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选书】单元,我们将一月诚挚推荐一本好书,与你分享书摘以及编辑心得。选读《最贫困女子:不敢开口求救的无缘地狱》。邀请 余宛如 委员一起阅读,从日本贫困女子现象看台湾当代的贫穷困境,下一步,我们该带着这些底层不的翻身的女人们,通往哪里?(推荐你看:《最贫困女子》选读:卖春少女的恋爱诈欺

《最贫困女子:不敢开口求救的无缘地狱》书评──不再拒绝面对!改善女性贫困从现在开始做起!

文/民进党第九届不分区立委 余宛如 委员

感谢光现出版的推荐,让我有机会阅读《最贫困女子:不敢开口求救的无缘地狱》。作者铃木大介用细腻的笔法,充满反思与自我对话的形式,带领着我们去“看见”这些在贫穷地狱中挣扎的女性。彷佛透过他的眼,看见这群被排除在分析、讨论之外的女性,她们被埋没在性产业、在贫困的地狱当中,背负着许多歧视与误解,难以翻身。

《最贫困女子》精准地分析“贫困”与“最贫困”,而通常会落入此两种分类的女性多半失去“家庭”“地缘(社区)”“制度”的协助,再加上面临“精神”“发展”“智能”等障碍,因而无法摆脱贫穷。

作者在书中透过反思告诉我们,恣意批评这些女性“为什么不申请生活补助?”、“为什么溺死前不赶快求救?”、“为什么不去找个好工作?”、“一定是妳不够努力!”并无法解决问题,只是再度刺伤她们的自尊。

面对困难,有的人会求救,有的人却不知道该如何求救。假设路边有一名女性跌倒,久久不能起身,大部分的人会想伸手将她扶起,但若她坚持地说“我没事”,或者瞪了你一眼,甚至大喊着一些听不懂的话,我想很多人都会转身离去。(同场加映:阻力最小的一条路!日本逃家少女为何选择卖春?

偏偏这群落入贫困地狱的女子和上述情况不谋而合,有的不喜欢麻烦别人,有的认为张扬自己的困境不光彩,有的因为没有受到良好教育不知如何求救,有的从小就在不健全的家庭长大,有的是身心有残缺的女孩,有的则是担心小孩遭受歧视或害怕与孩子分离而不愿申请生活补助。

这些血淋淋的故事恐怕不只发生在日本,或许就潜藏在我们生活周遭,只因为这个社会对于女性有太多不合理的要求和压抑。在日本,女性要找到一份正职、高薪水的工作非常困难,步入婚姻后,更要面对照顾家庭与工作两头烧的窘境。台湾女性也同样面临职场上的发展空间仍远不如男性、家庭照顾责任加诸其身的困境。


(图片来源:新闻资料

在个人能力的发展、权利与机会上都较男性少的情况下,女性极可能一不小心便掉落在社会安全网之外,并被许多假象掩盖。美国学者 Diana Pearce 在 1978 年首度提出“贫穷女性化”(the Feminization of Poverty)的观点,她观察到美国在 1976 年时,16 岁以上贫穷人口组成中有三分之二是女性,70% 的老年低收入户户长为女性,并且有一半的低收入户人口是由来自以女性为户长的家庭成员所组成,使得贫穷问题成为女性议题中重要的一环。

至今关于贫穷女性化的定义仍有诸多讨论,从广泛的角度来看,其指涉的是世界各国普遍存在女性贫群人口逐渐攀升的趋势。2014 年,日本 NHK 电视台播放了“看不见明天—日趋严重的年轻女性贫困化”专题,引起广泛回响,报导指出每三个单身女性劳工就有一个年薪不满台币 34 万元。

台湾则是有所谓的青贫族,未满 30 岁年所得仅有 44.08 万,薪资水准倒退 17 年;而根据统计,女性受雇员每人每月薪资平均为男性之 83.01%。此外,学者研究亦指出,台湾的女性贫穷状况近年来确实有上升的趋势,女户长家户的贫穷率也一直高于男性。

若不从制度、社会认知、人民价值观去改变,将会有愈来愈多的女性落入贫困。至于要怎么具体落实,我认为,必须从三个层面下手,一是改变社会对女性的刻板印象,从家庭与教育开始着手,二是加强社区或社群的培力机制与在地的连结,三是社会福利制度的完善。唯有从国家政策下手,全面构筑更贴近人民需求的社会安全网,看见对女性不友善的系统,改革这个不友善的体系,才能普遍改善女性的处境。

很谢谢光现出版社给我机会接触本书,也推荐大家阅读这本书,这本书带给我许多震撼与反思。许多人以为这样的处境与自己无关,或与自己身边的人无关,然而面临社会快速变迁、全球经济发展停滞、产业面临转型之际,每个人都可能在下一秒失去工作、步入贫穷。书中的每一个故事都值得我们省思,关于这个已然病态的社会结构,或者更进一步思考,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赠书活动】一起阅读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