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将由短篇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神力女超人 75 岁了,甫被联合国开除的她究竟是美丽尤物还是女权英雄?又或者女权英雄就不该性感吗?让我们从她漫长的历史慢慢看起,再来定夺。(推荐给你:

2016 年 10 月 21 日,联合国授证给神力女超人,宣布神力女超人将成为妇女署 2017 年的荣誉大使。继艾玛华森后,神力女超人将替女性赋权与性别暴力发声,实践性别平等的永续发展目标,消息一出,引来广大讨论。(推荐回顾:

群众疑惑着,穿着露出乳沟的红色马甲,露出大幅大腿比例、衣着清凉且高度性化的神力女超人形象,真是联合国想传递的女性主义未来想像吗?

一封超过四万五千人连署的签名请愿书送进妇女署,上头写着“神力女超人早就变了,从原先的强悍独立的‘战士’形象,扁平成裸露的性感角色”,妇女署摸摸鼻子于 12 月 16 日宣布神力女超人卸任,大使计画暂停。

神力女超人究竟是女性主义的偶像,还是父权体制的扭曲产物?让我们先从神力女超人的历史看起。

40年代,神力女超人的身世之谜

神力女超人 75 岁了。没有人会否认,她是世界上最知名的虚构女英雄。

她于 1941 年诞生在阳刚的 DC 宇宙,被唤作“新米利亚的黛安娜公主”(Diane Prince),来自只有女人的乌托邦亚马逊,她以强悍的战士形象,来到美国为正义、爱情、和平、性别平等而战。

神力女超人在《群星漫画》与《迷情漫画》首度连载登场,佩戴的武器包括能让人吐露真话的“真言绳索”(Lasso of Truth)与能抵挡雷击刀枪不入的“神力手镯”。当时正值二次世界大战,漫画反映真实世界,神力女超人加入蝙蝠侠、绿灯侠、沙人等人的正义联盟,共同打击轴心国军队与超级反派,值得注意的是,神力女超人当时是以“秘书”的头衔被强调着。

神力女超人的创作者威廉(William Moulton Marston)是心理学家、女性主义者与 DC 的教育顾问。他观察当时 DC 漫画满是阳刚气息,于是提出女性漫画英雄的概念。他以当代的美国女性主义脉络为灵感,融入生猛的女性主义诉求,例如艾米琳(Emmeline Pankhurst)的女权参政与桑格夫人(magaret sanger)的计画生育。

神力女超人确实带点当代女性主义的呛辣,1943 年,神力女超人在漫画中竞选总统,尽管时空背景仍设定在遥远的“1000 年以后的未来”,对四零年代的阳刚漫画来说,仍有关键意义。(毕竟半世纪以后的美国,依然不见一位女性总统的身影。)(推荐阅读:

她呼吁女人与她一起挣脱身上的枷锁,她高喊女人要同工同酬,她拒绝史蒂夫喊她天使并跟她求婚,她说“在社会正义之前,我不想结婚。而且,如果我跟你结婚,我就得假装我比你虚弱了,亲爱的,我可不想这么做。”

对四零年代的美国来说,神力女超人大张女性主义之翼,反过来拯救军人阳刚形象的史蒂夫,言当时女人所不能/不敢言的父权丑恶,大胆想像一个女人与男人同样强盛,甚至更加强悍的女性乌托邦。(推荐给你:

70年代,从美丽威胁到性感尤物的神力女超人

神力女超人一路战斗到七零年代。

1974 年,DC 推出以神力女超人为主角的电视真人电影,由 Cathy Lee Crosby 出演,电影中弱化神力女超人的超能力,将她转变成一个近似詹姆士庞德的特工人物,不受观众欢迎。

1975 年,以神力女超人为题材的电视剧《The New, Original Wonder Woman》于 ABC 电视台问世,时间同样设定在二战时期,由琳达·卡特出演的神力女超人一炮而红,第二季与第三季更是顺势将时间背景设定于 70 年代,高度还原的衣着,深褐卷发配白金发箍,红色紧身衣搭蓝色星旗热裤,大红马靴与黄金手环,萤幕前的神力女超人性感可亲又善战,形象根植人心。

