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大选结束,台湾同婚修正法案抗争刚轰轰烈烈告一段落,相信许多人正面临身心里被撕裂、不被理解的痛苦。你可能想问这个世界为什么要对同志、种族这么不友善,正因为多元,让这个世界丰盛而美好。女人迷人气作家 Nick 分享自己的经验,从对同性的疑虑到理解,让我们来看看他的心路历程。(同场加映:如果世界上没有同志,那会更冷酷而不是更和谐

我一直深信,是“未知造成恐惧”。

从川普的当选,和台湾最近反对同性恋婚姻团体的观点,我们就可以略知一二。

川普在发表了种族歧视和反对 LGBT 的言论之后,却还可以高票当选;从他选票的分配来看,他的票仓几乎清一色都是美国白人较为集中的地方。如果单从纽约州来看,虽然纽约长久以来都是以支持民主党居多,但如果再仔细地研究,你会发现除了纽约市、水牛城、和罗彻斯特这些大城市之外,纽约州其余地方几乎一片红(川普共和党所代表的颜色),也说明了乡下地方或者蓝领阶级几乎大部分还是支持着川普。

昨天晚上跟一位美国同事出去喝酒叙旧,他从美国中西部的奥克拉荷马州搬到纽约市工作。他对我深入地解释了当地美国白人的心态-

“没有错,他们就是种族歧视。因为他们在中西部,从小到大可能没有遇到过超过十个有色人种。所以他们会恐惧,恐惧这些外来移民会对他们造成伤害;他们会排斥,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跟不同肤色的人打交道。”他说。

他继续说,其实他刚搬到纽约市时也非常不习惯;可是不管是搭地铁,到餐厅用餐,甚至是跟同公司的人一起工作,他都必须要接触到来自不同国家的人。时间久了,他再也没有余力去在意身边的人从哪里来,每个人对他而言,就只是个“人”罢了。

川普受到很多蓝领阶级的选民爱戴。他们把自己失业的原因,归咎于外来移民;甚至有一些未来川普内阁也在近日发表了言论,他们认为有太多的矽谷 CEO 是亚洲人,这变成他们未来施政的一项重要考量。(同场加映:追求共识而不是制造分裂!美国第45任总统川普:“我会让美国再次伟大”

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就是这些害怕手中的机会被抢走的恐惧,造成了既得利益者的排外。

其实仔细深究,这些恐惧,终究还是来自于未知。那些还处在昔日优越光环的白人男性,不懂得竞争所带来的好处,也不熟悉现在这个国家早已不再是白人的天下,而是所有有色人种和女性崛起的时代;所以他们只能够用排挤或者霸凌的方式,毫无理由地去巩固自己的地位,而不是去好好充实自己,迎接外来的挑战。

其实很多台湾人也有一样的心态,很多人会因为电视影集的影响而惧怕或者歧视黑人;或者,我们对很多从东南亚来台湾工作或者生活的外来移民也会用不同的眼光对待;更不用说同性恋,老一辈的人甚至害怕同性恋的合法会影响到自己子女的性向和价值观。

这一切的歧视,绝对都来自于未知。经过了这几年在纽约的洗礼,我渐渐迷上了去了解每一个不同种族或者性向团体的生活。从以前在学校每周固定参与非裔学生晚间的社团活动,到开始工作后结交了许多犹太好友,并且参与他们人生中的重要大事;到最近我透过了公司的社交网路,加入了公司拉丁美洲裔的社交网,并固定参与他们举办的活动之后,我发现每一个不同的种族对待我的方式都是异常地热情,他们不会因为我的肤色,而对我产生异样的眼光,反而,我爱上了这种融入不同文化的成就感。(同场加映:致留学生,别为了“融入”,而勉强失去自己

最近在台湾吵得沸沸扬扬的同性婚姻立法,其实我并不责怪反对方,因为他们的反对,无疑就是一种未知的展现。

还记得很久以前的我,对身边的同性恋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也一直与 LGBT 团体有着莫名的距离。直到多年前结交了一对从波多黎各来的同性恋情侣之后,才让我更深入地了解他们的生活。

他们除了带我去他们时常去的同志酒吧,还跟我解释了同性领养小孩的程序、他们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与挑战,甚至是同志情侣之间的情感生活。

不讳言,我的感觉一开始其实是惊讶,但随着了解的增多,现在的我,几乎每个月会跟他们出去聚会,也再次证明了,这世界上所有的人,虽然有着不同的外加表征,但在实质上,都只是简简单单,不同个性的“人”罢了。

看着这几周在网路上对川普当选的绝望,和对同志婚姻合法化迟迟无法进展的愤怒,其实我的内心非常的纠结,因为我完完全全能够体会反对和赞成双方的立场与意见,也不能够义正词严地说谁对谁错。但社会之所以能够进步,就是因为每一个不同的人能够被平等尊严地对待。

我当然反对任何形式的歧视,我当然支持同性婚姻的合法,但争吵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够静下心来,去了解自己反对方的立场,去认识不同种族或者性向的生活,去耐心地介绍自己的文化给反对的人听,我想,很多无谓的悲伤和争执都可以化解。

说起来有些过度地理想化,但因为我一直都在努力地让自己认识这个社会的多元;每参加一次活动,甚至是每一次与人的互动,都在削减我的无知,也都在让自己学会尊重。这些让自己变得更多元、更丰富的成就感,我想,绝对值得你我踏出那第一步。

一起努力,不管你的立场为何。