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将由短篇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流行天后玛丹娜(Madonna)今年 58 岁,她在接受告示牌(Billboard)“年度女艺人”殊荣时,发表演说批判媒体与大众对女星的厌女待遇,一起看看玛丹娜坏女性主义的不正确之路。(同场加映:

《告示牌》为美国最具权威排行榜的音乐杂志,每年颁发的年度女艺人大奖引人注目,今年,这个奖项由玛丹娜(Madonna)娜姐拿下,她出道 34 年,除了流行女皇名号,人人称她一声姐。

这声姐,是玛丹娜横越青春来到老年愈趋霸气,她是史上唱片销量最高的女歌手,西元两千年前她在流行文化界带来充满弹性的情欲符号:虐恋、捆绑....。文化评论家说玛丹娜是性叛逆者,更有人指点玛丹娜太过奔放的情欲已脱离常轨。不过,世俗批判她,部分女性主义也诟病着玛丹娜的大胆作风,光是那一句她在川普与希拉蕊总统大选时说的“投给她我就替你口交”让女性主义者闻风丧胆。

许多人爱恨着这位全球性感天后,一面做黑特一面迷恋她,这个狂放的女子在 2016 年美国《告示牌》颁奖典礼上说:Sorry,你们一直黑特我,但是老娘我,现在就是站在这里。(同场加映:

让我们一起跟着玛丹娜今年的得奖演说,进入她叛逆不羁的一生。

反抗女明星守则一:谁说你可以漂亮,但不能太聪明?

“作为一个女明星,我得感谢你们在我不断遭受厌女与不间断地言语霸凌羞辱的34年过去后,还能颁发给我这样一个奖项。在娱乐圈我们玩着这套游戏:如果你是女孩,你就必须遵守游戏规则,以下请注意。你被告知要漂亮、可爱、性感,但是千万不要太聪明,千万不要有太突出的观点。”

1990 年美国《资本家》杂志评论玛丹娜为一代最聪明的企业家,她的唱片销售以亿计算,然而玛丹娜赚饱荷包,只有一个信念:让别人来决定自己快乐的人,是贫穷的人。

“我很悍,我有野心,我确切知道我要什么。如果这让我变成了个婊子,行!可以。 ”

她的聪明很锐利,丝毫不愿隐藏。当然,玛丹娜也没有少受骂,或许你会说并不是每个女孩都有她的资本,可以让自己冒出头来争取权益,可是别忘了,玛丹娜也经历过父权社会与部分女性主义联手将石头砸向她的日子,正因为她不胆怯自己的锋芒毕露、她敢于忍受镁光灯的刺眼与伤人,所以她像一把野火烧不尽,蔓延在音乐流行文化圈。

反抗女明星守则二:无须淫荡的恰到好处

“你被允许作为男性眼中的洋娃娃、扮演他们的荡妇,可是你别想有自己的情欲。然后千万,我是说千万,千万不要向世界袒露你的性幻想。规则告诉你,就做男人喜欢的女人吧,还有一点别忘了,你要让其他女人们也感到舒服喔。”

玛丹娜说的是,社会对女人性的双重标准。日本作家上野鹤子在《厌女》一书提过男人把女人切割为“圣女与妓女来统治”,也就是说作为结婚对象的女性和玩乐对象是大不相同的,生殖功能女性与性愉悦功能女性两个族群在父权眼里界线明确,互不侵犯。像玛丹娜这种不守规矩的人自然使人恐慌,她向来不取悦特定族群,所以没有那种“讨好男人、也不得罪女人”的心思。

玛丹娜曾在访问提到,许多男人惧怕她,是因为男人害怕女人同时具有权利与自主的性快感。玛丹娜引起的男性焦虑点出男人害怕失败、害怕女性主体超越父权的潜在意识。她不断挑逗体制,以狂傲的姿态超越自己。至今,玛丹娜还是唯一在舞台上抚摸着自己下体表演的女星。(推荐你看:

反抗女明星守则三:千万别变老?老了也能有情欲

“最后,不要变老,变老就是你的罪,你会遭受公然的歧视与侮辱,完后彻底从音乐圈消失。”

在告示牌得奖演说中,玛丹娜再次踢馆娱乐圈崇尚年轻的规矩。整个美国娱乐圈以商业利益为由歧视女性众所皆知,女星年过40即被业界“退休”,八卦媒体为销量剥削女性的身形与脸孔。玛丹娜在50岁那年面临逼人的媒体大怒:“F*CK!老娘就是 50 岁,你想怎样。”(延伸阅读:

媒体嫌弃她的老屁屁的松弛皮肤,去年,她在《Bitch I'm Madonna》MV 里卖着自己青春逝去的肉体,年近六十的她像个少女穿着丁字裤扭动身体、亲吻鲜肉,以身作则一个熟龄天后,玛丹娜信心满满地以贱货姿态迎接世人的瞠目结舌。

过去玛丹娜靠着自己的青春赚了不少资本,走在衰老路上,她正在为自己开辟一条新的路径,试图肉自己横生的皱纹勾起男性欲望,甚至在与少女的凝视间产生欲望认同。只有玛丹娜可以超越玛丹娜,比起艾玛华森的 HeForShe,她实在自私透了。玛丹娜像是承载了开天辟地以来女人身体的所有伤痕,一次性地暴露爆发在她的一生,为软弱的女人出一口气。

坏女性主义,走在一条孤独道上

最后玛丹娜提到自己的书《Erotica era and Sex》曾被 Camille Paglia 指控使女性主义退步:“那就样在说:‘喔你是个女性主义者,所以你没有情欲。’我可不同于这种女性主义,我就是坏女性主义。”

她细数,Michael Jackson 死了、 Tupac Shakur 死了 Whitney Houston 走了,Amy Winehouse 走了, David Bowie 走了,那些音乐圈的传奇都允陨落了,她正在替他们坚持着:“But I'm still standing. I'm one of the lucky ones, and every day I count my blessings.”

玛丹娜踏着男人往前进的行径众所皆知,她把女人的资本消费透彻,然而这样花费父权红利、利用资本主义是不是当代女性该懂得的教条?这个问题值得深思。玛丹娜走在后现代以性夺权的路线,然而玛丹娜镜像的反面,正是一群无法逃逸出父权期待、或是仍在父权底层被压迫的女人们。在当代女性主义实践的路上,玛丹娜是孤独而背离现实的,她的出现也提示了女性主义圈是否有包容异质的可能?也或许因此,她才成了传奇。

我们不该批判展示情欲的女人、将性剥削性暴力怪罪在他们身上,而该改变这个不欢迎女人情欲流动的社会。四十年前,玛丹娜 18 岁,她褪下衣物在镜头前表演着自己的乳头与阴部,她把长期被视为羞耻的女体搬演至舞台,一步步解放着被凝视与宰割的肉体。在性别解放的战斗中,玛丹娜走了一条殊途,她的坏女性主义破除文化建构的政治正确,用不正确的姿态,持续冒犯大众。(同场加映:

“我知道我很有争议,但我想我做过最有争议的事,就是一直坚持。最后我想说,你的反抗只会使我更加强壮、使我更努力,使我成为今日的战士,形塑我成为今日的女人。所以我要对你说,谢了。”

她今年 58 岁,她还站在这里,她是流行音乐界、女性主义圈永远的狂热现象。或许玛丹娜是个诡计,可确实让人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