点击量,现在的小 S 真的习惯一个人了,“虽然上台前还是会肠躁症,非常紧张跟大喷屎,不过只要站到台上,台下响起第一笑声我就安心了」,现在的她在台上,感到无比自由。

蔡康永,I Hate You!

拍电影毕竟是新尝试,也对她打击不小,前些日子她在微博写下:「我觉得自己好弱喔!跟所有伟大的演员致敬!」还佐了一张憔悴的自拍照,原因是哭戏让她感到无比挫败,「当下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很烂的演员,我向姊姊、妈妈求救全都失败了,大S到最后还说要带女儿去打预防针挂了我电话,但后来拍着拍着渐渐可以抓到感觉,剧组的人也感受到我有一点点会演戏,我也慢慢觉得一切变得很好玩,开始很期待每一场戏。」

拍完《吃吃的爱》最后一个镜头后,小 S 哭了,「那时康永一喊杀青,我立刻躺在地上大哭,对他大喊 I hate you!蔡康永,FXXk you!歇斯底里一直哭一直哭。我问他,有没有后悔找我当女主角,他说一点都没有,妳还是我唯一的人选。」

妈妈化的巨星

在台上天不怕地不怕,傲娇地走在欧美街头,进出各大时装周秀场,风采夺人眼球,巨星如小 S 也没料到自己近几年会严重地「妈妈化」,而自己还很享受,「以前我妈会念我们姊妹很多事情,像房间脏乱,看到长辈没叫人,功课怎么没写等等,我都跟我姊说,以后当妈绝不会这样,现在我反而这样在念女儿们。」

想起刚当妈妈时小 S 说,那就好像第一次谈恋爱、第一次做爱,所有的感情是最饱和浓烈的状态。然而随着老二、老三出生,很自然地那种母爱似乎变得没那么强烈,「有时会觉得她们太依赖我,我是属于需要自己空间的人,像是拍电影时很久没回家,回到家时想要好好陪她们,一旦她们赖着妳一整天,我就会发火要她们去洗澡什么的。」

尽管有时不耐烦,甚至问自己为什么要生三个,但当回家时三个女儿冲出来抱着她,小 S 却又被这样平凡的幸福打败,败得一蹋糊涂却甘愿,「我跟我妈说过,很谢谢她帮我生了两个姊姊,不然很多时候一个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现在我也会跟女儿说,你们以后一定会感谢妈妈,生了三个女儿。」(推荐阅读:同手同脚的姐妹情谊:我们照顾彼此,不分年纪

女儿长大那天

妈妈对孩子的成长总有一种矛盾的心态,总希望他们可以快点长大,又不希望他们变得世故,酷妈如小 S 亦然,「真的是非常矛盾,见不到时非常想念,可是一直不断纠缠妳的时候,还是会觉得拜托妳们离开一下好吗?如果有天,女儿说她的月经来了,我可能会有点没有办法接受。那代表她要变成一个少女了,我应该会大哭。」

而她对女儿的期待也很简单,只希望她们能成为有品味的人,而她口中的品味无关昂贵的生活方式或对外在的关注,而是关于一个人的人生观,像是对于环保或动物议题等等对生活周遭的关注,这些都是一个人的品味。

而对于最近受到高度关注的婚姻平权问题,小 S 也语重心长地说了,「这件事对我来说太不可思议了。人类已经进步到可以到月球、探索宇宙,而那么多人思想还停留在孔子年代。为什么我们要干涉别人要跟什么样的人谈恋爱或结婚呢?」

平凡的幸福

如果人生像幅画,小 S 自认已经勾勒地完整与完美,许多以前在乎的事现在不过是图里的一角。

她不怕穿着睡衣出门,素颜直播;唯一在意的只有体重和泪沟,那是巨星的底线;忘记事情的速度快了,新陈代谢慢了;一天当中最爱的事情是女儿们放学前的两小时,她可以待在厨房,跟着音乐,滚一锅鸡汤,听家人说一句:「也太好吃了吧!」一天就很圆满。

享受掌声,也甘于平凡。即使哪天被观众遗忘了也无妨,只要有个这样简单的舞台,平凡的事能忙,巨星就不会感到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