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日是比利时西北边的一座城,有着哥德式建筑和踪横交错的运河,因此在欧洲被誉为“北方的威尼斯”。面对大量观光客涌入的布鲁日,当地居民依然保有自己的灵魂和生活,并没有被“观光”二字所改变,让我们跟着作者的文字和照片,看布鲁日的美好风光。(同场加映:【姚谦专文】旅行,看见世界静下来的样子

文|詹轩宁

布鲁日小镇漂流写意

每座城市都有不同的性格,就如同每个人截然不同的人格特质一般。
柏林是狂放不羁;慕尼黑是庄重老练;哈修塔特是神秘独立;布鲁日呢,我会用“从容优雅”这四个字来代表它的的城市性格。

布鲁日 Brugge 有着恒河沙数交织而成的运河穿梭其中,砖造哥德式建筑与清丽河景相互辉映而成的景致成了最深植人心的城市识别,有人说它是北方威尼斯,但我觉得它比威尼斯质朴,也比威尼斯纯粹。会拿威尼斯来当作形容词,想必其名号无人不知,不人不晓,我们可以自然而然地将“水都”与“威尼斯”画上连结。但要形容布鲁日,我们却拿威尼斯来做比喻,再将其连接到:“啊!是运河交错的小镇!”,这透过双重转折认识的城市,并不是一件可悲的事,反倒我认为这是一种幸运。(推荐你看:谁说花钱才能过好生活?威尼斯教会我的慢活哲学


专属布鲁日的城是识别


随处可见的水道与砖造哥德式建筑

一座城市欲保有自己的灵魂,守护其原本的生活方式,避免其不被观光人潮与庸俗的商业模式所淹没是相当重要的。我尚未造访过威尼斯,无法给予其更多的评论,可我感受得到在愈来愈多的商人尝试复制威尼斯的同时,它的灵魂也正一点一滴地面临被剥削的危险。城市要如何摆脱复制危机而依旧脱俗?城市该如何保有最原始的自我?布鲁日从未试图去复制或是模仿威尼斯,只是因为碰巧相像的特质,人们才会赋予它一个称号来帮助世人更快速的注意到它。

也许就旅游收益而言布鲁日只能望其项背,但它仍旧保有身为布鲁日的城市的本质,从未仰赖他人威望谋利。就这样,静静地伫立于欧洲大陆的西北方,笑看人群趋之若鹜的热门观光胜地,娴静而自得。单看布鲁日这三个字或许觉得普通,但若亲身走访,绝对能够明白它由内而外散发的魅力是何等出众。

如同许多以旅游业为重的观光城市一样,络绎不绝的人潮是布鲁日赖以为生的管道,神奇的是,这里的人们不论阴晴云雨,不论淡季旺季,他们仍旧悠哉地骑着自行车,优雅的编织蕾丝,悉心的守护船屋,聚精会神的制作巧克力。即便再喧嚣的人潮蜂拥而至,也会不自觉的被布鲁日的从容、惬意所渗透。当我踏进这城市时,感受到的不是充斥着铜臭味,四处张扬“观光”大字的贪婪样貌,而是人们从容优雅的生活轨迹。渐渐地,我们了解到其专属的城市样貌,嘈杂的人潮并未改变布鲁日,而是布鲁日的氛围渲染了我们。

所以我说这是一种幸运。

如同多数旅者,珍惜难得的“出国”时光是整趟旅程必须要遵循的圣旨!而最佳遵循方法无疑是事前做好功课,以最省时,CP 值最高的方式走完最多的景点。起初踏入布鲁日的我仍试图这么做。瞥了瞥必访清单,市集广场成了我第一个完成的目标任务。环顾四周,市集广场上整齐地伫立着幸运躲过两次世界大战战火而保存下来的中世纪建筑。这里可谓布鲁日的心脏区域,各式功能建筑,如各式商店、教堂、钟楼等阶环绕于此。

