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网路上出现许多“励志减肥”文章,说着自己前一段时间是如何因为身形被另一半出言不逊、劈腿、分手,然后自己又是如何坚忍不拔、不甘心开始运动、积极瘦身,下定决心要来段“前女友的逆袭”。但我们对于恋情的失败和伤害,真的只有“变瘦”一途,才能扬眉吐气、华丽变身吗?让我们来听听空心二胡怎么说。(同场加映:“128 公斤,你这女的怎么吃的?”胖女孩的自白:让胖成为弱势的,不只有男人

我们经常在网路上或者是现实中都会听闻这样的一个故事:

“有一天,有个百公斤以上的胖妹被班上男生嫌胖被霸凌了以后,胖妹在百般悲愤之下,下定决心减掉大半个自己。然而当胖妹减肥成功以后,她在同学会遇到当初欺负她的同学,并且对方主动跟她道歉,顿时间她有了一百个爽快感在心头,觉得一切的努力都有结果。”

这样的故事在众多听众耳里,产生了两极化的反应。有些人认为,胖妹的瘦身是对于这段恋情的“逆袭”,故认为女人还是要瘦才会瘦到别人的尊重;而另一派则是觉得,如果当初不是那个男的嫌弃妳外表,妳还会有今天的妳吗?

然而,无论是逆袭派也好,还是感恩派也好,我们从这些现象可以得知——无论这件事情是否大快人心,多数人还是站在瘦子的角度看待这些事情,认为一个人只有瘦身才能拥有做人应有的尊严,或者是认为如果一个人达成这个社会期望的价值观,即使这个社会的人态度如何恶劣都无伤大雅。

对于这种现象,对不起,恕我直言,就算是把犹太人关进毒气室的纳粹,恐怕也没有这些瘦身拥护者的价值观来的无耻。

只要你觉得正确,诉诸暴力也无妨?

对于瘦身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这世界的“正道”?我在这篇文章不予置评。但假设瘦身是人生至高的真善美,你用一个不道德的行为,用强迫、打压、羞辱、排挤,甚至暴力的方式,使人放弃自己的身体意识并向社会屈服,这样的行为有这么好骄傲吗?也许“瘦”这件事情本身在当前的社会语境下有很多优点可以支撑它必须要实践的理由,然而当你用各种让人不舒服甚至是冒犯人的方式,一天到晚对他人的身材进行监视,即使你有你的理由,但是你侵扰他人的方式是正确的吗?(推荐你看:胖女孩的一封告白信:我不需要瘦子教我减肥

讲不好听一点,这种行为就如同反同人士透过暴力把同性恋掰直是一个逻辑。

你觉得用暴力要求胖子变瘦跟用暴力把同志掰直不一样?那是因为你没有意识到这其中的不同。反同人士也是觉得同性恋有一百个不好必须要改正,请问这跟你们用暴力逼迫胖子减肥有什么不一样吗?如果你觉得反同人士把弯人掰直很恶心,那么你们对胖子“强行矫正”有没有相同的反省?

我猜想会不会又有人要拿“同志天生论”来反驳这两者不能混为一谈,如果真的有人要拿这个反驳反同暴力跟反胖暴力的不同,只能说你这个人实在是太没有逻辑概念了,因为一个被瞧不起的群体究竟是天生还是后天,跟“该群体应不应该被暴力对待”一点关系都没有,即使这个群体是后天变成非主流的样子,作为主流群体你究竟有什么资格把别人的生活方式贴上一个道德标准,去限制别人的生活方式?

