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单身不是最好,但我试图让它没那么糟。”住在赌城澳门的单身女子,写着一篇篇单身的哀愁与华丽。机场是象征分离的地方,相聚有时、离别有时,班机总会起飞,一个人还要向前走(同场加映:【赌城单身女子周记】敬我的不合群恋爱品味

  

机场让你明白,人生必须向前,必须有始有终,没有半途而废的藉口,因为世界不会因为任何人的离开或到来而停止转动。

在机场一个人过平安夜圣诞节新年倒数,已经习以为常了,也好,其实可以静静而热闹的过渡这些生命中的尴尬时刻。中转的凌晨,看同样在候机的归心似箭的旅人;中午可以在航站楼吃一个华而不实的午餐;晚上到贵宾室洗个澡,能躺则躺。但其实我大多数在机场的时间也不过是在赶稿子、看旅游指南、发呆、控制购物欲和望天打卦。正如这篇短文就是一边排队办理登机手续一边用手机写的,亲爱的读者们请原谅我的仓促,正如我已原谅了东南亚机场的办事效率。

机场几乎是日常生活的反面,充满目的性,条理分明,匆匆忙忙,变化万千,既像安稳的温室也像无止境漂流的太空舱,时间要不绵长要不短暂,不够好好看完一本《时代杂志》。有时我也想在机场打工,像电影《航站情缘》那个滞留甘乃迪国际机场的无辜难民,或那些良善不为难人的地勤人员或知道法律不外乎人情的海关。各式各样的人都带着异常的兴奋和疲态来来往往,深信下一个目的地有所爱的人或精彩的旅程等着自己。

那些禁区前的煽情离别对我已毫无作用,我也曾泪洒过世界多少个国际机场,待到最后的最后才缓缓入闸,一次又一次轮回般领受生离的伤痛。后来看着那些依依不舍地在安检前吻别的恋人亲人,只能让路,只能心里默默安慰自己一句这感觉也曾懂。而我已几乎忘了这心痛的煎熬。

但我最恨的还不是航班取消,而是延误,等了又等,最惨是目的地有人等着?大概是没人等着最悲凉。

有经常出差的人热爱机场,也有空中飞人在机场顿悟人生。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飞机要准点晚点,迟了到登机门不让上飞机也就是迟到,但机场还是好的,干净整齐,让你明白人生必须向前,必须有始有终,没有半途而废的藉口,因为世界不会因为任何人的离开或到来而停止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