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 53 届即将在 11 月 26 日登场,看过入围影后的精彩作品后,来看看入围影帝的角逐名单吧,许冠文、梁家辉、张学友、范伟、柯震东,谁又是你心目中的影帝?(推荐阅读:

金马 53 届主视觉,一个穿卡其制服的男孩,手持手电筒,照亮天际,他仰头向天空望,或许在想,这光能不能抵达很远的地方?在电影产业耕耘的人,大概就是一个个拿光朝暗处照的人,面目模糊的男孩,能是任何一个人,每个人都正走在路上。

五位提名金马影帝,各自持光照亮时代,许冠文、梁家辉、张学友、范伟、柯震东,有的初次入围演技毫不生涩,有的用岁月写下辉煌的电影纪年史,做戏不分长短,只论情份,像梁家辉恳切说过的那句,电影映射我的人生。

细看他们的五部作品,经典是时间积累,淬炼人生成就一部作品。(推荐阅读:

《一路顺风》许冠文:你永远不知道什么地方,会跑出一个机会

“电影代表我们对人生的梦,不一定做得到,但看得到已经稳住了一半啰。”

《一路顺风》是鬼才导演钟孟宏的第四号作品,来自香港的硬底子喜剧演员许冠文演活计程车司机,手上有方向盘,却看不明白人生该怎么走,只好傻愣地笑,意外载上运毒小弟纳豆,走上疯狂的亡命之旅。他们一路向南,人生却一路靠北,算不算另类的公路旅行?(推荐阅读:

许冠文 74 岁,38 年后再度问鼎金马影帝,他说当你觉得世界越来越没意思,人生越来越无奈,感觉再也不快乐,千万要看这部电影,看完了,会觉得世界比从前更加漂亮。

顺着风,走在人生的公路上,故事会往哪走下去?许冠文会告诉我们,这路走下去,用不着害怕。你永远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会跑出一个机会来。

《寒战2》梁家辉:希望你认出的是角色,而不是我

“希望观众可以记得我角色的名字,而不是我,只要有观众在路上碰到我,叫我演过的角色名字,我都很兴奋。”

见到梁家辉,想喊他一声李 Sir。看过《寒战》系列,很难忘记梁家辉与郭富城满是火花的对手戏,李文斌是正是邪,猜不明白,但观众清楚知道,李文斌看儿子与下属的疼爱眼神,真心实意。

戏演超过 30 年,梁家辉第六度提名金马影帝,以李文斌一角第二次入围,接受访谈,他得意地说角色很重要,自己从前经典角色的台词都还记得。他待己甚严,绝对慎重,“一个角色做到导演要求,只算得上及格,角色成功与否,要交给观众决定。”

这几年,梁家辉站得有底气,眉眼是戏,其他的就由观众去猜。

《暗色天堂》张学友:安静无争是一种能力

“真相一直存在,只是人发明了谎言。”

《暗色天堂》让人看见张学友另张脸孔,他是杜天明,温暖风趣,车内的一吻,却像燃烧弹,毁掉他的一辈子。他始终不明白,昔日那些眉目传情算什么,他恶狠狠对她吼,是不是妳知道,一个法吻可以就此伤害我?伤害慢慢晕开,像白西装染上猩红,暗色天堂,只见暗色,望不见天堂。

这是张学友第三度角逐影帝,他第一部戏《旺角卡门》就拿下香港金像奖最佳男配,他一路演一路唱,姿态始终放松,他在歌神的标签上,轻巧地叠上更多身份,在他身上,人们瞧见安静无争是一种能力。

也或许,偏偏要在暗处,微弱的光影才会折射出天堂的模样。

《不成问题的问题》范伟:有一种表演叫做克制

“要演出那时代的人的质感,我觉得是最困难也最过瘾的。这部电影要的是人的微妙感觉,像导演说的‘静水深流’,表面看着很平静,内在微妙。”

黑白色调,梅峰导演的《不成问题的问题》拉我们回老舍的 1940年代,说的是农场故事,浓缩的是社会格局。你要在险恶环境生存,圆滑是你的本事,范伟演的丁务源就是一例,举手作揖,挤出笑容,喃喃有词“这不成问题”,不成问题的问题,大概才是最大的问题。

范伟首度竞逐金马影帝,曾是相声演员的他,声音表情与身体语言都有相声印痕,大家还不太认得他,但已感觉他的丰富层次,演八面玲珑演得克制内敛。

范伟谈电影,说得很简单,就是一群极致的人,遇上一个极致的故事。

《再见瓦城》柯震东:终于开始懂得演戏是什么

“你想拥有世界,可是我的世界只有妳。”

《再见瓦城》让人再见柯震东,他黝黑消瘦,驼着背,眼里没了柯景腾的傲气,他不再是天之骄子。他演阿国,从缅甸偷渡到泰国,想换个更好的生活,而他想要的好简单,是找一个爱人,像拥有全世界一样心安。但他能给的爱,她偏偏不拿,爱情一寸一寸地碎掉。(同场加映:

柯震东入围影帝,于是深深明白自己还不够。他说,是在远离台湾,做演员训练的扎实一年,他知道必须更准备自己。他坐在皮卡车后座,没有遮雨棚,任曼谷 38 度高温晒,让皮肤看来更黑更脏;到泰国工厂打工,与工人同住同睡,要阿国住进他的身体记忆;反覆苦练云南话,终于换来导演赵德胤一句,“你是能演的。”

许多人说柯震东变了,我想他或许不是变了,而是终于看见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渐渐懂得演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