她从四零年代的女性主义威胁,慢慢变成美国全民的性感尤物,当时男孩卧室几乎都贴着她的海报,琳达对此表示不快,“我不想成为所有美国男人的性感尤物,我只想成为我老公的性感宝贝。我一点也不喜欢自己的照片贴在陌生男子的卧室里,他们会想着海报做什么我都知道。”

紧身、星条旗、大范围的乳沟与大腿裸露,神力女超人不想以性感为武器,但谁也不能否认她强而有力的性感展演。

70 年代,神力女超人也与第二波女性主义代表读物:《女士》(Ms.)杂志走在一起。由女性主义大将史坦能(Gloria Steinem)与修斯(Dorothy Pitman Hughes)联手创办的杂志,两度启用神力女超人作为封面,为女性夺权,高喊“女人不需要男人,就像鱼不需要钓竿。”(推荐阅读:当《女士》遇上《柯梦波丹》

神力女超人的形象自此便得复杂,标签亦是双面的,人们心里疑惑着,性感而神力无穷的女超人,为何在乎同工同酬?她来自阳刚阵营,一面服装迎合着男性凝视,一面打击着父权恶境,她到底在替谁代言,要为谁发声?

消失神力的神力女超人

疑惑一路延续,神力女超人渐失初期力度,她的女性主义论述没有推陈出新,而她性感依旧,在新一辈孩子印象里,她更像美丽玩偶,人们听不见她口中呐喊的究竟是什么。

Jill Lepore 在 2014 年出版的《神力女超人的秘密历史》一书提到,神力女超人的形象复杂而双面。创作者威廉的个人偏好,反覆出现神力女超人的故事情节,他对枷锁与捆绑的高度爱好,表露无遗。

“于是你看,神力女超人又被困住了!她被锁链拴住、被捆绑、被铐住、被套上脚镣、被反锁在牢笼里、被绳索捆着塞进玻璃箱扔进大海...”Jill Lepore 留下评论,“我不确定能不能说神力女超人拥抱女性权益,但我不停看见无所不在的恋物情节。”

神力女超人的“女性主义神力”逐年消失,她不再呛辣,不再颠覆,不再能挑战父权社会的神经。就在此时,新任的神力女超人于《蝙蝠侠对超人:正义曙光》里现身,她是盖儿贾多特,她曾在以色列军队服役两年,她曾试镜过庞德女郎,她花五分钟就说服导演让她出演神力女超人,她是两位孩子的母亲。

盖儿贾多特的刚柔并济,让人重新想像神力女超人的当代意义。选角释出时,曾有网友攻击盖儿贾多特的身材纤弱,不似神力女超人的丰满曲线。她巧妙回应,“这是新一代的神力女超人了,而且所有的人都可以花钱去隆乳。此外,神力女超人是亚马逊人,根据历史,为了射箭与战斗方便,她切掉自己一边的胸部,所以若是要我完全终于原着,问题可能很多。”

她翻新神力女超人的女权印象,表明神力女超人的出现,不是为了跟哪个英雄谈场火辣恋爱。“诠释她的独立很重要,神力女超人不是‘谁的女友’,她不依靠男人,但不代表她不愿意去爱,她有强大的关爱之心。”(同场推荐:

所谓的女性主义,不见得是与阳刚硬碰硬,要的不见得是齐头式的平等,更可能是看见长期被排挤在外的阴性力量,走出阴性的反扑路径。美丽与性感可以是武器吗?新一代的神力女超人,正做着这个实验。

神力女超人七十五岁了,随着女性主义论述的持续翻新,她也持续地变形,长出新的生命定位。(推荐阅读:

那么你说,神力女超人究竟是女性主义的偶像,还是父权体制的扭曲产物呢?被联合国强制下架的神力女超人,未来是否有继续为女性主义奋战的可能?我们非常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