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立法院进行同性婚姻修法公听会,除了反方意见,女人迷也想带你看见正方论述。愿我们能多停一步,听听他人的意见、理解并寻求答案。

11/24 下午立法院举办首场“同性婚姻修法”公听会,各党团推荐 25 名学者专家,正反意见交锋,场外反同、挺同团体也各自参与。许多网友听闻反方论述扬起愤怒:谢启大以蟑螂譬喻同性恋、长老教会冈山教会牧师蔡维恩说“同性婚姻法案是法律骗局”、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主任许惠珍说:“男人的性器官是为女人而生、女人的性器官是为男人而生”......。

网路上掀起波涛汹涌的讨论,同时,女人迷也想带大家看见,除了抨击谬论,我们可以做的其实更多。看见公听会现场正方论述,传输支持同性婚姻修法的论点、是其一方式。玄奘大学教授释昭慧以佛教观点力挺同性婚姻、同志人权法案游说联盟执行长苏珊分享自己与伴侣结婚生子诉求成家、高雄医学大学医学系精神科教授颜正芳说同性恋不是病歧视才是.....。

许多值得与反方对话的论述,让我们一起复习,并且保持友善沟通、还给同性婚姻修法漫长血路上一个对话可能。

释昭慧:别让台湾成为猎巫社会

释昭慧公开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并以佛教的角度观点支持同性恋议题。释昭慧说:“每个生命的基础点都不同,但佛祖是平等在看待每一个人的,若是能过的比现在更快乐,就应该给予祝福和支持。”

同时回应反方担心的“情欲流动”:“所有的情欲都是本能的,没所谓的神圣及罪恶,强调不能用宗教名义包装家的价值,“若有人想要进入家庭,但是家庭价值还得由你来定义,这其实是有点强迫症,也没有说服力。”(同场加映:

说到反方诉求的“单一婚家与传宗接代价值”,她说:“如果婚姻只是为了孕育下一代,那不孕症是不是被打到了,家的功能非常多,不要只认为是精子跟卵子的结合。”释昭慧逻辑清晰的邀请反方厘清自己“反对的论点”,不要让台湾成为猎巫社会。

苏珊:让你的孩子知道,生命不是只有一种形状

同志人权法案游说联盟执行长苏珊上台分享自己的真实家庭样貌,她与妻子以人工生殖方式在今年生下了两个宝宝,双方家长都乐见这个幸福家庭的生成。苏珊问:“这些同志家庭的存在有让传统家庭瓦解吗?如果这样的婚姻不是婚姻,那什么才是婚姻?”

苏珊回应如果反对修法方不知道怎么教小孩,可以参考她怎么教小孩:“我会告诉孩子,生命中会遇到很多人,每个人的家庭背景都不一样,有些有一个爸爸一个妈妈,有些来自单亲家庭,有些跟爷爷奶奶一起住,各种家庭样貌都有可能。”

“除了家庭样貌不同之外,每个人在各方面都可能跟别人不一样,在学校,长得胖、有青春痘或者过动的孩子,都有可能被霸凌,要改变得是这种霸凌别人的文化,而且就算跟别人不一样,也不见得是不好的事情。”针对台湾愈趋走向多元社会,她希望看见阶级与霸凌歧视的真正问题,而不是咎责被歧视的族群。(推荐阅读:

颜正芳:医学早证实同性恋不是病

高雄医学大学医学系精神科教授颜正芳从医学脉络延伸讨论,说明同性恋不会造成心理健康与社会的问题,会造成问题的是社会歧视,而家长都是同性别的家庭,对孩子发展也与异性恋家庭无区别。

颜正芳表示:“医学界早就公告证实同性恋不是病,台湾精神学会也认为同性恋应被视为社会一份子,具有与其他公民相同的权利与责任!”他讨论到同性婚姻不该以专法制约:“就医学及宪法立场都应平等不分取向,让同志享有与异性恋一样的婚姻权利及责任,不应也不需专法或特别法。”

许多人问他同性婚姻修法会不会造成“性解放”?他回应研究指出,台湾的未成年少女生子比例已是全亚洲第一高,这个问题应该从性教育着手,而非限制同性婚姻。(同场加映:

从场内辩论看向真实世界

除了场内往来,场外也有许多支持同性婚姻修法的朋友,伴侣盟秘书长简至洁就在立法院群贤楼外,以“婚姻平权、全民守护”为号召为议题撑出空间。反同婚的团队在另一侧青岛东路对立高喊“另设专法”。

看着那隔空交火,我内心总有不忍,想起谢启大说的:“如果我看到一只蟑螂,不表示只有一只蟑螂,它后面有几百只蟑螂”、甚至提出“难道我们要因为几个视障者,就把所有马路都变成残障道路”的攻击性霸凌。以及许惠珍说的“性器官不是为自己而生的”,和护家盟秘书长说:“如果同性婚姻可以,那妈妈跟儿子结婚、澳洲有人想跟摩天轮结婚、美国有人想跟50辆汽车结婚,是不是也都可以?”的误导谬论。

人们想捍卫的,都是自己深信的事,可是除了拿价值作为利刃伤人,我们有没有放下刀剑共商未来的可能?

同性婚姻合法化,不是攻击异性恋的极权政策,更不是让情欲无限上纲的法条。守护异性恋价值的人,不需要打压同性恋的存在,以理论理,不以人身攻击加诸在公听会上的交流,未来还有一场公听会要举行,女人迷期盼无论是正方反方,站在为人民发声的讲台上,就该对得起自己发声的权利、讲述事实与提出实践。

我们只要记得,场内烽火连天,场外,数十个同志家庭、至少 4.4% 的台湾同志,还在淋着雨。或许套一句谢启大的话,我们有一个毕安生,后面就有几百个毕安生;我们有一个杨承允,还有数不尽的鹭江国中杨承允,正站在那顶楼,旁徨跳与不跳。(推荐阅读:

最后,邀请你一起来女人迷线上公听会寻求解答,关于同性婚姻修法,我们如何提出更好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