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安溥现身公听会会现场,她希望能用长远视野看待人类关系的演变历史,发现时代的需求不尽相同,抱持开怀的心迎接更好时代的来临。

焦安溥发表节录

我想跟人们讨论婚姻的本质,什么是婚姻的本质呢?如果大家使用 google 可以查到各式婚姻制度由来,西方世界的、宗教世界的....。现在,我们其实都只是用自己想要的观点在跟对方争论,在比谁的意见大声,但若台湾是一个在乎事实的社会,我们永远可以回头去找根源,看看婚姻制度在台湾的演变,可以给我们未来更好看待的方式。

婚姻过去在东西方世界建立长期交易买卖的历史,我们现在的社会、历史在争论男女尊卑的漫长之中,有无数人的权益被牺牲,为什么我们可以走到这一步?从只能跟血亲结婚(血统纯正)到不能与血亲结婚(基因优良),又台湾从童养媳到民国 106 年,我们是一夫一妻、被祝福的自由恋爱。所以回过头来看,人类赋予婚姻的意义经历的无数演变。

在部分议题,所谓少数人,只是该时空的少数,不是人类历史永恒的少数,只不过我们通常只愿意相信已发生的事,不相信未知的事。这是我想提供给一般大众,一定要在听(公听会)的过程,去理解法律的观点,以及在说话提出观点之前,一定要为自己跟别人说的事、一定要注意追溯自己说话的方式、那些字眼与演变是怎么来的,透过追诉你就会发现很多事实,都只是当代十几年发生的泡泡,而不是以为习为常、不被祝福。(推荐阅读:

从戒严到解严,我们才经历未满三十年解严的日子,我们要一般大众给予这样的议题更多给祝福支持,还有太多与人权有关的议题。它现在已经在发生,我们社会的舆论在讨论的过程里,也期待它的发生,即使再痛苦,我们在看待真正的面对法律,都需要去面对,它就是需要被触碰与挑战,它不是高高在上的旗帜,不是我们可以拿着传统文化砸破别人的头,在我学习的教育里,巩固所有传统的圣贤,都说一件事:你永远要拿道德修缮自己看待世界的观点。

现在让你感到痛苦的事,是身而为人、生存必须被重视的条件,因为我们完成这过程,所以会为这样混乱的年代为荣,因为我们经得起这样的混乱。

我今天不为自己来,为所有我认识的人而来,他们是我以后在生命里都还希望遇见的人,我非常需要现在的普罗大众,谢谢你们愿意听我这样一个创作者说我的看法。

我们的政治文化还在不断增长与转型,我们的社会教育对于申论与辩证过程,需要更多基础教育,需要更多幽默感。

我最后要用一句话说,我非常希望更多愿意人加入我的行列,直到所有人都是“一般人”。

虽然法律难以改变人们的偏见,但法律不可以为偏见服务。更不可以使人们的偏见或习惯,因法律而直接或间接的产生力量,这是我们对于法律的期待。它需要我们重新去定义,符合每个人的生活条件与生存品质,我们不该让法律使人们承受痛苦。

【焦安溥挺同婚语录】

如果你因为世上有各种人承受苦难,所以觉得凭什么某种人就可以免于苦难,那你当然会用“同志婚姻合法要做什么”去断论大声说话。

If there's no one beside you.When your soul embarks .Then I'll follow you into the dark.

如果遇到一个人,愿意和你一辈子谈恋爱,就和他结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