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课题是离家,而父母的难,是试着放手让他去碰撞。面对孩子一次次的成长阶段,他开始摸索,长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而父母,也在这些人生推移下,需要不断地学着放下,放下对孩子的执着、放下想保护的心态、放下舍不得他不再撒娇讨爱的惆怅。因为成长就是不断探索、走远的过程,面对孩子的背影,父母能做的就是骄傲放手,用爱凝望。(同场加映:多久没跟家人联络?陪伴我们成长却被忽视的“家”

 

胎儿待在母亲腹中的时程是九个月,子宫是一种交通工具,乘载着从宇宙来的旅者抵达全新的目的地。诞生,是孩子第一次选择离开妳。孩子自离开子宫的那一刻起,就一直走远未曾停歇。

他们来到世界之后能让你抱着的岁月并不长,所以当长辈劝戒着:“孩子不要太常抱,抱多了不好带、抱多了爱哭……”这时候,你得清楚如此亲密的拥抱是限期的,约莫八个月起他们就开始爬行,开始脱离你的怀抱。这是探索世界的开端,也是孩子第二次离开你。

慢慢的,孩子会站了、会走了,生活的领域扩大,往后的日子里他们热衷于冒险,歪歪倒倒的每一个可爱步伐其实都是实务演练,演练着未来将如何在大千世界里行走得更稳健。渐渐的,能抱在怀里的时间少了,由于他们的每个今天都想比昨天走得更远,自然而然地,他们背对着父母的时间也越来越多。这是孩子第三次离开你。

后来孩子学会了奔跑,你在他身后追啊追的,还不忘喊着:“宝贝,小心啊!”他们擅自拉开了与父母之间的距离,虽然只是身体,不过终究开始有了距离。这是孩子第四次离开你。用一生来承袭爸妈的教导,让爱继续漫开。

慢慢的,孩子来到青春期,他们开始探索关于“本我”的模样。我是谁?什么是我?我是什么形状?我的能力到哪里?我的方向在哪里?我要用什么样的装扮来建立自己的形象?我要用什么样的行为模式来定位我的风格?(推荐阅读:周子瑜事件背后更深远的“自我认同”: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这个阶段的人类渴望藉由收集各种关于“我”的零件,组装出一个属于我的“我”,好与父母花了十几年时间塑造出来的“我”做出区隔。因此,他们开始力抗阻碍他们主观意识的所有威权阶级。

父母心碎一地,焦虑地说着:“天啊,这孩子怎么了?他为什么不像以前一样听我的话?”于是亲子之间变成人间最不宁静的武道场。在大人控诉孩子“不听话”之后,紧接而来的是孩子回头指控大人构筑的“代沟”,事实上在“代沟”的字面意义背后,指的不仅仅是世代之间的看法歧见,还隐藏了更深的意涵—意味着父母在失去主导权的过程中,因恐惧抓得更紧,控制身心灵的欲望更强大,而孩子也因为父母的紧抓而跑得更远。

父母一方,因控制而控制,毕竟面对孩子的青春期往往是措手不及,还来不及告别他们的童年,童年已经不打算回头,在那样的仓促之间,大人忘了提前学习除了控制之外的对待方式。

孩子一方,因反叛而反叛,在来到下一个武道场之前,父母永远是最现成的对手,为了捍卫“本我”的存在,他们不停挑战。其实孩子自离开子宫的那一刻起就一直走远未曾停歇,先是身体的离开,直到青春期,他们的心,也慢慢离开。这是孩子第五次离开你。

但是这次的离开是认真的了,青春期是上天的巧思,是宇宙为了让人类累积战斗技巧而存在的一个阶段。

这个时期的孩子很叛逆、想自主、很容易剑拔弩张,那些都是为了日后的生存而写下的应用程式;人总要长大,他们将面临职场上的单打独斗,将拥有婚姻或为人父母,也必须准备好迎接全新人生的能力,关于那些你看不顺眼的种种,往往正是前往成年世界的行前训练。

于是青春期成了人生里最奇幻的过场,让人们在仍带着儿童的天真之中告别天真,在逐渐成熟的身体里等待成熟。这是上天的美意,毕竟人们如果从儿童直接跳跃到成人,那既残酷也行不通。(推荐阅读:职场笔记:明白不足,是快速成长的开始

孩子的一生都在挣脱父母,他们一辈子都在寻求“离开”的各种可能性。这是天意,是宇宙不变的定律,既是如此,那就让我们学着当个放风筝的高手吧!(推荐阅读:留学笔记:远行增加的不是名气头衔,而是人生经验值

拥有不等于占有,放手不等于松手,那如丝的细线在空中看似隐形,但那是牵挂,不是羁绊,陪伴一直一直都在。

无论孩子在一生之中将离开我们几次,但总有一次会换成我们离开,到了那一天,孩子早已成就了一个完整的“我”,那个“我”,独立、从容而自信,用一生来承袭爸妈的教导,让爱继续漫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