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嫚书,除了演员之外,她还是更多。自称大叔的她接下植剧场新戏《天黑请闭眼》,要挑战典型的偶像剧公式,她说这部戏可没有女主角,有的是汹涌的人性。谈起演员之路,她说自己没想过做一辈子演员,而如果大家喜欢的只是他的外表,真的不用找她演戏。看完她的专访,你会爱上不一样的她。

简嫚书,2010年以描述八八风灾的故事《那年,雨不停国》出道,脸上胭脂未施,自然的表现让她一出道就入围了金钟奖最佳女主角。许多人看她清新的外表,说她是天生要站在萤光幕前的,但对她而言,做演员却是生命中的意外,就读戏剧系导演组的她,心里的导演梦未灭,还在等时机和出口释放。这次接下植剧场新戏《天黑请闭眼》,她隐身一群新进演员里,收起光芒诠释这部没有真正女主角的戏剧。(推荐阅读:【植剧场X女人迷】王小棣偕明星团队:“我们有最好的演员剧本,值得一部好戏!”

《天黑请闭眼》:没有谁是绝对的好人或坏人

初次听见《天黑请闭眼》片名,觉得有些摸不透,神秘感十足。这部作品围绕着一群高中登山社好友,随着其中一对情侣的艳照流出而感情破裂,十年后重新团聚,却发生一连串意料之外的悬疑事件。

搔搔头回想了一下,脑袋中第一个迸出的悬疑偶像剧,竟是十年前的《爱杀17》,再更努力想一想,《痞子英雄》或也是一例。这几年台湾偶像剧几乎被浪漫爱情占据,可怜兮兮、家境贫困的女主角,走在路上差点被讨人厌的富少男主角开车撞上,两人因此展开一段由恨生爱的关系,“或是跌倒就不小心接吻了。”嫚书接着笑说。

嫚书期待《天黑请闭眼》能摆脱台剧僵化的剧情SOP,当故事里没有帅气男主角、美丽女主角,甚至是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时,每个角色都有独特的个性,每个人也都有属于自己的光明与黑暗。

“很久没接电视剧了,这次类型不同,拍片时很多人一起,没有所谓主角、配角,好人或坏人,洪晓彤是校花,我想像一个女高中生发生这样的事,艳照流出搞得全世界都知道、被霸凌又被退学,一定很难承受,但她个性比较坚强、压抑,十年前她负气离开,十年后她有点抱歉,想回来修复关系。有时候我们无心的玩笑,真的会造成很大的伤害。”(同场加映:该为爱情留下裸照吗?爱你的人不会强迫你

嫚书饰演的洪晓彤,丢下一句“你们所有人都是凶手”后就离开了她当时最熟悉且信任的那群朋友,没想到十年后想要回头,却有更多令人害怕的事等在前头。

演员,一直不在梦想清单

大家都知道拍摄现场是阳气很重的地方,面对生理上体力不如人,女生要当上技术人员,甚至是导演,都不是容易的事。我问嫚书,心里有导演梦的她,是否体会到性别在此之难?

“我觉得不好走,除了生理上的之外,男性工作人员也比较会和妳保持距离,他们抽烟、喝酒、开玩笑的时候,妳就很难参与。当然他们不会对妳不客气,但一定会有不给女生知道的秘密。”嫚书说,面对大部分是男性的片场,没办法很快地和别人成为 buddy,女生要想办法找到共同语言沟通。

“有一段时间我真的满低潮,会觉得做演员无法创作,也是因为我本身并不以演员为梦想,我甚至想过律师厨师医师,就是没有演员。这是生命中的意外。”面对注重外表的演艺圈,嫚书有过挣扎,“我知道我不是超完美的漂亮,我很爱乱抠、身体很多疤痕,小时候又练田径,有人会说我小腿很壮要不要去打肉毒,或是眼袋要不要也去打一打。我就觉得,嗯,如果你们喜欢的是我的外表,真的不用找我演戏。”

反骨又孤僻是嫚书对自己的形容,面对外表至上的环境,她无法说服自己,“如果说长得比较正、会讲有新闻点的事情就会受欢迎,那我从小就不是这样,我比较孤僻,所以我觉得某方面是我内心的高傲在抗拒这些,甚至常常想演完这部就不演了,给自己找台阶下,很消极在面对演员工作。”总是想着也许没人要再找她演了吧,嫚书逃避着。

“如果我能明确说出喜欢或不喜欢,那还容易得多,但我就是觉得好像可以要又好像可以不要,那是未知,人都害怕未知的事。我只觉得自己没办法像其他人那样投入,但又不确人其他人是不是真的那么投入,就很痛苦。”

进入这行五、六年了,她说自己透过接触瑜伽、生命中的贵人们拉她一把,已经走出一条比较舒服自在的道路。“我会觉得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是好事,这是我的信仰。我有一天就躺在床上想,什么是牵绊?人好像就是要有牵绊才能走下去。”找到一群牵绊,也找到能说服自己的中心思想,嫚书终于挣脱格格不入,找到适合自己的形状将灵魂安放。(推荐给你:【运动小姐】接纳现在的自己,才能抵达更远的彼方

清新气质女星?“希望大家发现我的真面目不要失望”

出道至今,许多媒体给嫚书“清新”、“气质”等标签,但嫚书却喜欢自称“叔叔”,又常说自己内心住的不是少女,而是大叔。

我问这位大叔怎么看大家给她的标签?她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只希望,大家发现我的真实面貌时不要觉得被骗了。”她笑说,感谢妈妈生了一张无邪的小孩脸给她,但她其实是个邪恶的小孩。

