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人生的野心勃勃,在一次又一次下班回家脱掉一整天的恼人与折腾中消逝。拿着一瓶啤酒窝在沙发,回想今天工作的鸟事和当年对于即将独立迫不及待长大的自己,相映的对比明显不过。在成为讨厌的大人之前,已经成为也没关系,听听女人迷作者雪儿怎么从一成不变的工作和旁人的眼光中逃离出走,如何夺回人生的选择权。我们的每一天,都是每个当下细微的“选择”构成的。(推荐阅读:辞职去纽约:勇敢,是选择为自己负责的人生

到底几岁开始,才能决定自己的人生?是高中考完大学之后?还是大学毕业进入社会之后?亦或是搬出去家里住之后?还是等到自己成家立业之后?

曾经我也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人生到底该从什么时间才要跟他人的期望达成分界线。

于是自小开始期盼长大,不用领家人的零用金度日,大学四处打工,搬出去学习独立自主,但少年不知愁,总想着出着社会能闯荡一番事业,殷切期盼进入社会,穿上高跟鞋,带上名牌包包,彷佛就能成为电影里面的主角,走进水泥墙里的森林,妄想能改变这个世界,主宰自己的人生,恣意花钱买喜欢的东西,然后就能去任何地方旅行。

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现实的残酷如同恐怖片,让所有年少的梦全都被吓醒,努力想改变世界,结果变成努力不让现实改变自己,最终当然变成了“曾经讨厌的大人”。

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就好了吧!
能有一份正常上下班的工作就好了吧!
能有一份公司文化简单又正常的工作就好了吧!
能有一份不要再叫我做一堆自己不想做的工作就好了吧!
能有一份薪水不要太多但工作不复杂的工作就好了吧!

野心慢慢被消磨,能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少,面对未来没有太多的念头,甚至到不敢想的地步,为什么进入社会才不到几年的时间,热情跟想法就被消磨到一滴都不剩,连接下来要转职的勇气都没有?

以为出了社会就能决定自己的人生?

结果父母在念“怎么没赶快找个对象订下来?”

公司的主管在念“你这样下去该怎么办?”

身边的朋友在念“老板又要裁员,然后叫我们共体时艰。”

远的要命的亲戚也在念“现在工作是什么?有没有要买房子?”

就连路过的保险员也在问“你有没有对未来退休做打算?”

原来出了社会,并无法主宰自己的人生,未来彷佛也被现实社会左右。越是想自由,越是感觉束缚无法动弹,越是妥协眼前的困惑,越是想找各种理由逃跑。

曾经我也想过是否婚姻会是人生的分水岭,当你跟另一半共组家庭后,你就必须重新打破过去所有的框架,然后跳进另外人生的框架,实际上我们还是活在这个框架下。(推荐阅读:拥抱多元的台湾女儿:永远别让别人教你,女生应该是什么样子

远行,才是我人生最大的分水岭。因为所有狗屁军师都在离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所有的迷惘都败在眼前的困难,旅行时我整天都在决定几件事情。

“明天早上几点起床?”

“中午要吃什么?”

“晚上要住哪里?”

“到下一个城市要搭巴士还是火车?”

“这个国家有什么特色?”

“下一个国家需不需要签证?”

“钱包掉了!”崩溃大叫。

“转换插头放在上一家旅馆!”继续崩溃大叫。

“定到一家离巴士站很远的青年旅舍!”可恶的崩溃大叫。

“车票不知道放在哪里,但站务人员在旁边。”一阵手忙脚乱。

“相机又坏掉了!”眼神死。

“班车在眼前刚刚开过去!”眼神死。

“这里没有青年旅馆!”眼神死。

“没有冰咖啡!”眼神死。

没错!旅行整天都在处理这些狗屁倒灶的混蛋鸟事,哪有什么美国时间在想决定未来,虽然疲惫,困惑,又饿又累,半夜两点才到旅馆,但隔天眼睛一睁开,又是新的一天。

才明白“决定”是当下的选择,跟家人、同事、工作、恋爱都没有关系,曾经会觉得因为父母的关系,所以才决定念什么科系,因为同事的关系,所以才共进退某间公司,因为工作的关系,所以才放弃了以前的梦想,因为恋爱的关系,所以才活的没有尊严。(推荐阅读:为自己的人生负责,而不为替你贴标签的人负责

却从来没想过,那个当下都是自己“决定”的,也没有拿着刀架在脖子上,没有人拿着枪顶着你,只是往往最终因为自己的懦弱或是害怕,所以做了“错”的决定,却没有勇气去承认自己做错,或是承担这样的结果。

之所以很多人死鸭子嘴硬不承认,因为她们害怕承认了错误,未来就会天崩地裂,答案是“这个世界不会因为川普当选而灭亡,好吗?也不会因为讲错大平台就断送演艺生涯。”

你的“选择”会决定你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你的“决定”会告诉你接下来的人生方向。(推荐阅读:成为大女子的路上:我们一路舍弃,一路捡拾,慢慢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还有,不是“决定”承诺之后万年就不可以改,重要的是承担决定后的风险,不要再把责任抛给别人,那都是你自己的决定,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