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资深媒体人张铁志忆当年,香港名人同志出柜的经历,他们这样努力着,才坚持自我走到了现在。

我们是同志

拍摄二○一三年二月号《号外》杂志封面时,看着这五个美丽的灵魂,我的心情非常激动。

他们是五个出柜的同志:艺人黄耀明、何韵诗、议员陈志全、名媛与社会企业家赵式芝和剧场演员梁祖尧。

他/她们是许多人的偶像,但在成为偶像之前,他们都行过那条阴暗与艰困之路,面对过无数柜中的苦涩与阴郁—不,今天即使他们出柜了,即使他们是高知名度的政治人物、明星、名人,但他们仍然不能和其他异性恋者享有相同的权利,仍然必须面对许多歧视。黄耀明说:“为何社会仍要我做二等公民?”

此刻在镜头前,他们紧握着手,开心地笑着、唱着、跳着,因为他们要为了他们自己,也为那些更年轻的或者更年老的同志,争取平等的权利。我的激动除了因为他们的美丽,也来自于我知道本期《号外》封面和封面标题“Gay And Proud”会被某些人视为挑衅、会引起很多争议,但这正是我激动的原因—我们并不怕争议,因为我们选择站在社会变革的前锋,要和大家一起“撑同志、反歧视”。

我们正在创造历史。

去年二○一二年的香港和台湾,确实是不一样的一年。明哥在达明一派演唱会上出柜,陈志全以公开同志身分当选立法会议员,赵式芝和另一半在法国举行婚礼,何韵诗在香港同志大游行出柜—而那场同志游行是历年来最大的;在台北,去年第十届的同志游行有六万人参加,是亚洲最大的同志游行。在美国,欧巴马总统公开表示支持同志婚姻。(推荐你看:最深刻的爱情宣言:美国大法官为什么决定让同志婚姻合法化?

除了成就之外,我们也看到保守力量的反挫。如去年十二月,立法会否决工党何秀兰议员要求政府针对性倾向歧视条例进行公众谘询的动议。今年一月中,上述几位主角成立“大爱联盟”,发起众人拍摄“撑同志、反歧视”照片,有许多一般网民和知名艺人纷纷上传照片。但一月下旬,梁振英先生的施政报告却依然表示不愿意进行公众谘询。

难怪何韵诗在去年出柜的宣言说:“有一天,你打开报纸、电视,发现到了今天,二○一二年,应该是一个已经走到很前的年份,却依然发觉原来我们这个社会、大都会里,仍然存在很多歧视、偏见和片面的看法。”(推荐你看:不甘只做天后,何韵诗:“在演艺圈做个侠女,其实不容易”

所以她和他们拒绝沉默。

明哥和阿诗在二○一二年的出柜不只震撼了香港,也在台湾和大陆引起广泛回响,鼓舞了许多年轻同志。

台湾的同志运动走了二十年,游行也走了十年,早已成为亚洲同志的盛事,让政治人物和明星都加入(或想要加入)他们的行列。虽然看起来台湾走得比香港远,但法律上的障碍和社会上的歧视仍然无所不在。

在中国,同性恋者越来越勇敢在公共领域现身,但同志运动却如同所有社会运动,仍然不能“出柜”—威权体制的黑暗衣柜。

我们的封面故事希望探索三地的同志从暧昧、觉醒到抗争的困顿之路,关注当下同志处境的多元面向,以让三地同志文化有更多流动与相互支持,并让那些仍然充满误解和仇恨的人们更理解和认同同志—因为他们是你们的朋友、你们的家人、你们社会的成员。所以,我们应该给予彼此平等的爱,平等的公民权。

当明哥去年在达明一派舞台上说出“我系基佬”时,整个社会为之震撼,当阿诗在同志大游行上说出“我是同志,我相信世界可以变得更好!”时,多少人流下了压抑已久的眼泪。他们的告白是希望他们的爱、他们的权利,可以被看见、被承认。

“我们是同志”—是的,在争取同志平权的道路上,我们都是一起牵着手的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