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台湾师范大学教授晏涵文召开“性教育不该进入校园”记者会,许多对性别名词解释的误解,观察家洪任贤以理论证,让我们重新认识这一片性别光谱

回应台师大名誉教授晏涵文:性别是每一个人真实的存在

撰文/洪任贤(台师大美术所学生)

撰文日期/西元2016年12月22日

2016年12月19日,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健康促进与卫生教育学系名誉教授晏涵文与全国家长团体召开“未经家长认可,性平教材不能进入校园”记者会。这场记者会不仅打击台湾教育界多年来在性别平等教育上的努力,甚至有基督教入侵台湾教育专业领地之弊。从晏涵文教授在记者会的发言里,看见他误解“性别光谱”、“恐同症”、“异性恋霸权”等性别观念,令人不胜唏嘘。(延伸阅读:给同志运动:社会的伤害,需要更多强大的温柔

性别光谱破碎性别刻板印象

性别影响着每一个人的生活。一般人提及性别,通常只会想到两性(男性与女性)。但在真实生活里,性别从来都不只是两个极端,极端间存在着差异的种种面貌,如同光线可以折射出彩虹光谱地带。关于性别概念与特质约略可以从四种性别光谱来探讨:“生理性别”、“性别认同”、“性别气质”、“性倾向”等。

“生理性别”指人出生时,生理结构的差异。如女性拥有阴道、子宫、卵巢等女性生殖器官;男性拥有阴茎、睾丸、输精管等男性生殖器官。晏涵文教授表示:“性别光谱还要注明生理性别是公是母?难道今天要问你是百分之多少的公、母,这完全不合理。”有一种人是“双性人”,俗称“阴阳人”,亦即一个人身上同时拥有男性与女性生殖器官,请问他/她该怎么用生理性别的两极归类?台湾知名主持人利菁曾坦言自己就是双性人。

“性别认同”指一个人对自己性别的认同,不论认为自己是男性、女性,或是非传统二元性别的观点。有一种人是“跨性别者”,她生下来拥有男性生殖器官,但她认为自己是女性,称为“跨性别女性”,如丹麦女孩莉莉.艾尔伯(Lili Elbe)、台中一中教师曾恺芯等人;若他生下来拥有女性生殖器官,但他认为自己是男性,称为“跨性别男性”,如《TA们说》节目里的 Elson 等人。

“性别气质”又称为社会性别,指每个人身上具有男性化或女性化特质(如阳刚或阴柔)的主观认知与感受。男性应该是什么样子?坚强?勇敢?主动?女性应该是什么样子?温柔?细心?被动?

一个人的性别气质若不符合男性阳刚、女性阴柔的思维,就容易被贴标签,如阴柔男性被认为是娘娘腔,阳刚女性被认为是男人婆。一个性别气质不符合主流社会价值观的人,经常面临他者的不友善对待,严重情况甚至会导致他人生命的逝去,如2000年叶永鋕长期遭校园霸凌,最后倒卧在厕所血泊中过世;2011年杨允承长期被同学排挤,取笑他是娘娘腔,最后决定放弃生命,跳楼坠亡。(同场加映:蔡依林演唱会重读玫瑰少年:叶永鋕死去了,但世界还有更多叶永鋕

“性倾向”指一个人在性欲与情感上对男性或女性有持续吸引之感。至今,性倾向在科学研究上是天生说或后天论,尚无定谳。但世界上除了有异性恋者(一个人在社会中对自己性别不同的人产生性欲、感情)外,还有同性恋者(一个人在社会中对自己性别相同的人产生性欲、感情)与双性恋者(一个人兼具异性恋与同性恋之性倾向)的存在。

晏涵文教授指出:“台湾教材泛滥引用性别光谱一词,从国小到国中都有,说性别是流动的,却无出处来源。”上述说明皆是性别光谱的实例举证,出处来源即是每一个人真实的存在。

恐同症是性别歧视的展现

恐同症的全名为同性恋恐惧症,指对同性恋者没有理由的拒斥,包括恐惧、厌恶、仇恨、歧视、偏见、伤害等,或是害怕自己就是同性恋。绝非晏涵文教授的认知:“许多教科书里提到恐同症,对同志不瞭解就说恐同症。”

我想起自己大学一年级时的室友,他有非常严重的恐同症,当他与同性恋者近距离相处时便会感到极度恐慌。入宿当天,他立即询问我与其他两位室友是否为同性恋者。虽然我与其中一位室友是同性恋者,但是当我们看见他不友善的态度时,我们只能伪装自己是异性恋者。

2016年06月12日,发生美国史上最严重的恐同枪击案。嫌犯奥马尔·马丁(Omar Mateen)持枪扫射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的同性恋舞厅酒吧 PULSE Nightclub 后,导致50人死亡,53人轻重伤。嫌犯马丁的父亲表示,自己的儿子是因为恐同而杀人。几个月前,马丁曾在迈阿密市区看见两名男子拥吻而感到愤怒:“看看他们,当着我妻儿的面前做这种事。”

不过,他的前妻与好友竟表示,马丁很有可能就是同性恋者。因为从2013年起,马丁就开始光顾同志夜店,并使用同志交友软体搭讪他人。不论“恐同即深柜(恐同人士其实是不敢出柜的同性恋者)”的说法是否为真,“同志不是病,恐同要人命”这句话绝非夸饰。(延伸阅读:逻辑沟通的无效!与萌萌对话的心理学:为什么恐同是一种情绪?

异性恋霸权是活生生的社会现实

晏涵文教授进一步指出:“高中有6本公民课本提到‘异性恋霸权’,但是这个词会让9成的异性恋不舒服,应该用‘异性恋多数’等名词来代替。”先不讨论9成的数据从何而来。异性恋多数指异性恋者占社会人口的大多数比例。异性恋霸权指以异性恋为中心的价值观,认为异性恋者才是正常,非异性恋者都是异常。异性恋霸权是对性少数的迫害与污名,如将同性恋者扣上爱滋病、杂交等负面印象。”

“霸权的发生不仅止于性别议题,它是无所不在的概念。如,这次反对婚姻平权的人士不断主张健康正常的家庭必须有一个爸爸、一个妈妈的‘核心家庭霸权’思维,排挤单亲家庭、隔代教养家庭等家的多样性。或,我们在台湾的不同县市观看电视新闻时,却总是看见台北的新闻事件,即是‘台北霸权”’。”

今日,在父权的结构下,即便女性在法律上已取得政治正确的位置,但现实生活中仍有玻璃天花板、同工不同酬的“男性霸权”现象。前美国总统林肯虽然已经解放黑奴,但“白人种族霸权”的种族歧视事实仍无所不在。“异性恋霸权”的概念并非意图攻击异性恋者,而是呈现社会生活的实相。

在这场记者会里,我们不仅看见晏涵文教授混淆性别概念,其对“异性恋霸权”的批判正是典型的异性恋霸权展演。但是“上一代”的误解是可以理解的,他们并未受过性别平等教育,因为不理解而导致的恐慌是真实的。生活无处不性别,连我们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有性别的味道,若我们能更敏锐地站在受性别压迫者的处境思考,看见差异,面对差异,尊重差异,台湾才会迈向更友善的社会环境,“下一代”才能活在尊重多元性别的净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