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dy 的旅行专栏,带你看西藏风光和藏人生活样貌。这一次,带你看西藏女人在边塞草原的自立生存,因为西藏男人的责任感很少,女人认命地撑起一个家,除了养育小孩,还要四处工作,“老公?我觉得生完孩子就可以不要了。”(同场加映:男人?女人?谁来搞定家务事?

会认识金瑜姐,还跟着她一起来到贵德县,真的纯属意外。

金瑜姐是北飞的朋友,那天北飞原先说带我去认识另一位朋友,没想到金瑜姐碰巧也在这位朋友家作客,‘这是一位神人噢!’北飞当时说。

金瑜姐做了 14 年记者,是位得过许多大奖的资深媒体人。当年,她到青海采访藏族养蜂人,认识了养蜂人扎西,仅仅 47 天,她从新疆嫁过来了,一晃眼即将迈入第 7 年。

‘草原珍珠’是她和扎西共同经营的电商品牌,透过网路,将高原的蜂蜜、花椒、黄菇等农产品贩售到中国各地,卖的不仅是真正纯净自然的绿色食品,也让远郊农民的农作能得到较好的收购价。

初见金瑜姐,她穿着一身华丽的藏服,她可能是我看过最率直的人,扯直了嗓门谈笑,笑声能点亮一屋子人。金瑜姐说她到西宁办事情这几天,和几位老朋友见面,是她这两三年最快乐的日子。(同场加映:朋友还是老的好?七个应该和老朋友联络的原因

我对她的生活充满好奇,这样的婚姻,日子会怎么过?‘有一回我们吵架了,我一气之下跑去朋友家住了几天,扎西就跑去找了一个巫师下咒,说是我不回家的话,那个咒语就特别重。’我们听到这里都吓了一跳,‘扎西是那种比较传统的藏族,特别迷信,藏人都很尊重巫师。’

但藏族也是非常善良与尊重自然的,‘我们养蜜蜂,天气是很重要的,扎西的爸爸说,如果雨雪不停,就一定要向雪山嗑头,向神祈祷。’

那天,我们遇到帮蜜蜂搬家的日子,因为天气冷了,要把蜜蜂搬到稍微温暖的地方,扎西得开上五六个小时的夜车,晚上几乎不能睡觉,‘一年就这几天最辛苦了。’金瑜姐向我重复了好几次。送扎西出门的时候,她跟前跟后的问要不要添外套,眼里是满满的关心,看到车子出巷口的才进家门。‘现在有三个孩子,又好多事情,像轮子一样越轧越深,深深的轧在这里了。’灯映在金瑜姐脸上,亮亮暗暗的。

因应庞大的订单需求,金瑜姐家里聘了几位藏族妇女帮忙,灌装蜂蜜、包花椒等等,主要是包装的工作。金瑜姐说这些来工作的妇女,都有一段自己的故事,因为藏族男人在家庭中,愿意负责任的很少,女人除了有做不完的家务,还得外出挣钱,有些遇到男人赌钱、打人的,日子就更辛苦了。‘我和扎西遇过很多次男人跑到我们家要钱,女人工作,男人来讨钱。’金瑜姐接着说,‘这些女人以前做的是去搬砂子、搬石头,在我们这边可以坐在板凳上,还附午餐,很多人一开始不相信,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怎么可能有工作在板凳上挣钱。’

我跟着灌了一天的蜂蜜,秤重、在瓷罐上贴贴纸、套上橡皮套、以两层手工纸覆盖,再贴上漂亮的蝴蝶贴纸,才算是完成一个,大家分工合作,像家庭代工一样。和我一起工作的藏族姐姐们有四位,都是听朋友介绍才来到金瑜姐家工作。

金瑜姊家就是一个小型的家庭代工,姊姊们齐心合作。

有位姐姐叫周毛措,她说,自己有两个孩子,丈夫因为去跑车的关系,已经两年没回家。什么状况可以跑两年车而不回家?‘我也不知道呗,他说他签了五年合同,之前也没跟我商量,就突然说要去。但他偶尔会打一些钱给我。’那去跑车以前,在家里是怎样生活的呢?‘我就一个人顾两个孩子呀!他也没做什么。’那要丈夫到底能做什么呢?‘老公噢,我觉得生完孩子就可以不要了。’话说完,姐姐们一起哄堂大笑。(同场加映:【海苔熊阅读】《安乐窝》:你过得不好,是你自己的责任

我实在很难接受这样的事情呀,问姐姐们难道都不生气吗?如果自己的女儿遇到这样的事怎么办?‘生气有什么用,当藏族男人可舒服了,什么事都不用做,是女人就认命呗!’那可不可以跑了,去其他地方生活?有位年纪较长的姐姐已经当婆婆了,‘我会觉得我比我媳妇更辛苦,为什么她不能忍耐?她走了,我更辛苦啊!’

‘我劝妳还是不要太早生小孩,结婚前也多看看吧!’金瑜姐的孩子正在旁边声嘶力竭的吵着,姐姐们看了一眼,立刻撇过头跟我说。

边工作,姐姐们边用青海方言聊天,此刻我觉得她们最美,谈笑风生、妙语如珠,虽然我听不懂,但感觉得到气氛是明亮而流动的。‘我觉得草原上的珍珠就是这群妇女,她们忍耐、刻苦、勤劳、愿意做,是每个家庭的支柱。’金瑜姐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