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的【女人迷X海苔熊为你点歌】单元,每周三晚上七点,在女人迷准时为你放歌!结束一段深爱的关系,随之而来的掏空、空白感都让人窒息,该怎么让自已重拾生活的重心?亲爱的,人生就像一列火车,有人上车有人下车,请耐心等待,那个在对的时间买票上车的人一定会出现。(推荐你看:人生像登山,你唯一能做的是坚持

亲爱的海苔熊:

要分手的那个月,刚好是电影六弄咖啡馆上映,七月吧我记得。我不懂为什么我让他累了,我给他压力了,我忘了要多爱自己一点,我的安全感来自于他。他给我的回应,他给我的讯息,他的一字一句跟话语。我忘了找到自己生活的重心。当他说要分手,我难过到没办法思考,我每天起床,看着我们的回忆,然后听着这首歌,单曲循环,又睡着,再起来看着回忆,每天重复着这个循环整整两周。我忘了身边还有爱我的人,会担心我。我想要假装自己过得很好,不会受影响,但是我其实很不好。我不敢让爸爸妈妈看到我的样子,所以我离开家里到台北去找妹妹。

两周后,我们分手了,整个暑假,我都在疗伤,因为是暑假所以我可以很颓废,但也因为是暑假,所以我好失去生活重心,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分手四个月,我看了很多文章,我只想对他说:对不起。当我听到这首歌,我会知道我当初好难过,但是我熬过来了。我当初的那个状态真的很差劲,尤其是对最亲近的妹妹。(推荐你看:塔罗食堂:那些失恋教会我们的事

谢谢你的文章,我面对了哀伤,让自己过得很好,向自己证明:没有他,我也能很好,有很多爱我的人啊。总有一天会有个人在对的时刻拿着车票走上我在的车厢,而缘分就此开始。

——茗(点播时间2016/12/11 上午 12:52:46)

亲爱的茗:

“为何不放 既是过往云烟

想要遗忘 怎么反覆挂牵

往哪里找安慰 会简单一些

我被思念制约 快乐显得卑微”

那天,他最后还是决定要离开了,离开属于你的世界,离开了这段让他疲累的关心。或许是错愕,或许是不解,在那地狱般的一个月里面,你辗转反侧,每一天都像是行尸走肉,甚至有很多“自己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的行为,伤了身边的人,让你愧疚万分。即使是在这个时候,我仍然能够感觉到你的贴心,你对爸妈的贴心,所以你选择离开家里,上台北找妹妹;直到今天,你仍然觉得有点对不起那个时候在身边陪你的人,尤其是她。

关系,一直都是你人生当中很重要的事情——不论是你与他、你与爸妈、甚至是你与妹妹。正因为关系对你来说如此重要,你当然不希望给他们负担,造成他们麻烦、让他们担心。

互为表里:依赖、关心与压力

但吊诡的是,有时候你越不想要让自己太依赖,反而还是造成别人的麻烦(尽管别人不一定觉得是麻烦)。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以关系为核心的人,往往也会努力地“给出自己”,给到自己都不见了[注1]。

“我对他的好,不求回报,但是有一天他却跟我说,这样的我让他害怕、让他觉得很有压力。我不懂,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要求他我做些什么,为什么他还会感觉到压力?”曾经有一个朋友这样跟我说,这的确让人很挫折,但有些时候,关心和压力就像是一体两面;也有些时候,那个“看起来是关心”的行为,其实是一种依赖。(推荐你看:单身日记:《六弄咖啡馆》不是不信爱情,而是爱得务实

或许你会问:“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自己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压力⋯⋯既然他不希望我那么依赖,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其实,有时候我们会高估自己忍耐的限度,或者是低估“这次先不说”对这段关系的影响,或是为了避免争吵而,不去触碰敏感的话题[注2, 注3],但也因为这样,增加了两人之间更多的不确定性[注4]。

在交往一段时间过后,我们逐渐会开始去思考承诺的议题。当他没有办法表现出你所渴望的亲密,或跟你的距离太过粘腻,有些声音就会开始在脑海里面响起:眼前这个人,是否真的适合陪我走过余生?

“刚刚好的依赖”就像是一门艺术,很难达到穠纤合度,所以大部分的伴侣终其一生都是在尝试平衡依赖和独立这两件事情。不过,当两个人沟通的频率不多,或是总是喜欢忍到最后一刻才爆发,往往能够调整的空间也很有限了。

一张新的车票

“有些从前太尖锐 谁脚步太遥远

让结局 被遗憾 写下了句点”

回首这段过往,或许是上错了车,或许是在不对的时间上车,你手中握着车票,却最终没有抵达想像中的幸福。在重新“购票上车”之前,我想更重要的不是买票,而是找回对自己的控制感。

有时候,心里面那句“没有他我也可以过得很好”只是一种自我欺骗而已。那个“想要证明给谁看”的自己,其实也只是一种不甘心的表现。这样的自己,仍然会因为对方的“看到或没看到”而感到开心或失望,还是被对方所控制。不过,这样的想法其实也是一个分离个体化的过程(Separateness-Individualization)[5, 6],毕竟要脱离一个影响我们如此多的人,势必要经历一些宣示和切割,透过假装、勉强、颓丧、辗过那些不习惯的日子[7],然后慢慢找回自己的样子,慢慢明白,只有自己可以是自己生命的重心。

“你不需要为谁而幸福”并不是一句口号,而是在走过这些脆弱、面对这些哀伤之后,对自己的一个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