连欧洲每年不论大城小巷必会举杯欢腾、共襄盛举的最佳代表 ─ 圣诞市集也于此举行。而在市集广场中攫取我最多目光的是广场旁一行五彩缤纷的三角屋顶建筑,虽不及省政府大楼那般宏伟壮阔,但其梦幻缤纷的用色不禁让人产生了种再次坠入童话世界的错觉。(推荐你看:三个不可思议的真实童话仙境


五彩缤纷的三角屋顶建筑


圣诞市集布置

而广场旁高耸不容忽视的建筑是布鲁日的地标性建筑─钟楼。布鲁日钟楼建于 13-15 世纪。钟楼内部开放参观,原本兴致勃勃的想一览布鲁日全景,可惜当天排队的人潮实在太多了,只好饮恨放弃。​


地标性建筑─钟楼

道别了市集广场,我们开始往河边移动。贵为河道缠绕的美丽城镇,如有机会乘船随着河水飘移,放空心灵,恣意享受城市氛围,那绝对是绝佳体验布鲁日的方式之一。在途中也许我们无法控制拍照的角度,无法顺从自我意志取景,更无法预知接下来会撞见怎么样的景致,但正因为如此的“未知”才能够让我们遇见意想不到的惊喜,何况我们处在的是如诗如画的布鲁日小镇啊!


乘船码头旁景致


水路上意想不到的惊喜

另外,Brugge 在荷语是“桥”的意思,可想而知布鲁日城内的桥不胜枚举。拥有相似样貌却又截然不同的石桥们将运河分割的布鲁日紧紧相连,成了布鲁日的另一奇景。在经历30分钟如梦似幻的美景洗礼后,脑中便不自觉地想起了马致远所撰的《天净沙·秋思》。其中,“小桥流水人家”无疑是布鲁日的最佳写照,虽季节已推移至初冬, 没能与古道西风瘦马相符,但却也残留了些枯藤老树昏鸦的余影。


随处可见的石桥

离开了小船,以双脚缓缓地踩踏着城市砖瓦,尽情浸淫于身旁的水光云影时,突然间,我意识到当我处在这城市时,并不需要所谓的“计画”。规则与细节在这片土地上淡如云影,最重要的仅是着实的踏在这片土地上,悉心的感受身边的一景一物缓缓变换、推移,那样美好的时光,宛若一阵阵轻浅暖流拂过心头,洗净的不仅是一身红尘琐事,更褪去了身为外地人的枷锁。在那些片刻,我不是来自台湾的旅者,不是布鲁日的过客,而是与这片土地互相理解的灵魂。(推荐你看:命定的偶然《爱在日落巴黎时》


漫步于布鲁日街头

爱之湖对我而言可说是布鲁日最清幽的乐土,当我踏进这里时,总觉得时间的流转似乎随着身旁优游自得的地主们渐渐慢了下来。不过跟想像中不一样的是,他们并非旁若无人的滑行、玩耍,而是一个劲的想亲近旅者,试图把我们一同拉近他们所生活的美好国度。


爱之湖

到最后,我心中的布鲁日似乎不存在着圣血教堂、城堡广场、圣母教堂、玫瑰码头等观光景点,凭着感觉走啊走,没有过度包装、没有虚情假意,我看见的是它的质朴与纯粹。

这座城市曾经因为海道淤积,经济地位被安特卫普所取代,遗失了昔日闪烁的光环,自此之后有如睡美人般沉睡了 400 余年之久。唤醒她的不是王子,而是慧眼识宝地的作家,该地在被作家喻为“沉寂的老城”之后,吸引了大批欲探宝地的人前往,使其再次声名大噪。20 世纪下半叶,布鲁日重新唤回了过去的荣景,2000 年更被联合国世界教科文组织编入世界遗产的行列。如以一个人的生命曲线来看布鲁日,那它想必是个曾经壮年失志、隐退世俗,但在中年时却凭藉着自身的本质与实力,重新在世界上找到发光发热的舞台。

可以肯定的是,布鲁日从来不需要北方威尼斯这个称号,它只需要做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