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影里窥探心理学,继《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荣格心理学分析之后,不妨来看看用荣格心理学视角解读《怪兽与它们的产地》,如果说《哈利波特》系列是孩童、青少年的心灵成长之旅,《怪兽与它们的产地》一片则是鲁蛇的英雄之旅,关注成年人(甚至是中年人)的发展课题:关系、自我实现与整合。(推荐给你:迈向女鲁蛇美学:从 BJ 单身日记到丹妮婊姐星球

文/国立彰化师范大学辅导与谘商学系硕士班赵书贤、施郁恒

睽违已久的《哈利波特》系列,藉着故事中着名的教科书之一《怪兽与它们的产地》(以下简称《怪兽》)改拍成五集的电影版,再次风靡全世界,然而在看过光怪陆离怪兽、奇兽之余,这些“超过我们想像力”的剧情与人物、怪兽设定能否对我们的心灵成长有所助益,我们今天就要用荣格心理学来解析《怪兽》一片中象征成年人的自我成长及自性化(individuation)历程。以童话、故事、神话为分析的对象一向是荣格心理学的特色,而日本荣格学者山中康裕也曾以《哈利波特》,分析青少年成长与内在课题的重要(注1)。

《怪兽》一片的发想来自2001年J. K.罗琳的同名小书,这本书是一本记载了魔法世界中奇幻生物的怪兽图鉴,也是《哈利波特》故事中“奇兽饲育学”课程的教科书。这样的图鉴在历史上并不少见,如中国先秦的《山海经》或当代的“神奇宝贝图鉴”。而罗琳的《怪兽》一书则多承袭自欧陆、英国等地的童话、民谣与传奇故事,例如大家熟悉的人马、独角兽、三头犬、人鱼、妖精、恶龙等(注2)。这些怪兽、奇幻生物、精怪往往代表了兽性、阴影、破坏力,但在另一面也呈现了先民对于未知力量的敬畏以及人与自然的连结,自然蕴含了丰富的潜意识力量。(推荐阅读:哈利波特之后!罗琳新作《北美魔法史》隐含种族歧视?

《怪兽》的启示

回到我们的主题上,电影的故事背景设定在1920年代的纽约,1920年代适逢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年)结束,欧陆的重建方兴未艾,美国逐渐成为世界霸权。奇兽饲育家 Newt 来到纽约执行野放雷鸟(Thunderbird)的任务,过程中遇见了前正气师 Tina、其妹 Queenie 、罐头工人 Jacob 等人。而今天我们文章的主角可能要让大家大失所望,我们主要并不是分析主角 Newt,而是戏份吃重的男配角雅各 Jacob Kowalski。

如果说《哈利波特》系列是孩童、青少年的心灵成长之旅,《怪兽》一片则更关注成年人(甚至是中年人)的发展课题:关系、自我实现与整合。

Jacob 的背景可以从其姓氏略知一二,Kowalski 是波兰第二大的姓,在人物设定上他的确是波兰裔,并在年轻时随父母移民美国(注3),算是当时的“新住民”。Jacob 此名的典故来自圣经(后改名为 Israel 成为以色列人的祖先),原意为“抓住脚跟、取代、跟随”等,与剧中成为 Newt 助手吻合。而对 Jacob 本人来说,从名字就已经预告了他将抓住魔法降临自身的机会、进入魔法世界历练,并重新取代自己成为一个更完整的人的过程。

在此之前 Jacob 作为新移民的子女,尽管曾参与一战为美国效力,但基于现实限制也只能将生命耗费在罐头工厂之中。当代资本主义社会中那些永远都有忙不完的工作的鲁蛇们,其共同的特征包括:总是在做不得不做的事/工作、永远都有很多抱怨,但又缺乏冒险与放手一搏的本钱与勇气,说不定还是像 Jacob 一样的单身狗。荣格认为现代社会里紧凑的生活步调、缺乏个人发展空间的工作,会让人在追求金钱、权力等物质生活的同时,慢慢失去自我感,并产生焦虑与精神疾病,其处方不是理性的控制与医疗,而是透过宗教、艺术、灵性等管道,重新与内在的自我及心灵接触,而个人要超越上述的困境,必须透过“自性化历程”来达成(注4)。

