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将由短篇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本周目的地,尼泊尔。尼泊尔女人每月要历经一次的驱逐流放,因为她们流血的身体被视为不洁肮脏,并会招致噩运。让我们细看名为朝帕蒂的传统如何诋毁女性存在,以及普世的月经污名。(推荐给你:韩国卫生棉为何贵两倍?卫生棉要藏好、月经是“那个”的污名文化

每个月有这么一周,她们必须离开家园,自我放逐,野外求生,因为她们的经血,是所有人的恶梦。

地点尼泊尔,依循印度教朝帕蒂(Chhaupadi)传统,人们深信月经来潮的女人会招致不幸的噩运。于是经期之时,尼泊尔女人被驱离村庄,放逐至临时避难棚。


图片来源:Poulomi Basu

临时避难棚并不避难,多是半开放空间,冷且狭窄,随时还得提防地上是否有毒蛇或动物接近。尼泊尔女人蜷着身体发抖忍耐腹痛,连个避寒的暖被都不敢奢求。她们只能依靠干粮度日,她们不能洗澡,环境恶劣,身边没有任何一双愿意触碰她们的手。


图片来源:Poulomi Basu

12 月,一名 15 岁的尼泊尔少女于放逐期间死于避难棚,当时她点火企图取暖,却被熏烟呛死,一个多月前,另一位 21 岁的少女也死于同样原因,她们不是朝帕蒂传统致死的唯一案例,她们的新闻只有一天的寿命。

一位 16 岁的女孩接受卫报采访时说,“每个月经期来潮,我都会被送到乱石堆里头,上头凌乱地铺着稻草、污泥、粪便,空中飞舞着昆虫。我不愿意这样活,但我们的神不肯应允。”

标记着成年与受孕能力的经血,是她们永恒的诅咒,她们的家人不愿意搭理她们,她们的身体被视为不洁而肮脏的。人们深信不移,“若是停止印度教的传统,农作会枯萎,动物会死亡,蛇会从天而降。”

朝帕蒂禁令:人们恐惧她们,也厌恶她们

尽管流放女人的朝帕蒂传统已于 2005 年遭尼泊尔法律判定违法,但在偏远村庄,这依然是人们坚信的日常。朝帕蒂传统畏惧的不只是女人的经期,更是产下新生儿的母亲。母亲必须带着新生儿,远离家乡,这群女人被称为"Untouchables."

人们既恐惧她们,也厌恶她们。朝帕蒂传统规范她们不得相互交谈;不得取用水源,不得洗澡,以免污染纯净水源;不得触碰农作与取用乳制品,以免遭致收成厄运。

一名女孩回忆自己首次的朝帕蒂经验,说自己好冷,看着自己的亲姐姐从远方抛掷干粮给自己,随即扭头跑掉,她也问自己,我流着血的身体是不是真的很脏?

朝帕蒂巩固了既有的印度教文化脉络,让女孩女人们,逃不出轮回,怀疑与厌恶自己的身体,身体与心灵同样受挫,她们的存在价值被缩得很小,其他人倒是容易,反正千错万错是女人的错。

摄影师 Poulomi Basu 走入尼泊尔的朝帕蒂现场,细看孵育哀伤、罪恶、疼痛的文化脉络,原来偏远乡镇与繁荣城市有同样根植的厌女文化,恶意以文化之名,蔓延生长,世代积累,她的摄影集名为 A Ritual of Exile.(推荐思考:【厌女症】所有人身上,都存在着厌女痕迹


图片来源:Poulomi Basu

“对,都是因为我经血来潮的缘故,坏事才会发生。”女孩 Maya 告诉 Basu,“若是我待在家,我的父亲会生病,我们全家都会生病。”她接着说,“但我很害怕行经的陌生人与毒蛇,还有那些威胁我的男孩们。”


图片来源:Poulomi Basu

“我们家就只有一间房,无法隔离,所以我带着我的孩子离开。”Tanka 25 岁,刚产下新生女儿,便被迫带着女儿自我放逐。


图片来源:Poulomi Basu

“我想我的情况算好了,我的家人留给我衣服与食物,”14 岁的 Lakshmi 说,“他们对我不坏,只是叫我赶紧远离房子。”


图片来源:Poulomi Basu


图片来源:Poulomi Basu


图片来源:Poulomi Basu


图片来源:Poulomi Basu

Basu 说,自己的下一步想透过教育改善现况,将女人困境写入教科书,这是性别暴力,也是女人面临的真实处境。我们太习惯活在为男人设计的世界,女孩也该是尼泊尔的历史。(推荐阅读:用经期百科改革印度!最温柔的 TED 演讲:“月经不是疾病,也不是诅咒”

普世禁忌:经血的力量与恐惧

不只尼泊尔,几乎每个社会文化都有某种型态的月经禁忌。

亚洲,经期来临时不得入庙祈福;南美波利维亚,月经是语言禁忌,也被视为疾病来源;日本少有女性担任寿司师傅,据称是因经期影响味觉,又让女体体温过高所致;可兰经言明了女性身体之不洁,“在妇女月经期间远离他们,直到再度干净为止。”

人们为何畏惧经血?佛洛伊德在《文明及其不满》一书中提到,月经禁忌乃是直接源自男性最深邃的恐惧:阴道作为象征切割与去势的符码,月经禁忌是因阴道威胁产生的阉割焦虑,经血作为“女性特有”的“阴道”排遗物,被视为双重贱斥。

月经污名被埋进宗教与文化的脉络,极端者驱之别院,惩戒女人;轻微者划定疆界,管束女人的移动范围与行为。潜意识的恐惧,让许多地域的女性并未拥有合适的卫生用品,招致生殖器官感染。

我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月经来,手足无措,是邻桌女同学温柔递过一只卫生棉,她说,“那是月经,每个月报到一次,把这个黏在内裤上,妳不一样了。”像交换秘密一样,小声地对我说,“我也来了。”(推荐阅读:棉条的洪荒之力!傅园慧开口谈经期,给中国上一堂性别教育课

经期让我们辨认彼此的身份,经血有其阴性力量,它象征女体周期的自然汰换,它开启女人身份的多样选择,生命的孵育由这里开始作为丰沛起点。让我们为之正名,月经不必是难以启齿的“那个”,我流血中的身体,让我觉得自己能够,让我感到骄傲。

印度与尼泊尔从教育面革新,教育下一代的女孩与男孩;台湾月亮杯即将解禁,给予女人更多经期照护可能,我愿下一次月经来潮,不分地域,我们能庆祝身体周而复始的苏醒与复活,看见力量是这样,一点又一点的从我们的身体里长出来。(推荐给你:给身体的告白:我珍惜你的气味、印记与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