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日记,用 500 字写缱绻的单身心事。书写金庸系列,如果要爱,要爱得像《白马啸西风》的李文秀一样。愿白马驮我回中原之时,我还是一路怀有我爱的执拗,那都是很好很好的,但我偏偏不喜欢。(同场加映:

直到很久以后,才翻了金庸的《白马啸西风》。《白马啸西风》是金老难得的小品,想讲的事情很干净透明,最惊心动魄的不见得是华山论剑,而是一去不复返的生活,曾经爱过你的人,后来不爱你了。

李文秀,白马驮着她,载她到域外的荒凉大漠,还不明白种族是什么之前,她已经瞧见了那些瞅她的眼神,汉人是个撕不下的标签,象征掠夺与恶意。只有哈萨克少年苏普对她伸出手,赶过羊群,听过天铃鸟歌唱,在草原上躺卧望着星空,他把自己第一次杀的狼的狼皮,安安稳稳地交到她手上,李文秀以为,那就是爱情。

那却是一场她要不了的爱情,她是汉人,他是哈萨克人,她舍不得苏普为她捱父亲打骂。她偷偷把狼皮放到另一个美丽的哈萨克女孩阿曼门前,她告诉自己,如果爱会让苏普受伤,那她再也不能见苏普了。她背向苏普,慢慢离开躺过的草原,她的歌声越来越远,她偶尔会想,苏普会知道我已经离开了吗?

苏普已经离她很远了,李文秀遥望,看见他跟阿曼后来在一起了。她心里想着,我爱苏普,所以不要他为我受伤,如果他再遇见喜欢的人,那也是很好的,只是她也没想过,苏普变得这么快。她觉得自己傻,又觉得这么傻是没错的。

她把幼时的爱情混杂眼泪,埋在黄沙之下,风一吹来就散,像她那年送给他的玉镯,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碎了,只有她还不肯忘。

故事的最后,李文秀骑老白马回中原,白马很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终究能回到中原,汉人中有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可是李文秀很执拗,“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欢。”

如果要爱,要爱得像李文秀一样。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好;我不喜欢你,也不是因为你不好。一个人的好与不好,与喜欢与不喜欢没有关系。

如果要爱,要爱得像李文秀一样。做一个为爱固执的傻姑娘,谈一场不为了得到的爱情,爱的时候全心全意,离开的时候背影也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