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日记,用 500 字写缱绻的单身心事。如果我们爱过陈绮贞,如果我们青春里共有她一首歌,如果有一天,我们还可以一起听陈绮贞。陈绮贞演唱会 sold out,像一场宣告恋爱结束的噩耗。

“陈绮贞抢票失败了,是这个夏天的最后一根稻草啊。”

远方的 N 传来讯息,可想独自敲打键盘又抢票失败的她有多寂寞。这个夏天终于要彻底过去,N 载浮载沉的半年我没错过,见过 N 来我家楼下痛哭的样子,见过她尽兴喝醉后不发一语的神情,N 出生以来没有过的情绪都发生在这半年。他们最后报复式的相爱计画,是这个夏日最灿烂的烟花。他们相遇于最无邪的青春期,那一年他弹着吉他,她唱着陈绮贞,因为《会不会》,她发现了他弹吉他不用看指法的样子很酷。

烟火是悲伤的,去看繁花如何长在繁花上,再用慢动作消逝,它们整齐地碎落在整片天空。他吻过一个人,妳就去吻十个。妳丢掉他一件外套,他还给妳一个装满五年回忆的行李箱。


(图片来源:陈绮贞《还是会寂寞》

痴男怨女的离奇故事普罗生长在人间,蒲松龄在《聊斋志异》写:“用我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这本是充满妖的作品。半夜挑灯徒步路间,回头看还有灯火阑珊很离奇,两头灯心心相印,街这么长、烟火繁盛,妳忍不住回头看顾,旧人像黏住妳脚跟的,妳曾很喜爱的一块口香糖,妳舍不得放下的、频频回首,又不想重温的旧梦。

N 单身以后,发现最难的原来不是分手,而是让渡世界上最喜欢那个人的资格,毕竟,她已经拥有这么多年了,像本来是她的一样。她花更长的时间与不甘心的念头告别,N 用多个陌生的吻去麻醉不爱一个人的余震,她以放逐自己去追逐:没关系,人到底,还是会去爱别人,我也可以。有一阵子,她都不敢听陈绮贞,怕想起男孩弹吉他的样子。

于是她也经历过其他爱如烟花,迸发一晚的恍惚迷离。只是,每次起床就像宿醉头痛地恶心,直视着自己将就于软弱的样子。她反胃,讨厌自己在另一个人身旁,心底对着过去的他说:“活着真好,活着就可以想念你。”(推荐阅读:【单身日记】柏拉图式的爱情,没有拥有就不必放弃


(图片来源:陈绮贞《华丽的冒险》

N 每次与我说话像告解,神啊,请原谅这个凡人的无知。她对我说:“我把那些,可恶的部分都丢给你,这样我就可以原谅自己了。”

其实,她一直想做可恶的人,潇洒一点、帅气一点,去好好浪费这个人生。太计较胜负的人,都难以无所挂碍前行,N 就是那种思索前 10 步一颗忐忑的棋子,因而输了整盘的人。如何好好过现在的人生?有人的方法是对他人更决绝,有人的途径是对自己更狠心,有些人适合和解,有些人适合一辈子偷偷想念。

“是你带我经过纯洁的瞬间,无悔无邪。”——陈绮贞《SELF》

最后这一双眼成了冷眼,但她还是最喜欢,那个男孩第一次眷顾她的眼神,他们在吉他社里两年,令人怀念的尽只有一瞬。人们曾经爱得太透明,回忆起来,他都是笑着,像老家的小溪还有鱼悠游快乐,在灯红酒绿的长大以后,这双眼睛多麽难得。每一段关系最珍贵的时刻,在恋爱发生之前。那时的温柔很刚好,不侵犯、不妥协、不嫉妒。

以前 N 太想成为可以笑着祝福的人,所以她不曾好好祝福自己。放弃可以笑着祝福旧人的念头,N 就让恨意或遗憾,保持它们该有的形状。遗憾是被允许的,也许我们本来就不够帅气,我们是那一类,爱里贪生怕死,咬牙羡慕嫉妒恨的人。你们已经努力在岁月的荒芜里长出自己的样子了,直到你们发现了彼此第一根白发,直到陈绮贞不再出专辑,直到你们一起吃着泡面看跨年节目却感到孤单,直到你们从互补爱成“我们不适合”,直到你们发现对方另一个恋人。

直到你们还给对方所有手信、只留下第一张。男孩在谱上写一段和弦,女孩看懂了翻译:是“就算全世界与我为敌,我还是要爱你”的曲。


(图片来源:来源

她一直没有保护自己,像伤害别人一样不留退路。这种恶狠狠的力度,才配得上两人用力爱过的时光。

因为尽力过,所以终于可以不怕丢脸不怕输地说出来——他就是我适合一直偷偷想念的那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