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的心底有个黑洞,而那里太过幽暗潮湿,总下着断断续续的细雨也没有一缕光照得进来;如果你的脑中有个身影,彼此爱恨相生让美好的回忆都酸锈成断垣残壁;如果,你把爱人都爱成了回忆,他离开连味道都没来得及让你记忆,从此在你的生命销声匿迹。亲爱的,女人迷替你选诗,那些太过黑暗的念头让追奇替你痛、替你写、替你学着在恨里找到爱的意义。(同场加映:【为你读诗】不会告诉你

牵手走过山中的密夜
收起灯筒,把方向留给
满谷的萤火虫
看它们微小但坚毅的光
散发着爱——与警示的信号
像人类
一边告诉亲爱的对方
我爱你
又一边戒慎:哪天若伤了我
我就要将你毁灭

——追奇,〈萤〉

(以诗之名:单身日记:爱是互相远离的宇宙里,两颗星球的靠近

秋天已经悄悄
悄悄来到
这座我独自留守的岛上
提醒着:它曾经被爱
曾经,负责装载所有浪漫
却也因为你我
变为报复的季节
我看见路边的沟渠
墙草
盆栽
洼地,正委屈吞忍积云的
满床苦水
我看见乌黑一片歇斯底里
夹带怒风、雷电
将惩罚击向人间
是要惩罚谁呢
惩罚那些因为微不足道的小事
而忘记约定的人吗
你躲开了吗
躲得够远吗?够安全吗?
一年一回,我叫秋台
切记要冲着我而来
是我让那年之后的秋天
变得丑陋是我不敢
再看城市里的雨景
那么湿黏,那么酸楚
斜斜地切割着一起踩过的平原

公路成断垣
旅宿成残壁
夜晚无法再回到风平浪静
我们无法再回到
相拥的火车站前
好好地
起点之前,终点之后
再吻一遍

——追奇,〈台风眼〉

方对到眼神
拥抱尚冷
唇角余温还在
你就要离开
像候鸟初识南方的冬天
初识爱,交换了温暖
却仍背过身来
留下一片羽毛
说天涯
有彩云要追
有孤风在唤
说流浪
只是个偌大的圆圈
每回终点
都在预约着遥远的起点
每次出发,都是为了
去与下一次的我们会面
再见——再见
你会再来
何时再来?
能否提前或者
能否顺延?
北方的美景慢慢盖过我的眼泪
我开始习惯
承诺背后尽是道别
你不在这里
你的羽毛
比起信物
更像交代的遗物

——追奇,〈留下一片羽毛〉

(以诗之名:我们拥有彼此,一场雨的时间

她梦想生日时
有一座三层蛋糕
一双玻璃鞋
一只不怕黑的娃娃
她梦想在灯灭之后
会有惊喜和歌声
为她的三月祝福
——她还希望,可以
在乐曲结尾的同时
亲自对着蜡烛上的微光
许下浪漫愿望
她想,吹熄过去
以澄澈如湖水的双眸
认识新一年的国度
“祝妳生日快乐!
祝妳生日
快乐,祝妳生日快乐
——祝妳生,”
天摇地动
月季碎落
她在飞舞的花中阖上眼睛
果然亲爱的老天才给得起
最大的惊喜。
一切都不同预想
母亲的搂抱是曲子的末调
单支微弱的烛火扩为城镇满窜的赤焰
怎样也吹不断
吹不断的火
许不完的愿
那一刻
她的六岁已来临

——追奇,〈烛火——致叙利亚孩童〉

木栅行至淡水
千里迢迢,也不知道为什么
要到这里来
也许是因为这里的春夜
有些微凉,也许
比起熟悉的地方
我们在这里
会因为陌生而靠近
老街的前端
妳走得慢,悠哉地
买一盒炸鱿鱼、一杯西瓜汁
笑问我:这么容易醉
怎么硬是要
买一罐啤酒逞强
后来我也没喝
只是一起和妳
坐在岸边
看妳朝无边际的水面
吹出泡泡——梦而易破的泡泡
看远方横渡的船只
摇曳孤单黑影,回应我心里面
没说出的呢喃
妳想听实话吗
如果我正准备力行
成为坦率的人
妳,会愿意听我
把话说完吗
几秒的生命
泡泡知道,再过去
就是世界末日
我却没有它聪明
我很贪心,想活下来
想飘去那个危险的领域
冀望一点点
安全降落的机会

——追奇,〈吹泡泡〉

(以诗之名:找回相爱的本质!五句赤裸真心话,解开关系的结

失恋的第三百天
天天只吃一粒馒头
白色的,最纯粹的那种
想像自己回到
无恙无染的状态
只知道爱情
不懂得做爱
只尝过唇的味道
没想过舌瓣交缠
也能开出一朵
食人花
失恋的第三百天
天天不厌其烦地喝下
廉价咖啡,最黑的
最苦涩无味的那种
好让自己以为
睡不着都是它不对
跟你无关,也跟我
无关
跟爱情无关
但跟那群幸福的人有关
失恋的第三百天
我在无人的车厢上自慰
当作预习、练习
或是毫无尊严的复习
没有对手
我的枪仍得学会上膛
没有观众
我也要勇敢说话
勇敢显露我的哀伤
我的哀伤
实心的眼泪
废弃的弹匣

——追奇,〈我在无人的车厢上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