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那年 Janet 跑到南极结婚,那是一场婚前旅行,五十多天紧凑而密集的旅行兼工作,史诗般横跨三大洲,从Janet的家乡美国德州、学习生涯的南美阿根廷,直至梦想之境—南极大陆,Janet 引领 George 走过自己的记忆,前往未来。遇见一个敢于和自己冒险世界的人,是一件难得的事。从我到我们这条路,Janet 有很多不可思议想分享。原来遇见一个人,能第一眼就想和她过一辈子。(文末赠单身女子婚摄拍摄折价礼卷)

与 George 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我就出了一连串的糗,那晚我生病、心血来潮地抽了水烟(我根本不抽烟的,为什么那天会抽水烟?真是猜不透)、然后昏倒。

我们两个对那晚的记忆,还有渐渐变好朋友的那些时刻的细节,根本就都有很大的出入!(同场加映:女人迷专题:婚不婚?Let;s Marry Me!

也许我们其中一方的记性不好,但我们绝对不是不珍惜记忆,而是我们注定要为这件事一起争执到老!爱情与现实的角力?那晚后过了大概十年,两个人开始交往之后不久,我就意识到自己已疯狂爱上George,而且我想要永远跟他在一起!

这种感觉,我以前也从未经历过,如果以前跟我说世界上有这样的爱情,我可能还不相信。但它就这样发生了,而我也明白这种感觉了。

以前我也曾经爱上别人,但是在真正投入与做出任何形式的承诺之前,都会经过一段时间的试探、角力以及要不要全心投入的挣扎。但是对 George 完全没有这个阶段。从交往到深深感觉到想跟他在一起一辈子,这之间没有什么思考的转折,我根本就随时愿意跟他远走高飞!

当然冷静下来之后,一段关系一定有一些与现实的角力,在我们的例子里,与其对“婚姻”本身有什么焦虑,比如说害怕妥协等等,我们两个人更苦恼的是如何在事业与爱情当中做出安排—尤其是我们的工作带着我们各自在全世界东奔西跑。

多年来的相处,我们亲眼目睹对方为了事业,付出很大的心力,因此谁也没想过要求对方放弃事业,与自己团聚,但是我们也深知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也可能在路途中失去对方。因此要如何将这样的两个人纳入一幅共同的未来图像,是我们永无止尽的话题。

未来我会希望能够将工作集中在更大的时间区块里,而不是分布在一年四季,时时都在工作,只能用零碎的时间去找 George。

原本这次的结婚之旅,我们有讨论到也许 George 也可以试试看当个外景主持人,后来我们都发现这个工作并不是他真正向往的。

不过,在这些永无止尽的讨论里,我们谈了更多事情,因为我们现在是朋友兼恋人兼家人了,什么都能聊,聊的还比以前更多;很严肃的时候可以聊金钱、死亡、分手、爱上别人;我们希望为对方好好地活着,但是也期许自己未来万一不能在一起,也会祝福。而很轻松的时候,我们也可以故意吊对方胃口,让对方吃醋,比如说他会假装有女生要约他,而当我夏天去法国的时候,他还会故作轻松状地问我,有没有去前男友住的城市逛逛啊?

这样看似轻松的玩笑与游戏,背后是尊重与坚信对方,未来也会带领着我们度过更多考验!

曾经对未来爱情想像,与往日爱情

我小时候觉得自己会结婚,生五个小孩,George 则是想像他会跟一个叫Sarah 的女生结婚哈哈!一路上我们都曾经跟别人交往,我曾经觉得可以为法国前男朋友抛弃一切自我也没关系,而George 也曾经是一个自信心过剩的人,无论是人生或者是谈恋爱的时候。

我们刚认识的时候都还在摸索人生的方向, 那时我们都面临着来自父母的压力—原本他念法,我念医,对父母来说,好好的医生律师不当,却突然转往完全不相关的跑道,而我们相对也会承受一些压力;除此之外,当时我们这么年轻,还没有准备好谈恋爱。

George 说过,如果我们当初一认识就开始交往,我们不会懂得欣赏自己已经拥有的,人生的重点也会摆在别的事情上面,或者根本是还看不清楚生命将走到何方。

如果没有生命经验的堆积,还有没有前面几段感情让我们学习,我们就会少发现很多关于自己的事情,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成熟与智慧,来迎接对方的到来。

头也不回地投入了。

这次五十几天的旅行兼工作,让我们可以住在一起生活与工作近两个月。远距离恋爱从来没有让我们感到害怕惶恐—因为我们一直都是远距离的关系。一起生活与工作近两个月,才是全新的经验,这是一趟非常紧凑与密集的工作兼旅程,我们几乎没有独自相处的闲暇时间,却又紧密生活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这还是第一次。

其实这整趟旅行都像是对我们关系的一种比喻,除了史诗般横跨三洲的大迁徙之外—还脱衣服跳进原本以为是温泉、结果是全世界最冷的水里,无论是出自无知或勇气,我们头也不回,就这么跳进这冰冷的水里(嗯?说好的温泉呢?)。这大概就像我毫无预警地爱上了相识十多年的George,然后义无反顾地,我们两个人投身婚姻里吧!(推荐阅读:

水是冰冷的,我们的未来是未知的谜团,可是经过这一次的旅行,我们更加确信要组成家庭的信念,我们的关系是越来越温暖与紧密的。

无论如何,在这旅程的最后,我们结婚了,就算知道人不见得能如愿永远在一起,但是我们都希望未来的图像里有彼此⋯⋯并且一辈子争执我们相识
那晚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