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选书】单元,我们将一月诚挚推荐一本好书,与你分享书摘以及编辑心得。选读《最贫困女子:不敢开口求救的无缘地狱》。日本有一群少女,她们从家暴、被弃养的家庭逃出来,不得不去从事非法卖春,这样的女孩们,渴望恋爱和婚姻,并不是为了获得男性扶养,也不是期盼成为家庭主妇;只是单纯深深受到恋爱的吸引。究竟这是为什么呢?(推荐阅读:

讨论恋爱方法的必要性

最后我抱着会遭到众人批判的觉悟,提出一项建议──希望从事性工作的当事人与支援团体,尝试“将恋爱方法系统化”。尽管这项提议在众多严肃话题中听来廉价,我却是认真希望大家思考这项议题。

女性主义者在讨论女性贫困的问题时,不断否定女性对于恋爱的依存与相互依存──依存与相互依存是家暴的温床,恋爱至上主义更是不幸的开始;女性的自立是不再仰赖男性,透过职业训练和经济独立而活;暴力和虐待无法藉由恋爱所得到的认同来解决;这世上没有白马王子,所以女性要投资自己,所以女性要努力自己肯定自己!女性主义至今的做法是不断地赋权。肯定恋爱似乎否定了之前提及的性工作正常化。

然而,恋爱对于从事性工作的最贫困女子而言,却也是十分切身的话题。因为她们都十分渴求恋爱。她们渴望恋爱和婚姻,并不是为了获得男性扶养,也不是期盼成为家庭主妇;只是单纯深深受到恋爱的吸引。究竟这是为什么呢?


source

其实,受访的逃家少女很少之后持续与我联络,其中会持续与我联络好几年的特征在于,和可以长期交往的“好男友”同居,或是结婚与生产。为什么走进爱情与婚姻的逃家少女,才能长期与我联络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如同逃亡般的街友少女断绝了和社会福利制度与机关的关系。找到可以同居的男友,并未转移放在老家的住民票;住在都市里不需要驾照,需要健保则付钱向认识的人借健保卡;从事色情行业不需要申报,也不需要缴税……少女之所以从无根的浮萍半强迫恢复和社会福利制度与机关的连结,在于结婚、登记、生产去看妇产科,以及给小孩报户口等时机。

逃家少女往往非常渴望恋爱,比起缺乏爱情与肌肤接触,也许是本能发现“恋爱或结婚成功的话,便能摆脱目前的状况”。我觉得这并非经济方面的依赖,而是在孤立无援一如战场的日常生活中,避免危险的行动。

因此讨论解决方法时,还是无法避免听起来过于单纯的“恋爱解决法”。

避免自爆型恋爱,将恋爱方法系统化

我所说的恋爱解决法,绝对不是什么积极的讨论。之前提到少数透过结婚或生产而完成“社会化”的逃家少女,会继续与我联络,但悲伤的是,她们依然处于贫困的状态;甚至不少人又回锅从事卖春的工作。(推荐阅读:

理由在于,她们高得不像话的“恋爱自爆率”。她们渴求恋爱,却在恋爱的路上遇到挫折,或是因为恋爱而再度沦为贫困。以下利用四个例子,说明逃家少女自爆的模式。


source

【例一】

了解少女的成长环境与痛苦的男友或丈夫,往往最后会沦为虐待她们的对象。主要原因正来自少女心中的黑暗。例如,以前遭遇过虐待和家境清寒的少女,在进入稳定的生活环境后,心中的痛苦往往会一口气爆发。例如恢复逃家时暂停的自残行为,或是破坏和男友同居的房子。我甚至见过一名少女趁着男友去上班时,把自己的粪便放在盘子上,再冰进冰箱里。我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却回答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如果是他,我想应该不会生气。”

这正是所谓的“试探”。少女第一次遇到可以任性的对象,一方面想要尽情任性,一方面也因为人生不断遭遇背叛,于是想试试看:“这个人真的能够拯救我吗?”“不是要骗我的吧?”“他可以忍受我的任性到什么程度呢?”就连我去采访时,也遭遇少女摆布。

为了采访而等上九小时屡见不鲜,对方也并非发生严重的事情才迟到;采访时明明表示今天晚上九点跟男友约了要见面,但到了十点,甚至是十一点也不离开。我问少女:“男友不是在等妳吗?妳的手机一直在响喔?”少女却莫名露出有些开心的表情说:“嗯~~他会生气吗?可是他人很好,可能不会生气。”

除此之外,我把另一种试探命名为“分手诈欺”。这也是少女经常使出的手段。明明和男友的生活一点问题也没有,却突然好几天行踪不明,或是在对方工作时传简讯表示:“我们分手吧!我觉得这样比较好。”这八成也是一种依恋障碍。“对方真的爱我吗?”“我真的属于这里吗?”“我会不会又失去这里?”一方面是处于这样的不安,而决定自己分手;另一方面则是希望男友对自己说不要分手。(推荐阅读:

