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作者卡比小姐的【赌城单身女子周记】,住在赌城澳门的单身女子,写着一篇篇单身的哀愁与华丽。人家总说,要看一个人适不适合在一起,一块去长途旅行就知道了。在异国风景里游荡的彼此,最能看出彼此适不适合凑在一块生活,就算最后分道扬镳也无妨,卡比小姐说:“幸福也许也许会无限延误,但快乐不能被永久取消。”我们都会到自己的出路的。(同场加映:【赌城单身女子周记】多少人的爱情,连“多年以后”都撑不过

幸福也许会无限延误,但快乐不能被永久取消。美里达的天娜即使一个人的时候也笑得很满足。

美里达是个难得美得不造作的大城市,建城历史和澳门差不多。我依依不舍告别了它的青柠汤和玛格丽特调酒,在机场准备前往下一个国家。圣诞节前夕的飞机总是人满为患,大包小包裹得闪烁喜庆的圣诞礼物,有序地通过X光机检查和缉毒犬的首肯,我本来以为在候机室赶出一篇专栏便天下太平一劳永逸,没想到上了机又要下来,机件故障航班取消,一点也不好玩。

任何在机场服务柜枱经历机票改签的人都知道,那是个焦躁痛苦的过程,当众人被告知下一班飞机将是一星期之后,提着一大堆圣诞礼物的西班牙语大叔大妈几乎要把机场给拆了,叫嚷的叫嚷开骂的开骂,还脑子特别好地把报纸记者叫来拍照。我作为机上唯一的亚洲人,加上另一个德国女生,他们自然是要把这件地区小事变成国际事件。(推荐你看:人生的选择与决定:如果有一天,长成了讨厌的大人

那个戴着柠檬黄帽子、薄荷绿外套和红色眼镜的德国女生叫天娜,和我一样在两周内经历了两次航班取消,而且没有严谨的旅程计画和探访任务,因此面对变卦也云淡风轻。服务人员一整晚被粗口问候已经够惨了,何况那个唯一能说英语且负责服务我们的是个热心的帅哥加奴。

我问天娜是否也是独自旅行,她停顿三秒然后笑了笑:“是的,前男友回去德国了。长途旅行让我们明白彼此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没反问我,大概也在我的眼神中看到了近似的过往。

加奴问天娜想把机票改签到甚么时候,才发现机票订位其实是两个人。“我把他取消了。”天娜爽快地笑着说,一点尴尬也没有,加奴也会心一笑说取消得好。加奴帮我们安排了酒店,塞给我一个甜甜圈,然后送我们去坐计程车,大家拥抱一下,他继续回去和激动的大叔大妈们奋战。

天娜到了酒店约我到中庭喝酒,我是累垮了,而且那里刚好坐着三个墨西哥帅哥,我想她也不会寂寞。第二天吃早餐时她告诉我,这个圣诞节决定留下来和他们过。

幸福也许会无限延误,但快乐不能被永久取消。美里达的天娜即使一个人的时候也笑得很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