在电影中,魔法世界除了提供丰富的想像力与刺激,也象征着内在心灵的疗愈环境,而 Jacob 参与了误放奇兽、收回奇兽、遇见真爱等事件,也在一连串的挑战中成为自己内在的“英雄”。

启程:海葵鼠(M. O. M.危险等级XXX)(注5)

心灵成长的自性化历程常用神话学中“英雄之旅”来理解,包含了启程、启蒙、回归等阶段(注6)。Jacob 最先遇到的启示是两足蛇的孵化,除了象征着新生的开始,也在此展现了 Jacob 无私与关怀的一面。

如同神话或童话中主角总是受难或误入奇境(如神隐少女里千寻的蒙难),生活中的意外或受伤也常是我们得以停下来关照内在、进而成长的契机。Jacob 被海葵鼠咬伤之后呈现的过敏反应,正是他没有被排除在魔法世界(消除记忆)的主因。(推荐给你:千与千寻:你最终要寻回的,是最初的自己

而意外地打开了皮箱而让五种奇兽(海葵鼠、玻璃兽、爆角兽、两足蛇、幻影猿)脱逃,这种让封印的力量或生命逃跑是英雄之旅中很常见的题材,例如阿拉丁释放神灯精灵、潘朵拉打开盒子等等,逃跑的奇兽象征着 Jacob 内在的阴影或压抑的情感逃逸外放,将这些内在议题一一处理并回收、整合就是 Jacob 旅程中的任务。

世俗的议题:玻璃兽(危险等级XXX)、爆角兽(危险等级XXXX)

Jacob 首先跟着 Newt 前往收服的是对一切闪亮亮财富都无法抗拒的玻璃兽,以及正在发情的爆角兽。其象征几乎不言而喻:成年人无可避免要在生计、家庭(或繁衍)等议题上努力,对 Jacob 而言想要开一间面包店始终只是个梦想,现实生活中这样的梦想会被一般人酸“能赚几个钱”、“又没有经济基础”、“要怎么成家立业”,鲁蛇们往往就在这些期待之中,慢慢失去做梦的能力。(同场加映:性别观察:谁是母猪教徒?当仇女成为一种流行

爆角兽也代表了另一个关卡:攻击的原欲,鲁蛇们常常将力气花费在抱怨与攻击他人(关系中),生活中的压力,回到家又发泄在亲人、伴侣身上,或者跟着政论性节目、靠北版骂那些自己从来不认识的人。 收服了这两只奇兽对于 Jacob 的象征意义在于正视自己的阴影与困局,而不是假装这些都不存在,在金钱上执着,那就正视执着、找到松绑的可能;对于受制压力、困在关系里所产生的攻击原欲,如果一味的释放自己的不满只是治标不治本。因此在这之后,Jacob 在酒吧里打了让他想起自己老板的地精黑帮 Gnarlack,这是 Jacob 第一次展现英雄的样子。

自我的展现:两足蛇(危险等级XXXX)、幻影猿(危险等级XXXX)

脱去基础的困扰后,就像神隐少女吃了汤屋的药丸,才能真正与自己的内在接触。两足蛇在电影里的设定可以自在的伸缩、因应空间而调整自己的身体(原着书中无此功能),幻影猿则有自在隐形与现身的能力。这两种奇兽彷佛在说鲁蛇有什么东西是能大能小、想献宝又不能随便掏出来的东西(ㄜ…没有鲁蛇们想的那么邪恶),此二者象征的可能是鲁蛇的梦想、信念、自我、自性,或其他能代表一个人本质的东西。

鲁蛇们另一种可能的毛病是过度膨胀的自我,其实自吹自擂的背后是极度的自卑,此时电影告诉我们的是收服两足蛇靠的是让它重新适应小空间,相信自我的价值并不用靠虚张声势来撑持,而是在适当的时候表现、在适当的时候收敛。当我们终于能看重自己的价值,幻影猿(隐藏的、伪装的自己)才能真正现身,就像神隐少女里无脸男在吐完之后又回归自己一般,将所有破碎、片段的自我加以整合,电影告诉我们的其实是:鲁蛇的进化型原来不是温拿,而是一个更完整的人。

Jacob 的旅程已经看完了自己的阴影、阴暗面,荣格认为当我们有意识地觉察到我们这些阴影(有时是我们最在意的、有时则是我们最想否认的特质或想法),并将这些阴影经过适当处理,并承认这就是我们的一部份,我们才能真的不受到这些狂暴的心灵力量所干扰。但剩下一半的英雄之旅还包含着我们与我们最亲密的家人、朋友、伴侣的互动。

话说从头,我们的主人翁 Jacob 透过启程(海葵鼠)阶段,进入了魔幻惊奇的魔法世界,其实象征着梦、潜意识与内在的探索历程,在面对了生物本能(玻璃兽、爆角兽)以及认清了自我的需求与价值(两足蛇、幻影猿),英雄之旅并没有因此停歇,就让我们继续跟着《怪兽与它们的产地》电影里的奇兽,踏着 Jacob 的足迹继续上路啰!

