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斯特丹是一个有许多样貌的城市,来到这里,或许你会醉心于这个城市的惬意慢活,你可能会喜欢四处充满艺术气息的街角。今天要带你看夜晚的阿姆斯特丹,看它在夜里绚烂绽放,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让你不知疲倦,醉心于探索更多未知的美好。(推荐你看:就是要开到半夜!夜猫子不能不知道的五间咖啡店

文字|方家敏
照片|张柔

手中拿着红酒杯,深夜在博物馆微醺漫游,听起来是不是很浪漫呢?每年 11 月第一个周六,阿姆斯特丹的博物馆之夜(Museumnacht)正是这么一个疯狂有趣,又有点浪漫的计画。在梵谷博物馆喝着红酒欣赏爵士乐;游走在国家博物馆(Rijks Museum)的名画间,听着艺术家亲自导览;亦或是夜闯 Artis 动物园,醉醺醺地试图爬进企鹅馆,你所能想到最疯狂且不可思议的事,都将在这一夜发生。

从 2000 年起,由四位阿姆斯特丹博物馆工作人员与阿姆斯特丹大学的学生延续了从柏林发起的博物馆夜概念,开始第一届的阿姆斯特丹博物馆之夜,并于 2003 年成立了独立基金会 N8。在博物馆之夜当晚,全市超过 50 间以上的博物馆、文化机构、教堂、清真寺等,在晚间 19 点到深夜 2 点,无限制开放参观。除了常规展览项目外,各博物馆都在博物馆之夜安排特别导览、工作坊、舞蹈、音乐、或各种形式的艺文展演。(同场加映:西雅图夜未眠:来支好酒配上美式足球

在荷兰待了一年半,早有耳闻当地友人在博物馆之夜所做的疯狂行径,(例如在 NEMO 科学博物馆喝个烂醉吓小孩...)因此今年毫不犹豫的买了票,查好路线,买了瓶红酒就出发了。从最有名也最大的博物馆热区—博物馆广场(Museumplein) 开始,远远从另一个街口便感受到欢腾的气氛,而我们的首站便是队伍最长,也最令人期待的梵谷博物馆。以玻璃帷幕打造的梵谷博物馆,特别在今晚闪出绚丽的七彩灯光;手扶梯往下进入大厅彷佛瞬间踏入舞池,除了 DJ 台、吧台,原本贩售纪念品的商店成了小舞台,爵士乐手在台上忘情演出。有趣的是,多数参观者并不急着看展,反而啜饮着酒随着音乐起舞,让你忘了自己置身在博物馆中。(推荐你看:自由不等于放纵:在北欧,夜店不是不良场所!

进入展场后映入眼帘的便是映在白墙上的影像,那是以梵谷画作制成的动画,搭配优雅沈稳的大提琴,整个空间气场瞬间转换,而梵谷在墙上阴郁的脸庞似乎也鲜活了点。

下一站我们来到了距离仅 50 步的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Stedelijk Museum),该馆是阿姆斯特丹的当代艺术馆,外观看起来像一个浴缸,充满童趣。目前市立博物馆最大的展览便是尚・丁格利(Jean Tinguely)的巨大机械作品回顾展。瑞士艺术家丁格利引领 1950 年代的机动艺术的,并模仿抽象艺术家的作品来制造大型雕塑与机械艺术。

进入展场后便能听到金属碰撞的机械噪音,以及各式各样的互动式机械作品,同时展场内也设有不少激发创意的装置,让游客能动手做。深夜时段少了小屁孩在一旁跑跳尖叫,微醺的大人们似乎也找回了童心,在展间惊叹着互动机械精妙,拾起画笔玩得不亦乐乎。

接着我们远离观光区,来到位于阿姆斯特丹市中心东边,也是当地友人所推荐的热带博物馆(Tropenmuseum)。当时已是午夜12点,拖着疲惫身躯的我们不抱太高期望的走进热带博物馆,想不到却是那夜最令人惊艳的景点。在挑高且充满空间感的大厅半空萤幕出现了半是佛陀半是超潮DJ,带着金项炼与金属首饰的违和影像;大厅地板上有个约一整个小套房大小的白色枕头,仔细一看却是个充满气的空间,里面演奏着类似中东或是北非音乐,参观者或坐或躺地散布在大枕头里。

拐个弯进入另一个展场,原本放满雕塑和瓷器的空间居然摇身变成了夜店,年轻男女在11月的寒冷夜晚热情舞动,伴随酒精与音乐,令人目眩。(推荐你看:城市的慢灵魂,适合和自己散步的阿姆斯特丹

在我走出夜店(展场之一),头昏眼花近乎缺氧之际,馆内另一区写着 Ziezo Morokko,随着人群走进后竟是一个小小的机舱,馆员扮演机组员带着参观者来到摩洛哥。进入另一个空间,我彷佛来到了有花色瓷砖、塔吉锅与薄荷茶香的北非国家。穿越在拱门与白墙间,微醺之际,我已分不清现实与梦境,这里究竟是我所熟悉充满大麻与观光客,阴雨绵绵的阿姆斯特丹,还是那温暖遥远的国度。

后来,想尽办法值回票价的我与友人在半夜一点硬是走到 Artis 水族馆,感受一下夜游水族馆的魔幻氛围(酸软双腿),但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对我来说博物馆之夜最吸引人之处便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且总是会留下一点遗憾。

因为在每个时刻、每个空间,各种变化随时在发生,就在你绝望之际,可能在下一个展场便看到你最爱的 DJ,或是走进一个不知名的教堂却看见最奇幻、足以改变你一生的表演。对我来说,这就是博物馆之夜的魅力:在午夜时分,微醺之时,漫游在阿姆斯特丹街头,穿梭在博物馆间,即便下着冰雹都足以令你感受到属于大人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