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edy 的西藏旅人专栏,书写西藏风光,刻画藏人生活百态。从藏人的爱情观死亡哲学,我们看见藏人对生命潇洒,踏实当下,过好眼前每个的日子。藏人的一生可能没有惊心动魄轰轰烈烈的记忆,对他们而言生命是一条缓缓前进的大河,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Hedy 今天遇见什么美丽风景。(同场加映:人生像旅行,打开心才能看见风景

扎西这两天去搬蜜蜂了,原本蜜蜂住在草原上的,因为天气转凉了,要把蜜蜂搬去温暖的地方,好让它们过冬。扎西的蜜蜂养在青海省河南县,离贵德县城得五六个小时,他们在河南县找到一处很好的蜜源,酿出来的蜂蜜是金黄色的,扎西打开罐子的时候,蜜香扑鼻,我闻得口水直流,顿时觉得自己是小熊维尼。(推荐你看:每天一杯蜂蜜柠檬水,排毒美白健康选!

搬蜜蜂必须在晚上进行,这样出门采蜜的工蜂才不会找不到回家的路,搬家的时候,会让蜜蜂们觉得自己的家被扰动了,会特别凶,晚上行动可以稍微降低他们的攻击力。


扎西倒车,小心翼翼把车子停到安排好的位置,准备卸蜂箱

我们和扎西在一处农家院子会合,他和两位大哥开着大卡车,载着一车的蜂箱,风尘仆仆而来。卸货之前,要先看好行车路线和摆放的位置,一切都有学问,马虎不得,他们边说着青海方言,手比来比去,相当认真。

木制的蜂箱很沉,因为里头沉甸甸地装着蜂蜜,让蜜蜂从现在到冬眠前有足够的存粮可吃,所以这些蜜不取走,要留给蜜蜂,有时候蜜少了,还要泡糖水或放现成的蜜给蜜蜂吃。金瑜姐说,一个箱子住着1万到3万只的蜜蜂,好高密度的住宅区阿!

我搬过空的蜂箱,真的很重,扎西和大哥搬的是全满的,他们背起蜂箱的时候,箱上的泥土“刷!”一声全滑在他们背上,手上青筋暴凸了,还要小心应付眼前奋力振翅的蜜蜂们,是很不容易的工程。


扎西与搬着沉甸甸蜂箱的大哥

今年 36 岁的扎西,从 12 岁开始养蜂,是第三代的养蜂人,他的养蜂岁月加起来,居然和我差不多岁数了。原本住草原的他,婚后因为经营电商品牌的关系,才搬到贵德县城住,这样搬蜂的日子,一年得三四次。扎西晚上十点钟从家里出发,开夜车到河南县,休息一两个小时后就开始搬蜂,搬完了再开着五六个小时回到贵德,小心卸下蜂箱,才能回家,晚上几乎不能休息,“这是我们一年之中最辛苦的日子。”扎西和大哥的眼睛都累红了,疲惫地说。

和扎西的接触不多,我在贵德的时候他几乎都不在家,从旁观察多一些,和他直接的对话就少了。我的旅行自遇到金瑜姐起,就转了一个大弯,丝路只去了西宁和兰州,其他的点都来不及去了;虽然有些可惜,倒也无所谓,我旅行本就随性,哪里和我有缘,我就多待一些时间;反正,故事都是会留在心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