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倍受瞩目的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替电影圈带来新的观看视野。心理谘商师韦琇从荣格心理学解读,我们该如何面对自己身上的面具?如果全世界都爱着面具背后的你,而你深知自己并不是如此,该怎么办?(推荐阅读:

文字/谘商心理师 韦琇

(内有剧情雷,观看请注意)

如果你现在的样子是大家喜欢的,但却不是你真正的样子,你会愿意脱下那个,带了很舒服、却很罪恶的面具吗?

在那场战争后,大家所不知道的事

“我们家除了你(Billy),哪一个是正常的?”19岁少年 Billy Lynn 的姊姊 Kathryn 如此形容这个家。Kathryn 因一场车祸,几乎丧命,大难不死,但全身缝了数百针,她的未婚夫在医院急诊时,要求解除婚约,Billy 难以接受姐姐遭此背叛、遗弃,愤而砸毁姐姐未婚夫的名贵轿车,并追打他,Billy 也因此被告。

在父母强制要求下,像是赎罪、像是调教兽性、像是用军饷筹姐姐整形费, Billy 从军去了,Kathryn 的未婚夫也撤告了。Billy 的父亲是个半身不遂、坐轮椅(车的行动力),情绪阴郁的男人,多数时间不发一语,但会将电视转到战争频道,大声播放着,似乎呐喊内心某个过不去的“战争”。母亲,在 Billy 伊拉克战事告一段落返家时,显得兴奋、愉悦,在不是感恩节的当天准备火鸡,给一家人吃食。(推荐阅读:

Billy 有次不当驾驶军车,被班长 David 和长官 Shroom(中译蘑菇)操练体能处罚,过程中,David 和 Shroom 获知 Billy 入伍原由,对他态度有些不同,多了点疼惜与照顾。在大树下,Shroom 跟 Billy 聊着印度毗湿奴与湿婆,Billy 似懂非懂的听着,追问 Shroom,好似期许得到“抓得住”的答案,Shroom 手按 Billy 肩,回他:“只要找到一个超越你的东西就行了”。一次任务中,Billy冒着丧命风险,抢救重伤的 Shroom,即便如此,他依然失去了 Shroom。

恰巧,这个冒死救 Shroom 的过程,被战地记者摄影机录下,美国人得知此新闻,Billy一夕之间成了全美大红人,其跟着所属 B 班军小队巡回接受表扬,并被安排在感恩节美式足球赛的中场表演,跟天命真女(Destiny's Child)同台演出。有加长礼车接送,有经纪人 Albert 积极想把他们的事迹对好莱坞销售拍电影赚钱。

一切来的突然,如梦似幻,Billy 回国后一直处在过度警觉、战争画面重现和睡眠困扰中,Kathryn 看出 Billy 有创伤后压力症后群,积极劝诫 Billy 就此退役,否则只会失去生命,并要求他接受精神科医师的帮助,这里,有 Kathryn 对 Billy 生病的着急,也有罪咎感,因为,Billy 从军与她有关。此外,Kathryn 会在 Billy 前,批评自己是没人要的“科学怪人”和嘲笑 Billy 仍是处子之身。

接受褒扬的记者会上,记者们的提问,有股无形的气氛在说:“说些我们想听的!你的英雄事迹”,Billy 有些不安,诚恳的说:“我不是英雄,我是个军人”、“这感觉其实满怪的,有人在表扬你这辈子最悲惨的一天。”在那场子,他认识了一位美丽、性感、善解人意的啦啦队女孩,他们彼此拥吻,Billy 起心动念:“我不想失去她...”,想顺着 Kathryn 提议,留在美国生活。

然而,他接着想,我留下来要做什么?我可以做什么?他发现同是蓝领阶层的人不管怎样努力,收入仍微薄,彷佛永无翻身之日的宿命。再者,经纪人 Albert 谈的电影价码不过是信口雌黄,Norm-有钱的足球队老板用:“你(Billy)特殊的经验已不单单是你个人的经历了,那是全美国人的经历”说法,意图要劝 Billy 同意低价卖出 B 班故事。

电影最后,如幻象一般,他坐入战车,先看到象头神玩偶,并与 Shroom 幻象相互以“I love you.”道别。

解析:面具背后的比利

19,是10字头的结束,接近20字头的开端,好似暗指 Billy 内在与其年纪一样,走在转化的重要关头。

母亲煮给全家吃一顿火鸡餐,感谢 Billy 英勇事迹、感恩上帝保佑 Billy 平安归来,给昏暗混沌的家,添了明亮曙光。相较母亲的滋养与低调,突显姊姊 Kathryn 的掌控与情绪化,她与 Billy 既亲近又冲突。Kathryn 自贬浑身伤疤的“科学怪人”,也嘲笑 Billy 处男之身。

