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将由短篇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你也在看《月薪娇妻》吗?作为主妇被正式雇用的美粟与津崎开始合约约定的“新婚生活”,我们从中思考家务劳动有价的时代意义,与爱、权利、义务的关系养成。一边看日剧,一边反思自己的恋爱模式。(推荐阅读:

“在旁人看来,我是否像个新婚妻子呢?不如就从事婚姻这一个工作,就能从雇员的循环解脱了吧。”

25 岁的森山美粟喃喃有词,单身又被派遣职位解雇,谁知道文组毕业生的工作这么难找啊!爸爸引荐下,她意外来到 36 岁单身职员津崎平匡家帮忙做家事,这个她拿手,一边擦窗户一边洗衣服的日子,她想着,既然工作能派遣,那么婚姻关系能不能也签订合约,明定工作项目?她做来拿手的事,如果正好是一份婚姻的劳动要求,那能不能像签职场合约一样的契约结婚?

一手劳动,一手交钱,各取所需,她向津崎提出“像就业一样的契约结婚”,她解除失业状态,举手欢呼“我终于,作为主妇被正式录用了。”

日前正火的月火剧月薪娇妻播到第八集,改编自海野津波创作的日本漫画,找来新垣结衣与星野源出演,映照日本当代,契约婚姻有什么不可以呢?还比现在的婚姻更有保障呢。(推荐阅读:

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都想因爱成婚,但走入婚姻制度,建构两人生活,要肩负的从来不只有爱,随爱伴随而来的,还有隐形的情感付出,与无明定时间的家务劳动,而我们很清楚,这样的重担一向偏斜在性别的其中一方。

当家务劳动,成为被认可并且支薪的工作

作为一个主妇,如果付出的家务劳动都换算金钱,该拿多少?津崎先生掐指一算,在日本,全职主妇的全年无偿劳动时间是 2199 小时(平均一天 6 小时,包含假日),换算成年收入的话是 301.4 万日圆。平均月薪是日币19 万 4000元(折合台币 5 万 9519 元)。

理性的津崎推了推眼镜,“所以雇用你当主妇,签订事实婚姻的雇佣契约,对我来说也有省钱的实质意义。”婚姻关系,有效利用健保减免,在房租、水费、燃料平摊的情况下,拥有一个妻子说真的,比请一个家庭保洁员还省钱。

从日剧场景回望现实家庭,妻子身份并未支薪,家务劳动常被小觑,被视为“小事”,但女性扛起的实则是 365 天全年无休的“母爱无价”,洗烫衣服、接送小孩、煮饭烧菜、照顾家庭,被要求着无限上纲的情感劳动与家务劳动。

《月薪娇妻》如此轻巧地揭露了两件事,其一是美粟因为擅长家务而得到这份工作,显示家务劳动是一份有技能需求的专业,需要透过学习来积累技能,而不是单一性别角色的天性天职;其二是津崎因为工作忙,而产生大量的家务需求,显示私领域的家务劳动,是公领域劳动力的隐性支持。但是长年肩负主妇一职的女性,在私领域付出的无偿劳动,却常被排挤于劳动力的计算以外。

僵化的社会性别分工,男主外,女主内,家务以“爱的劳动”之名,塞进女性生命里,于是小女孩自幼就“获得”更多家务练习的机会,反覆加深作用于单一性别的剥削。

于是当美粟签下合约,拿走每月薪酬,我们心里感到说不上来的痛快与一点点伤感的不明所以。(推荐给你:

家务劳动有价的时代意义

美粟的朋友跟她抱怨,“谁能忍得了,给搞外遇的老公洗内裤煮菜,这三年对我来说到底算什么?如果这三年我去工作,还有工作经验,但是当三年家庭主妇,我好像什么都没有。”

主妇的私领域家务,不仅无酬,更不对等工作,家务的包山包海与占时更导致主妇的“普遍贫穷”现象。于是,女性主义者提出“家务劳动工资”概念,主张公领域的社会劳动与私领域的家务劳动,都该享有工作报酬,家务劳动也是工作一环。

台湾于 2002 年,夫妻财产制修正草案中,曾提出“家务有给”概念,增补民法第一千零三条之一,“家庭生活费用,除法律或契约另有约定外,由夫妻各依其经济能力、家事劳动或其他情事分担之”,将家事劳动视为家庭生活费用的“负担方式”之一,即“家务劳动有价”。

当时法案未获通过,并引起社会舆论强烈反弹,许多人表态,若是家务劳动有价,未免让家庭太功利,失去爱的成分,正好呼应法案提出的背景,我们打算“以爱为名”压迫女性到什么时候?而若爱那么重要,对爱的索求,为何皆体现在女性的家务与情感劳动之上?

凯茜·维克斯 (Kathi Weeks) 则在《工作的问题:女性主义、马克思主义、反抗工作的政治,以及后工作想像》提出挑战,提出家务劳动若有工资,会不会可能只是更反向约束女性于家庭劳务中,固化并扩大社会性别的劳动分工?

我们同时必须面对两个问题,一是资本社会对于工作的态度,导致我们并不认可家务是一种专业;二是女性难以断开与亲职的“必然”连结,因而“自然”地付出情感劳动与家务劳动。(同场加映:

我想问的是,有没有可能先从松绑家务到单一性别的潜在压迫?还给亲职与家务正名,既然作为支撑一个家庭的基础,是不是该由双方协商与分担工作项目与内容?我们会进而肯认家务劳动的专业性,以及对一个家庭的支持成分,远远大过于我们的想像。

爱、权利、义务的关系养成

除了家务劳动有价,《月薪娇妻》也带我们反思爱情本质,甚至爱情有所谓的美好本质吗?

签订契约结婚,约定好家事代行,月底进帐,原以为一切就会这样下去,美粟与津崎的下一个练习居然是恋爱。美栗小姐设定恋爱对象为津崎先生,从建立身体亲密的拥抱开始,一周一次,礼拜二限定,她只想要恋爱美好的部分,不想要吃醋、妒忌与怀疑。她认为这些负面情绪,是让“爱”变得不再美好的原因。

他们走一条和现代“恋爱成婚”相反的路,一节一节地让我们看见现代关系养成里头的爱、权利与义务。合约是白纸黑字,理性的依约行事,但是人是更自由的,当爱情滋长,情感住进来,伴随而来的,所有被视为“负面的情绪”躲也躲不掉了。美粟想着,一周一次的“拥抱日”不再够用了;津崎突然的亲吻之后,没有后续行动让人心焦;而津崎第一次上街为女性挑选礼物,感觉到心里有什么正在发芽,自己这样算是违背合约吗?

从条理分明的“合约”出发,练习爱情,但是吊诡的是,好像只有打破“合约规范”,才会让人真正感觉到爱。所有“并不美好”的吃醋、妒忌、怀疑,居然反过头来证明了“爱”确实存在,如果爱有本质,那它必然就会既美好也有不美好的情绪存在。(推荐阅读:

《月薪娇妻》里头,合约的绝对理性,与爱的不可控制性交手,让人看了痛快,也反思既有的恋爱习惯与婚姻看法,所有我们习以为常的自然,或许都并不自然吧?所有我们以为的规则,或许都不该约束我们,只有意识到我们不可能适用于所有现行规则,我们才能坑坑疤疤的去打破,也去写下自己或许挫败却愉快的爱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