“国小时我家整修,就挖出很多旧钱,不是新台币,就是旧的那种。旁边不巧有个烂烂的皮夹,我就把所有钱放在皮夹里,还拿一张纸写了‘贪婪’两字,我们家是个社区,我就丢在大家都会经过的路上,躲在角落看。过程真的很有趣,大家都先左右看看有没有人,然后赶快捡起来,才发现里面怎么都是旧钱啊,再丢回地上。”这个测试村庄里谁最正直的游戏,让嫚书至今还沾沾自喜。

“我从小就觉得自己是王子,不是公主,我就很帅,觉得自己是帅哥。后来随着年纪增长,帅哥也是会老的,所以就变成大叔,一个阿伯。小时候,大概国中大家开始发育之后会看一些女生的杂志,像 ViVi 之类的,我都不会,我觉得没兴趣,我都去看车子啊什么的。我会去买很厉害的指甲刀,但不会去买很厉害的指甲油。”指甲刀跟指甲油的对比,让我笑了出来。

嫚书说自己从小就中性,让妈妈一直觉得她是会交女朋友的人,“因为她也没看过我带男生回家,也不看偶像明星、追星我都没做,我从国中开始就不看电视,只看新闻,这不就是大叔的行为吗!渐渐朝这方向去,看很多中医的书,跟人家聊健康的东西,在讲感情观时也常觉得女生不一定要撒娇,以及最讨厌男生帮女生提包包了。诸如此类,就觉得虽然自己很明确喜欢男生,但我真的很中性。我有算过命,我累世几乎都是男生,如果算命说的是真的,那或许可以作为解释。”嫚书笑说,女性化这件事是当了艺人之后才学习的,现在可能有从大叔退回少妇了吧。

只是,嫚书大叔还是对生为女生抱有感谢的,“我不是要去捧高女生多伟大,但生为一个女生,我们懂得孕育,像我们会觉得土壤、地球是女生,就是生命的接受及给予。记得大学时修过女性主义,教授说一句话我一直记着,他说女性主义就是包容一切。身为女生很多美好的东西,男性无法体会,如果你今天好想要一个小孩,女生可以享受一个生命在自己身体里出来,这只有女生可以体验,很美好。”(同场加映:侠女的内力!专访张小虹:“女性主义的努力,是为了让女性主义死去”

找到适合的,比条件更重要

今年 28 岁的嫚书,说自己和身边朋友彷佛都来到人生的另一个关卡,现在的她,对于感情有自己的一套想法,“我现在觉得找到一个真正适合的就会是最好的,不是要看对方身价多高、条件多好,但什么是适合你的?就是自己的功课了。你想要的是哪方面的支持,也许你想要金钱上的,也没有错,若觉得精神上比较重要,那就去找那样的对象。”她说,适合不是完全一模一样,而是我们能理解自己的期望,从感情里想要得到的是哪种支持。(同场加映:条件是一时的,相处才是一辈子

“有一天,我在上瑜珈课,老师讲到脚底板有三个点,如果站好就会稳定。那时我就想到,椅子也是三角的比较稳,跟人的亲情、友情、爱情一样,三个点串起来才完整,我觉得三角形太美了。”

“人一定要把亲情、友情、爱情兼顾,如果说,亲情没搞定,家庭不和谐,我们就会依赖爱情,有些不能从家人获得的满足,我们就会去要求爱人达到,这其实很不公平。你逃避家庭,去找另一段关系弥补。如果可以努力去把家庭关系便和谐,相对的你就能在爱情里找到适合的关系。”

我在嫚书身上看到很多超越外表的美好特质,她理性,因为知道人对未知总是恐惧,而不断寻找答案,做瑜伽、大量阅读,这些日常生活的累积让她不会只在原地打转,情绪沈溺久了也能拍拍屁股自己爬出来。她说不想再当人,只想当块大理石,什么事都不用做,还能让人欣赏。我玩笑地说,若没人来欣赏怎么办?在一旁的柯贞年导演说,反正嫚书是演员嘛,早就习惯了等待这件事。

这样多好,欣赏自己,等待都成了最美的时光。

采访后记:

嫚书是大叔,看到蟑螂就尖叫这种事当然不会发生在她身上,她说自己不怕蟑螂,小时候还曾经和弟弟用电蚊拍凌迟过一只可怜的蟑螂。但当她说出自己最怕的东西是香菇时,我竟然从一开始的不可思议,到最后差点被说服。

“我觉得香菇长得很丑,我有一次做恶梦,梦到一个像摸乳巷那么窄的巷子,墙壁两侧都长满香菇,我必须要从那条巷子走过去,整个大叫吓醒。”

‘但这世界上长得比香菇还丑的东西应该多得是吧?’

“是这样没错啦,但我以前读乡下学校,下雨地上都会长香菇,香菇的生命力太强了,把它除掉,隔天还会长很大,我就觉得这东西太可怕了。而且妳想想看,香菇繁殖场是一棵大树上有很多香菇,拔掉就是一个洞一个洞,很恶唉,密集恐惧症。还有,香菇里的百摺也很恶唉。”

随着嫚书的形容想那些雨后不停冒出的大香菇,还有树上的一个洞、一个洞,再想到香菇的百摺......,突然觉得我也不是很想看到香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