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贩卖部开张,这是一家座落在城市里的小店,贩卖着人们的各种情绪、与向往的特质。如果,“感觉”是可以钱买到的,看看你自己身上的匮乏,你想买些什么?“生气”一直是每个人很避免在团体中发生的情绪,但你有多久没展现出自己的生气情绪?其实适时为情绪发声可以提醒大家给予自己更多的尊重。(同场加映:职场笔记:你为自己做的选择,都是最好的

“世界上真的有贩卖情绪的地方吗?”我工作前期总这么想着。

即便真的看到药水,我还是不信邪地觉得那只是加了色素的安慰剂。不可知论者就是那么令人讨厌,就算眼见一堆人喝下去有疗效,我还是不相信──除非自己试过。

这是个疯狂的念头。这么说好像有点污辱来买的人,但要我喝下去还真要点勇气,也许有一天我会尝试看看,但不是现在。也许是某个快要崩溃、或是自傲到需要调正回来一些的时刻?

“情绪药水不是这样用啦!”黑衣男人每次都神奇地读到我的内心话。

“不然怎么用?”我其实一直不太相信他,毕竟不知打哪来的,就说自己认识老板、还很早就是这边的顾客,神秘兮兮的,我不喜欢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你崩溃前已经来不及了,平常发现有些难解的情绪时,不要丢到一旁,赶紧来买药水服用!”他说,“知道你自己的情绪是好是坏,用药水后去微调,去比较,最终的目的是要你不需要这药水也能自己调整情绪!”

这会儿就有些道理了,不像电视购物名嘴只想把产品卖出去,贩卖部的宗旨还是关心“人”,让使用的人在情绪平稳后,能较理性的检视自己的状态、述说分手的经历、或是当初爸妈如何激烈吵架,导致你不再信任爱情的;每瓶药水与个人的交互反应都不同,会产生的、影响的层面也不一,还是需要每个人服用药水后的回馈,才晓得实际功效为何。(推荐你看:【情绪贩卖部】放手才有温柔,不再用自责压迫自己

宝妮是很特别的一位顾客,很多人都来买快乐、自信、勇气,但她不太一样,第一次看到她时是个很温驯的小女生,她踮着脚说:“我想购买生气!”

“好特别,你是我卖了数百瓶药水之中,第一个选这瓶的呢。”我努力翻找着,这药水从来没人买过,肯定被塞到最底层。

“真的吗?”她好奇了一下。

“妳先坐着吧,我想还需要花些时间找。是说,很好奇什么原因让你想购买生气呢?”我把手伸进柜子最里面,每抓到一瓶就看看标签。

“嗯……其实我国中的时候脾气很大,常常脸很臭,一点点不顺的事情就会让我生气,大家也很怕做错事让我不开心。”宝妮看起来有些别扭。

“什么事情转变了妳?”她来买“生气”药水,而且现在看起来不像她形容的那样,我才想这么问。

“是从我遇到了我最好的闺蜜,我们为了我的脾气常常吵架……于是我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要更宽容、更懂得原谅别人,才能让自己不要这么容易生气,影响到别人的心情,慢慢改掉后我觉得很开心,我不会生气不会给别人带来压力……”

“但一个人如果都不会生气的话……”

“对,就是渐渐地发觉,是不是因为我没有脾气所以大家对我的尊重变少了?也慢慢觉得自己很难真的对别人生气,总是会讨厌别人的行为但是又替他找藉口。然后自己心里很纠结,应该从自己的心态改变,才认为我蛮需要生气药水的,能让我完完全全的生气!”

亲爱的宝妮,我认为妳很了不起的是,妳自己点出了最核心的关键──尊重。

是否该生气的点真的不好拿捏。对朋友的玩笑、对家人的包容、或对老板的要求,如果没有以尊重为前提,妳完全有生气的权力,妳也应该生气,至少在不伤和气的情况下,让对方知道最起码的“界线”在哪边。

但像是妳说的,我们经常在遇到某些人、某些事情之后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太超过了,于是慢慢退后,退后到几乎让对方看不见自己。当对方也不懂得界线在哪边时,这时对方也许就会开心了,因为他可以为所欲为,能够随意呼唤妳、开妳玩笑。他心想,“反正妳也不会生气!”或是久而久之认为,“妳怎么这样就生气了!”让妳误认为这种生气不应该,反而越是退缩回去。(推荐你看:7 岁小孩与 93 岁老人给你的忠告:人生该为自己疯狂一次

找回自己“生气”的能力吧。我不晓得妳小时候经历了什么事件,让妳总是脾气很大,也许那是出自于一个保护自己的理由,不让自己受到伤害的方式。而现在,长大成人的妳可以选择以不同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受与意见,不需再以生气伪装自己,或是以退却假装和平。

即便生气,妳也是真的感受到愤怒、不舒服等情绪才生气,这意思是说,妳并不是因为内心使用“生气”来防卫其它情绪的出现,而是做回妳自己内心想表达情绪时,妳就能表达那个情绪。

为自己发声是一种权力的表现,也是成熟的象征。(推荐你看:每天为自己写一份勇敢

当你能够体认到自己被迫造成内在的或外在的不适,进而去争取该有的福祉时,这社会倾斜的天秤才可能稍稍扳回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