这一段呈现 Billy 内在的女人(anima)是有一个程度的温暖,但有些阴郁、残破、损坏,也缺乏开启、建立、维系亲密关系的经验。anima 是所有阴性心理倾向的化身,诸如暧昧的情感和情绪、对非理性事物的敏感、个人爱情的能耐、以及个体与潜意识的关系(龚卓军,2013)。军人,类似古代的武士、骑士(维基百科,2011年3月9日)。骑士对淑女的狂热崇拜,指出了男人本性长出阴柔面的企图,使得男人本性跟外在女人的关系、男人本性与内在世界的关系区分开来(龚卓军,2013)。

Billy 面对战争冲击,本能的压抑,以保护心灵不受摧毁,但有明显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他面对美丽性感又善解人意的啦啦队员,自然而然的倾诉内心话,两人热情拥吻,萌生“我不想失去她”的念头,脑海出现对她的情欲幻想(erotic fantasy),他留下她的联络电话,两人互相提醒保持联络。再者,在女歌手宏亮嗓音唱国歌,天命真女(女子团体)热歌劲舞之下,女性、音乐,让他接触深埋在潜意识里的伤感、阴郁和沉重窒息感,留下男儿泪。

Billy 几个重要事件都与“车”有关,车子代表行动力,其行动需要“驱动”动力。Billy 的冲动驾驶、砸毁准姊夫的轿车与追打他,这些行动力底下,似乎是受够了内心深处的沉闷、大环境贫富悬殊、生命中很多的无奈,想要冲破这一切枷锁。是班长 Shroom(中译为蘑菇)给了他慈悲的关爱,总是对他说着人生哲学,Shroom 不同于 Billy 父亲的过度被动、静默、难以亲近的形象,他有一种长者亲和、关怀与睿智(智慧老人)。

毗湿奴和湿婆是印度教的神,且都是男性,毗湿奴是性格温和的神,常化身成各种形象拯救危难的世界,被印度人视为众生的保护之神(维基百科,2016年11月23日)。湿婆是印度民众最敬畏的神,敬他创造(转化)的职能,畏他是毁灭之神(维基百科,2016年10月23日),他同时具备了死亡与重生的能力。原先的 Billy 无法控制其毁灭性冲动,当他认同 Shroom 成为他阳刚特质一部分时,拓展其创新、客观、勇敢、智慧的内在的男人(animus)。

凑巧的是,蘑菇(mushroom)英文有“生命如蘑菇般短暂的”的意思,Shroom 似乎被设定好就是一个短暂出场的父亲客体,他生命的结束,像是 Billy 必须要当个孤儿,才能踏上心灵成长之旅。

全美声声唤 Billy 是“英雄”,在虚幻的名气与金钱的诱惑中,他对自己和未来有很多的不确定跟茫然,“英雄”成了他新的人格面具,这是一个危机意识,因为他遇到个体化历程的危险之一-心理上的自大,补偿过去自卑的需求(黄璧惠、魏宏晋,2012)。面具下的阴影,就是 Billy 有着企业家Norm 贪图权力、钱财的野心,甚至在战争中他曾“不经意”成为欺压老弱妇孺的军人。

当他可以在记者会上告知世人:“我不是英雄,我是个军人”,及以坚定语气告诉 Norm 其资本主义的错误时,Billy 克服了膨胀自我的考验,没有沉溺于璀璨的褒扬与钱财诱惑。电影最后,Billy 坐入战车,看到象头神玩偶(他是印度的智慧之神,掌管纯真智慧)(维基百科,2016年7月8日),并与 Shroom 幻象可以好好道别,听到 Shroom 慈爱地对他说:“I love you.”,他自发的回应:“I love you.”。

象征着 Billy 透过灵启,进入一个安全的涵容空间,他能够使用智慧,在某种无奈和限制的大环境下,倾听“本我”的讯息,整合阴性与阳性特质,跟人、跟自己、跟环境脉络做出有意义的连结,发展出被爱和回应别人爱的能力。(推荐阅读:

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比利

身为人,为了活下去,我们都带着什么面具?因为想要被人认可、喜爱,觉得自己有价值,急切求取名利、外貌仪态吗?或者,其实很想与人亲近,但怕被拒绝,所以表现无所谓、不在乎的样子吗?

是的,我们可能都戴着不同面具,想要保护内心敏感、脆弱的阴影,就像比利一样,表现称职的“军人”,来武装恐惧和悲伤的阴影。某个程度,这样好像“假假的”,但面具确实是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支撑我们可以在社会上存活。

然而,若我们不去看面具贴着脸那一面的阴影,我们会忘记、会困惑,我们到底是谁?到底为了什么而活?就会像 Billy 一样,出现某个程度的精神官能症状,骚乱我们的心灵,但那是阴影在提醒我们内心出事了,需要在一个安全涵容空间,往内心探索自己。(同场加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