试探行为无须再多加讨论,然而少女的试探却是非常随意、冲动及麻烦的。环境愈是安定,心中的痛苦愈是容易爆发。其他人无法了解,也看不见她们的痛苦。站在身为伴侣的男性立场,往往会觉得:“为什么我这么努力,她却不懂呢?”“为什么我做了这么多,还是帮不了她呢?”这股无力会在不知不觉中化为家暴。原本了解她们的人愈是化为加害者,少女的痛苦就愈是严重,也愈是难以解决。

【例二】

虽然下笔描述这类例子时有些踌躇,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受访者中从小遭到虐待或弃养的性工作者,往往有“脚踏两条船”与“外遇”的倾向。虽然也有全心全意只爱一名男性的纯情性工作者,然而相较于一般女性,比例还是比较高。如果被男性发现,当然可能会遭到家暴或分手;当事人往往也为此烦恼:“从事性工作却毫不在意,表示我很奇怪吗?”“为什么交了男朋友就一定要辞掉色情行业的工作呢?我真不懂。”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将这类女性分类为“博爱型性工作者”。

她们虽然会因为外遇而破坏自己的恋情,个性却绝对不坏,也不是喜欢背叛的人;只是会单纯同时爱上多名男性。原因还是来自于儿童时期并未由特定的人士养育,也没有接受过来自养育者的正常反应,而导致依恋障碍。她们“无法依恋特定的对象”──虽然谁都爱,却不觉得自己能打从真心爱人。


source

这种心态,会伤害从事性工作的她们。例如,否定性工作人士会在讨论时,提出幼稚的疑问:“你能接受自己的女友或太太从事性工作吗?”“你不在乎女性有了先生或男友却还是性工作者吗?”讽刺的是,她们往往真的“不是很介意”。

就算有了固定的男友,还是能毫不犹豫地从事性工作。她们一方面接受自己从事性工作,一方面却又担心自己是否异于常人,导致心灵陷入不安。

虽然直接认定虐待和弃养会导致女性容易从事性工作,未免过于直截了当,然而,从事性工作的女性往往会陷入恋爱失败与遭到家暴,进而逐渐讨厌无法正常恋爱的自己,最后还是无法辞去性工作的恶性循环中。

顺带一提,也有一种男性很容易和博爱型性工作者交往。这种男性小时候也遭遇过虐待,无法依恋特定的对象。如同前述,酒店经纪人与牛郎,大多童年时代遭遇过虐待,或是家境清寒,容易亲近境遇相同的女性。他们不仅具备相同的成长经验,也都是“博爱型性工作者”。他们也“不是很介意”女朋友从事色情行业或性工作。情况类似的两人,因性工作而相遇、交往,一起外遇也同时加深彼此的依赖关系。先撇开关系是否正常的疑问,这种恋爱型态往往看起来比较安定。

【例三】

另一方面,经常出现在“藉由生病以博得同情”的牛郎身上的,是经济问题所导致的家暴。如同前述,“都是因为妳,我才活得下去”的相互依赖关系,会大幅满足女性需要肯定的渴望。然而彼此的精神状态都不稳定,表示无法赚取维系家庭所需的金钱。

逃家少女和男朋友开始同居之后,往往会出现失眠或不安等症状,或是因为忧郁症发作而必须定期看医生;也有人对于非精神科医生处方的抗焦虑药或安眠药上瘾。根据我采访的经验,大约有八成以上的逃家少女会陷入这类情况。有些人甚至会因此导致思觉失调症,不得不住进精神科的隔离病房。

但是,定期看精神科医生、住院,以及精神状态不稳定而无法工作,表示必须支付大量的医药费与所得减少。这段时期必须仰赖伴侣个人的收入,才能维持家庭。缺乏生活费时,赚不了钱的那一方,或是看起来像在偷懒的那一方,便会沦为攻击的对象。就算交往初始觉得两人的关系是“相互支持”,但最后还是会导致家暴。

【例四】

所谓的“吃软饭”,也就是女性送钱给男朋友花的例子,也经常出现在最贫困女子身上。她们会把自己从事性工作赚取的金钱,送给倾诉梦想的牛郎或乐手。这类例子短期多半是幸福的结局。换句话说,女性拥有一定程度的收入时,可以肯定自己是“赚钱给男友花的女人”,不会像其他例子一样突然情绪低落。但是长久下来,会怀疑自己:“一直这样下去好吗?”开始批评男友不工作时,便会遭到对方家暴。

这种例子最糟糕的是,援助男性而带来短期的幸福体验,会导致女性下次谈恋爱时,依旧选择相同类型的男性。所以,吃软饭的男性可说是爆炸慢、有期限的地雷。

同场加映:赠书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