鲁蛇的依附与分离:木精(危险等级XX)

电影中另一个讨人喜欢的奇兽是那只总是黏在 Newt 身上的木精,剧情中设定这只木精生病了而需要主人的体温,还特别的由主角说出“分离焦虑”这个心理学专有名词,分离焦虑通常是指小孩在与主要照顾者(通常是妈妈)分开的时候会感到非常没有安全感、哭闹,这种场景在幼稚园或小学十分常见。

但木精似乎没跟 Jacob 有接触啊?我们可以从木精何时离开 Newt 来看,木精离开主人放到夥伴身边的时间,正好是收服两足蛇、幻影猿之后,在自性化历程的英雄之旅上,从照顾者、善良的神灵、母亲身边离开是多么令人不安的一件事,以华人的家庭来说,鲁蛇如果鲁太久,往往会回到原生家庭与父母生活,荣格学派或者说心理动力取向,其实在说的都是我们与这些我们心中在意的人怎么互动、怎么保持着彼此最舒适的界线(不论是现实或心灵层次上)。

我们常见的互动通常是老爸妈对鲁蛇孩子有很多期待:功成名就、成家立业,娶妻生子,生了之后对孙子又是更多的期待,鲁蛇该如何将原生家庭的期待、需求放在心上,但不变成碍手碍脚的枷锁,又能兼顾良好的关系互动,也正是看见自我之后,不会变得“太自我(私)”的一种提醒:“小木精乖,主人能给你温暖时代表他很爱你,但为了彼此你仍需要成长、独立,你不是为了父母而活,但我们都知道我们心中有彼此。”(推荐给你:《被讨厌的勇气》越是亲近的关系,越需要课题分离

寻找内在 Anima(阿尼玛)的契机

荣格理论中另一迷人的部分即 Anima(男人心中的阴性女人)、Animus(女人心中的阳性、男人),并在一个人的自性化历程上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Anima 对鲁蛇而言不一定是指特定的女性对象,而是存在于内在的特质、指引、互补与疗愈力量,其呈现的特质包含感性、觉察情感、温柔,而现实生活中往往是男性所压抑及忽略的面向,因此常以梦或内在心灵历程的方式展现出来(注7)。

而在电影或艺术作品中,当我们发现主角们开始出现情愫,往往能贴近 Anima 或 Animus 的象征意义。电影中前正气师 Tina 的妹妹 Queenie也正象征着主人翁 Jacob 的内在女性:Anima。

Queenie 是一位破心者(天生擅长破心能力的巫师),与其姊 Tina 充满正义感、嫉恶如仇的个性截然不同,Queenie 让人联想到塔罗牌的“皇后”,皇后牌常伴随着麦田、丰收的果实等背景图案,象征着丰饶多产的生命力以及女性的感性面。当昏昏沉沉的 Jacob 来到女孩们的公寓,Queenie 用魔法为他做出了爱心形状的馅饼,馅饼的涵义同时包含了小麦、水果、馅料与可可豆,也正好连结到了大地之母的原型力量(如塔罗皇后牌背景中的麦田与石榴),在 Jacob 遇到海葵鼠的毒之后,会是一个可以调整与休息的力量,同时也是开展了与内在 Anima 对话的契机。

破心术在这部电影里并不像《哈利波特》系列里代表了心灵的攻防,更类似我们麻瓜常说的“读心术”,心理学上我们常用“同理 empathy”来表达这种透析人心的能力,但这其实不是法术,而是一种“你的感觉我能了解并感同身受”的能力(通常是谘商师或心理治疗师必备的)。也会用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Queenie 那一句句的“破心”更像内在的 Anima 在尝试着与 Jacob 自己对话,鲁蛇鲁久了,往往连自己在意的、最不可舍弃的都忘了,但自己不就是最了解自己的人吗?因此我们的内在往往在梦里透过异性的形象 Anima 来告诉自己:“你的辛苦跟为难我都知道,别再勉强自己了(抱)。”