“如果不是天生就不应该被尊重”完全是无稽之谈,在一个自诩民主自由开放的社会,到底有谁天生就拥有权力决定任何人生死?如果你觉得只是因为“大家都觉得”或者是“这不是主流”去认定一个后天变成非主流的人不应该被尊重,那这样的价值观也未免太反智了?(同场加映:瘦下来就有人爱?胖女孩的告白:社会别再“猎奇”我们的情欲

如果主流的瘦身拥护者认为他们有“监督”别人的身材的责任,反过来说,肥胖者究竟有没有相同的权利,可以维持自己的生活习惯而免于受到侵扰、暴力和恐惧的权利?如果真要论“权利”这件事情,照理来说,在不妨碍别人自由的情况下,任何人的身材本来就不应该被任何人以各种名目进行“监督”,并且一个够开放的社会本来就应该有宽广的心胸去接纳各种体型。

如果一个社会连单纯长相不一样的人,都能轻易的剥夺他的各种权利,甚至可以容许这些人承受来自社会扑天盖地的舆论压力和群体暴力,那么对于其他的人权议题,你实在没有资格说你是不是真的在乎其他群体的权益。

因此要求因为受到暴力逼迫而改变自己生活方式的人,去感谢那些曾经因为他的生活方式而伤害他的家伙,坦白说,说这种话的人的脸皮厚度,可能就足够建造一个核电厂,因为你们的行为对于他的人生从来没有半点建设性,甚至你们的伤害对他来说还是难以抹灭的伤口,一群怀抱着恶意在别人心里捅好几刀的人,居然要把别人的努力成果揽在自己身上,你难道不觉得你的价值观简直厚颜到人神共愤的地步吗?(推荐你看:别再把胖女孩和瘦女孩放在天秤上:停止用体重定义一个人

如果你觉得你的伤害对别人有建设性,意即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也会抱持感恩的心里去怀念他人,那么如果你因为你的客观条件被各种暴力打压、生命威胁、人格谋杀、孤立排挤,甚至是剥夺你的工作或求生机会,你也会觉得无所谓吗?

如果你真的觉得无所谓,请你尽情享受吧,但是你能接受也不代表所有人都能接受你的斯德哥摩尔症候群,更不代表你所看不惯的非主流都要笑嘻嘻的去感谢你们施与对方的各种丑恶——特别是当你们本身就带着极大的恶意和优越感的时候。

不过即使如此,怀抱着恶意的人,只要看起来正当的理由在前面,任何恶意的伤害在这些理由之下完全是情由可原。

究竟是瘦了才有尊严?还是尊严是天赋人权?

所以这些正当理由就竟是真的是为了照顾所有人的健康?还是为了某些人的歧视和恶意背书?也许从瘦身优越论者看待自己施与肥胖者恶意的方式,便不言自明。(推荐你看:当我们无法打造差异共存的社会,“胖女孩也很美”便成为矫情

然而话说回来,有些人认为人一旦瘦下来就可以拥有肥胖期间从未接受到的尊严,瘦身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我要说的是,“人要变瘦才能获得尊严”从来不是一个人的筹码,而是一个人的身体意识在这个社会的不被尊重。

就如同一开头所举出的例子,有些人认为这个女人瘦下来让霸凌者后悔是一种“逆袭”,但反过来说,如果这个女的永远不瘦下来,是不是霸凌者就永远不道歉了?事情的关键从来不是被霸凌者应不应该变漂亮让霸凌者后悔,而是这社会上的所有人,本来就不可以因为一个人的外表对他有差别待遇。

瘦身意味的,从来与健康无关

我曾经在我的脸书专页里发表一句话:“一个社会追求的 BMI 值愈低,就反映出一个社会有多反智”。瘦身不好吗?瘦身当然没有什么道德上的对错,然而如果卫生署标示的标准体重都放在各大医院甚至是教科书上,这个社会还是拿健康、美丽做明目,持续的鼓吹低于标准 BMI 值的体重,甚至只要指出身材低于BMI值会不健康就要受到严重的舆论指责,那么这样的社会,难道还不够低智商吗?(推荐你看:胖女孩告白:减肥不是健康问题,而是权力斗争

如果一个社会的价值观,从来不会把客观且理性的知识当一回事,每个人都用一种主观的感性要求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才是“正道”,那么这也无怪乎为什么当一群人在讨论一件事情时,往往都是倾向于个人感觉抒发而不是从逻辑进行论述?如果每个人都把感觉当作逻辑,其他是非对错都不想在乎,那么也不要太期待这种社会的人会有多少智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