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的赌城单身周记,写城市里的人百态。年过三十,一边看着意味不明的蜡烛想着,我还有理直气壮单身的勇气吗?在人海中遇到另一半已是不容易的事,然而同志相爱的权利却仍然无法被法律保障,蜡烛吹熄,在心中前虔诚许下愿望:希望无论性别、年龄,都有单身和相爱的权利。(同场加映:专访伴侣盟执行长许秀雯:“要赢的不是护家盟,是相爱的权利”

我想要勇气,即使遗世独立也不感到害怕;或更进一步,愿主赐真正的婚姻平权;话到嘴边却又迟疑,多少年被多少个恋爱符咒幸福绘马辜负,就知道没有天掉下来的馅饼,没有许个愿就能直达的乌托邦伊甸园。  

  

晚餐餐单上有三款汤可以选,蚊子理所当然要了法式洋葱汤,利亚点了南瓜果仁汤,海鲜汤是我的。

点菜是性格、老饕经验值和决断力的集中呈现,主菜我爱吃沙朗,蚊子爱吃菲力,利亚不吃牛肉,要了我和蚊子在西餐厅永远不会点的三文鱼扒。我们仨很少有意见一致的时候,恐怕只有法式焗田螺和多元成家是例外。

黑森林蛋糕在酒过三巡后被递上餐桌。侍应帮我们拍了即影即有的纪念照,连同蛋糕上那句“生日快乐,心想事成”的老套祝福语也将一并成为回忆,利亚吹蜡烛前的许愿足足两分钟之久,我预知她的贪婪所以故意买了店里最大的“?”造型蜡烛,确保烛火温柔光亮,可以助她跨过今夜三十而立的感伤。(推荐阅读:写给即将迈入三十的你:你记得经营自己的“生活”了吗?

“第一刀要由寿星来切,但不能一刀到底,不然嫁不出去。分蛋糕则要别人来分,才能修成正果。”蚊子很靠北地边说边把一磅蛋糕平分成三人份。

利亚的卧房门把上挂满印第安捕梦器、西藏金刚结等世界各地的吉祥符。去年在京都,原来人满为患的地主神社突然空旷,大家好像让路给救护车一样有默契地退避三舍,腾出大圈,让三个大剌剌的日本女生在那边求姻缘。地主神社那两块相距十公尺的恋爱占卜石声名远播,相传闭着眼默念心上人的名字,从一石摸到另一石,便能良缘达成,过程看来就像不见血的斗牛一样。迷信,就是只要相传有人成功过,面前是拜苦路流沙阵也一样赴汤蹈火。地主神社的恋爱御守我也买过,也诚心诚意诚惶诚恐许过愿,他一个我一个,结果半个月后便成了再也没有任何意义的过气摆设,落空的愿望一个也嫌多。(推荐阅读:《单身动物园》:反乌托邦社会的真爱条款

“卡比,我留了一个心想事成的愿望给你。”

我想要勇气,即使遗世独立也不感到害怕;或更进一步,愿主赐真正的婚姻平权;话到嘴边却又迟疑,多少年被多少个恋爱符咒幸福绘马辜负,就知道没有天掉下来的馅饼,没有许个愿就能直达的乌托邦伊甸园。在茫茫人海找到心之所安的伴侣经已困难如蹈火炭路,而同性恋人在做的,不过是让幸福成为法律保障而不是求主赐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