然而这样赤裸地被透视心灵的感觉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因此另一位主角 Newt 对于 Queenie 的破心能力就非常感冒。但我们都听过骗的了别人、骗不了自己的道理,对于内心的 Anima 若无法以出自于真心的相遇对待,就可能使 Anima 转为负向的力量,产生强大的破坏力与控制力,例如《阴阳师》中提到一种妖怪会读心的“觉”,这种妖怪会一件一件说出你心中的秘密并将之掏空吞食(注6)。而 Jacob 在面对这些理解与同理时并没有抗拒或逃跑,而是带着好奇与赞叹的态度与 Queenie 互动。在魔法部里,失去引路人的 Jacob 即将被消除记忆,此时内在的 Anima(即 Queenie)成功助其脱困,这也代表着Anima不只有理解的力量,也提供了我们在遇到危难时的明灯或内在力量。

而本片中 Anima 发挥最大效果的片段发生在酒吧的场景里,当 Queenie 问 Jacob 说:“所有莫魔(麻瓜)都像你这样吗?”Jacob 回答:“像我的就只有我自己而已”,这样的对话说明了 Jacob 面对自我的追寻,开始建立了自我的独立性,而非像之前一样过着死气沉沉的日子,找寻不到自我价值,也跟两足蛇、幻影猿的片段相呼应。

还记得最后那段令人心碎的分离吗?Queenie 拉着 Jacob 不想让他走,Queenie 说“你去哪,我都跟着,我再也找不到一个人能像你一样了。”此刻的 Jacob 反而开始质疑自己:“这里多的是像我一样的人”,Queenie 用他的话回应“像你的就是只有你而已。”说明了在Jacob的内心已经与 Anima 整合完成,在魔法雨伞下深深一吻后象征着荣格说的“圣婚”,这股力量能陪着他到任何地方。

大梦初醒:雷鸟(危险等级:不明)

英雄之旅的最终站,故事的主人翁必须要回到原本的生活(不然就会留在魔法世界无法回归),在心灵成长的层次上,代表着我们终究要在人生的路上继续走下去。

在回归的阶段,Jacob 要挑战的议题是分离与舍得,尽管魔法世界如此美好、魔幻,但这最后一关也正是检验英雄是否真的通过试验的试金石,若失败了很可能会让人沉浸在幻想与懊悔之中。通常在神话里以“回头”来象征,例如希腊神话中闯冥府救妻的天琴座奥菲斯就在最后关头失去信心,回头一望的结果是原已救出的妻子随风而逝。

Jacob 由地铁站走入雨中的意象完美的贴合了回归阶段的“穿越门槛”,相较于进入时的犹豫与害怕,此刻的 Jacob 充满了自信与豁达,电影很巧妙地在此刻安排了雷鸟的野放,雷鸟是此系列电影的新奇兽,代表着勇于冒险,提醒着我们:在挑战成功、克服困境后,我们是否还保有继续向下一个阶段挑战的勇气?Jacob 面对与(梦中)好友、爱人的分离,他开了一个玩笑“就像早上在床上醒来对吗?”正是这样的豁达,才能带着试炼后成长的力量,继续迈向下一个阶段。

而两足蛇的银蛋壳在电影的最后帮助了 Jacob 完成梦想,其实这不一定是金钱那么简单,也象征他内心的宝藏,从一开始“蛋”的原型,经过淬炼孵化后,成为最纯最软的“银”,就像是  Jacob 试炼后成长的果决、勇气、乐于助人等特质,才是最沉重但也是最宝贵的。

看完了《怪兽与它们的产地》中的鲁蛇奋斗史,你还觉得自己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个小小的“莫魔”吗?其实在每一只鲁蛇的心中,也都充满着潜藏的心理能量、善解人意的 Anima,当魔法世界的入口已经开启,象征着内在心灵的挑战、检视痛苦、处理过往心中的幽灵,面对着皮箱里向你招手的 Newt ,你的选择是躺在床上喝着热可可?或者你会愿意随着这位引路人走向心灵的深处,而开展属于你自己的英雄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