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鲁天空之城,它是宫崎骏绘笔里的灵魂,海拔 2430 米高,俯瞰着云海与世界。让我们一起跟着旅行笔记,流浪到遥远的地方,才发现没有谁能阻止你奔驰的脚步,只有你的心,才能安然让自己停留。(推荐阅读:真实世界的天空之城!44 个最靠近天堂的地方

文/Sio

PERU 真正开始流浪的开始

如果你不曾离开原来的世界,永远都不会找到自己真正想走的路。

来到秘鲁的第一站,是库斯科(Cuzco) 这个地处三千四百公尺、早晚温差极大的远古名城。虽然它是个旅游重镇,但在这里,说英语不再是必然,网路不再是必然,打开水龙头就有热水也不再是必然。

寒风刺骨的夜晚,我在简陋的廉价旅馆洗了一个冷热交集的淋浴澡之后,穿上厚厚衣物、盖上层层毛毯保暖。虽然我很想要躺在床上好好休息,无奈高山症发作,头痛、气喘、心跳加快,久久不能入睡。

从前,我一直以为流浪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彷佛所有旅人都不食人间烟火,不怕路途险恶;我经常幻想自己好像电影里头的主角一样,随意跳上陈旧车厢,潇洒地浪迹天涯。然而到达南美洲的第一天晚上,我立刻明白这些都不过是遐想。流浪的首要条件,不是拥有足够的金钱或时间,而是“健康的身体”,先要让自己穿得暖、吃得饱、睡得好,才有力量拥抱世界。

翌日醒来之后,身体舒服多了,而且阳光普照,我马上外出探索这个昔日的印加帝都。在古城区市中心的广场欣赏饱经风霜的古老教堂,沿着形状不一但又完美堆叠的印加古墙,钻进四通八达的大街窄巷,来到挂满新鲜猪头、巨型面包、古柯茶包的当地市集,寻找真实的秘鲁风味。(同场加映:我眼中的布鲁日:在这座城,没有谁是短暂过客

天空之城我来了

前来秘鲁,当然是为了一睹马丘比丘(Machu Picchu )的遗迹。

原本我打算搭 PeruRail 国营火车前往,但想要在旅途中认识更多朋友,因而选择了较廉价的巴士团。虽然这个看似很划算的旅行团包括了两天餐饮和一晚住宿,以及马丘比丘门票,但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十四人座的老旧巴士里面度过;来回山路不但九弯十八拐,而且满地沙石随风扬起,让我感到头晕想吐,难以呼吸。到达马丘比丘山脚下的热水镇 (Aguas Calientes),步下车门的那一刻,我几乎全身虚脱。

我所购买的行程包含导游带领上山以及进入遗址的解说服务,但除了在山脚下见过导游一面,之后就再也没见到他的身影,身体虚弱的我也懒得理会他不负责任的行为,自行购买登山车票上山。

不难想像,马丘比丘是个超级观光区,出入口都有长长的排队人潮。我拿了地图之后就跟着其他旅行团的导游,准备一起观赏古迹。

当来自世界各地的团友开始忙着拍照时,我还是离开了观光队伍,一个人走在向往已久的天空之城。马丘比丘最慑人的地方,就是有着云海为邻,山峰为伴,置身此地能够感受得到一股与世无争的宁静。虽然最后体力透支未能攀上最高点,但当我走到山崖边,眺望峭壁深峡,看着眼前震撼的绝世美景,身心的疲惫似乎也一扫而空。

南美洲地大辽阔,但没有廉航可选择,旅客一般都会乘坐贯通大小城镇的旅游巴士。可是路上不时有绑架和抢劫事件发生,因此选择信誉良好的巴士公司至关重要,千万不要坐进充满未知危险性的平价小巴。很多时候,我都是从网路精挑细选属意的巴士,没有胆量随便跳上任何来路不明的车辆。

离开库斯科那天,我坐上了 要价 55 美元的豪华巴士 Incas Express前往边境小镇普诺(Puno)。虽然这个车资以当地物价来说非常 贵,但全程有导游带领,并且参观多个印加遗址、高地山景、历史小镇,还提供餐饮。

抵达普诺的旅馆之后,就是前往世界上最高海拔的的喀喀湖(LagoTiticaca),参观逐水而居的原始居民用芦苇搭建的浮岛家园,然后跟着各国背包客坐上 Tour Peru 巴士东行过境到玻利维亚的谷底城市拉巴斯( La Paz )。当巴士在迂回的山路转了又转,我的肚子已饿得呱呱叫,于是拿起面包充饥;半睡半醒间,我摸摸衣服暗格里的钱、证件和手机是否还在,才安心地合上眼休息。(推荐阅读:人生的选择与决定:如果有一天,长成了讨厌的大人

这是我在南美的第一趟巴士之旅,我发现在南美洲的车程短则十八个小时,长则一天、两天,根本无法像电影主角一样有闲情逸致望着窗外的美景感性一番。 此外到了南美,才是真正的流浪开始,我意识到自己并不喜欢穿洲过省的游走,身体也无法承受马不停蹄的奔波。我开始怀念在纽约及墨西哥城的居游生活,希望尽快找到一个可以安顿下来的地方,跟当地人一样,简简单单地过日子。这种普通的日常,才是我最喜爱的流浪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